第47章 去京城!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翌日清晨晚,夜深人静人静的时候,村里的狗都不叫一声的幽暗中,三个蹑手蹑脚的人影悄悄地逼近路家。“大哥,我先爬进来,等会儿给你们打开门。”“小点动静,那路言伶俐的很。”“明白。”唐老三撸袖子,把衣服下摆重新整理好,嘴里叼着一包准备好给马下的药粉。嘶~马棚里的追“大哥,我先爬进去,等会儿给你们开门。”。...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47章 去京城!全文阅读

翌日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村里的狗都不叫一声的黑暗中,三个蹑手蹑脚的人影悄悄接近路家。

“大哥,我先爬进去,等会儿给你们开门。”

“小点动静,那路言机灵的很。”

“知道。”

唐老三撸袖子,把衣服下摆整理好,嘴里叼着一包准备给马下的药粉。

嘶~

马棚里的追风轻轻嘶鸣了一声。

这边唐老三一条腿刚抬起,又重新放下。

“这马怎么还出动静了?上次不没啥事吗?”

“不知道什么情况。老三,咱们再等等。”

“好。”

三人蹲在墙边,不敢再出声,想等马睡着再爬进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周围安静的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唐老三起身,却被唐老大一把拉住。

“怎么了?”

“隔壁亮灯了,等会儿。”唐老三指了指林家,接着就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

“不会被发现了吧?”

“自然不是,那是起来解手的。”

三兄弟又无话,瑟瑟发抖着重新蹲坐在墙边。

现在深更半夜,刮着寒风,他们悄悄来到路家,又等了这么久,不敢弄出大动静,早就冻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要不是为了老三,要不是为了四十两银子,他们才不愿意在这熬着。

又等了许久,隔壁也彻底安静下来,唐老三起身搓了搓手,甩甩冻僵的腿,把药包放在嘴里咬着。

他不敢把药放袖带里,怕翻墙的时候弄掉了。

进去先把药洒在马棚里,再往屋子里洒点药,等他们都睡死,这马就是他们的了。

想到这里,唐老三的心都激动起来......

嘎吱~

因为激动,不自觉把嘴里的药包咬坏了。

“不好......”唐老三趴在墙上,含含糊糊说了两个字。

“老三,你说什么?”

“大哥,那......”

“砰!”

唐老三直接从墙上摔了下来。并且,人完全没动静了!

“老三,老三......”

“别喊了,这个蠢货把药包咬破了!”唐老大闻到散出来的药味,气的牙痒痒。

“咱们不是吃了解药吗?!”

“是吃了解药,闻到没事,老三直接吃进去了,肯定......快走!”

唐老大话还没说完,听到院子里传来动静以及马儿大声的嘶鸣。

脸色一变,当机立断,两只胳膊抱住唐老三的腋下,那边唐老二抱住腿,三人跌跌撞撞的跑远。

路言衣服扣子都没扣好,一脸紧绷的跑到马棚。

“追风,怎么了?追风......”

看到追风站起来了跺着蹄子叫着,但没什么事,路言才微微松了口气。

路恬手里拿着擀面杖,衣服也没扣好,跑过来,说话的时候看了一圈周围,“哥哥,没什么事吧?”

“没事。刚刚肯定有人来了,要不然追风不可能这么不安。”

以前的追风估计是有专人看着,半夜听到动静只以为是巡逻的人,也就习惯了。

经过上次之后,追风也机警了起来,半夜听到大动静有时候就会不安。

“追风看上去没什么事,不过,应该是有人来过。”路言摸着追风的脑袋安抚它,脸色有些沉暗。

路恬垂眸,“应该还是他们家。”

本以为唐家最近出的事情够多,他们的胆子应该没那么大了。

看来,唐家这些人果然无耻的没有底线。

“恬恬,咱们报官吧,让官府查!这一次,定要让他们尝尝牢狱的滋味!”

路言是真的生气了。

“没必要。”路恬不想折腾,“咱们没看到人,更没抓到人,官府的人来了也查不到什么证据。这件事情最后只会不了了之。”

“恬恬,咱们也不能一直防着,万一......”

“哥哥,没有万一了!”路恬眼神一定,“咱们现在就收拾东西,明日一早便离开,去京城!”

路言眼帘微动,转眸看向路恬,沉默了一下,“对,去京城!”

本来打算四五日之后才出发,提前这几日也好。

兄妹俩做出决定,立刻开始收拾东西。

新做出来的衣服都在县城的车厢里,到时候只需要把两个空箱子带上。

剩下的是路言的一部分书,还有锅碗瓢盆和吃食。

家里没有多少吃的,大米和面粉之类的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多斤,还有自己留下的一些变蛋和几块腊肉。

这些东西带着在路上几日就能吃完,之后就走到哪在哪买一些就行了。

两人收拾的差不多,天色也差不多开始亮了。

路恬看了一眼整理出来的东西,转身去了常婶家。

敲门,常婶从厨房出来开门。

“恬恬,起这么早?”她这刚起来准备做饭呢。

路恬看到常婶,眼底生出几分不舍,又看了看周围,身子微微前侧,“常婶,我和哥哥准备现在就走。可能要麻烦安子哥和庆子哥把我们送到县城。”

“啊?走?!去,去京城吗?”

“嗯。”

“不是还有四五日吗?怎么提前了?”常婶心里瞬间一空,眼眶有些发酸。

路恬拉住常婶的手,压低声音,“昨晚有人爬我家墙头,估计又是打追风的主意。我和哥哥临时决定的。早点去也好,到京城多了解一下那边,路上也不用那么赶。”

“又是唐家?!”常婶听的心里窝火,恨不得现在冲到唐家门口大骂他们一家。

“无所谓了,现在也找不出什么证据,我和哥哥去京城,我就担心唐家到时候再找你们麻烦......”

“行了,这些你甭操心。唐家再厉害也要在这村子里生活,他跟我们也没啥仇,找不了麻烦。他要是敢,我家三个儿子呢,吃不了亏!”

听常婶这么说,路恬也放下心来。

常婶叹着气,拉着路恬进屋,拿了一个包袱出来,“里面是我做出来的鞋,自己做的穿着舒服。还有一双只做了一只,我还想着这几日就能做完,谁知道你们......”

常婶突然间罗嗦起来,又拿出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些干菜之类的。

“路上可千万小心,不能露财,要不然那些坏人真的啥都敢做。也千万......”

常婶交代的差不多,那边林安和林庆也起床收拾好了。

知道兄妹俩要走,林安难受了一下,却在林庆的提醒下什么都没说。

常婶有心去送两人,又怕村里人看出什么,只得交代林庆兄弟。

林安几人帮着把收拾好的东西搬到板车上,外面天色几乎大亮,常婶也不敢耽搁,抹着眼睛交代几人赶紧走吧。

路恬抱了抱常婶,说以后有机会回来看她,转身上了板车,四人绕到村外的小路往县城而去。

有早起的人看到也只是多看两眼,以前路恬就经常和林家兄弟一起去县城,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