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南方馒头

极品夫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极品夫妻是leidewen的经典作品。刚再次穿越就遇上贵妃托孤,十六娘则表示压力很大。@@@@@@@@@@@@@@封面是大人鼎力打造出,可爱的不!“十五娘,最后一次,帮我!”因为一个女人此时拉着她的手腕,让她无法思考。。第二天起,穆慧会抽老半天时间出教大宝珠心算,而教二宝背《三字经》。也不是教他识字,就跟念诗像,摇头晃脑的念;大宝也念,虽然是对着字念,跟二宝的进度相同。穆慧对二宝是其要求要会背就成了,而大宝的其要求是,他不需要会背,虽然要会认识了,那是什么字。小宝穆慧对二宝是要求要会背就成了,而大宝的要求是,他不用会背,但是要会认识,那是什么字。。...

极品夫妻小说-第四十五章 南方馒头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夫妻》在线阅读

第二天起,穆慧会抽半天时间出来教大宝珠心算,而教二宝背《三字经》。不是教他认字,就跟念诗一样,摇头晃脑的念;大宝也念,不过是对着字念,跟二宝的进度不同。

穆慧对二宝是要求要会背就成了,而大宝的要求是,他不用会背,但是要会认识,那是什么字。

小宝就坐在炕上的夹椅上,左看看,右看看,嘴里也哦哦作声,就是不知道她在说啥。

穆慧也不搭理,现在她真的觉得一个女人要带好三个孩子,真的很难。之前以为只要把他们养活即可,现在这种要求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一但想把他们往好了养,困难指数就大不相同了。

养好,不仅是要让他们吃饱穿暖,还要顾忌他们的将来。所以不还要保证自己的名声不受影响,时时处处的小心处事,省得将来他们还会恨自己。而自己现在还带着小宝,于是处事之中,还不能惹人注目,真的太难了。

穆慧从这天起,就开始了边教他们念书,边自己做活的忙碌日子。当然,她还得想着去买菜,早上花屠户送来的些肉或者内脏之类的。但家里不能光只有肉,孩子们还要蔬菜、鱼、蛋等。

她真心的觉得自从花屠户来搭伙之后,他们家的伙食标准立马下降了几个档次。没办法,花屠户吃得太多,然后同样的时间,从前是可以做三菜一汤的,现在能做两菜就不错了。

而买菜时还得想想,以花屠户的饭量,吃什么更容易饱,于是食物的品种都觉得单一起来;

再就是精致的程度。之前给孩子们,她也希望孩子们学会享受美食,家里盘子置办了好些,没瞧见之前大宝他们都会在小碟子里拿湿帕子擦手。现在花屠户用她的面盆吃饭之后,小孩子们明显的,在餐具上的要求,向着狂野派进发了。

就算这样,每天她的买菜量还是巨大的,而且她越来越爱买能放的,这样她能几天来买一次。于是,这样,她更加唾弃自己了,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没时间,而开始混日子了。不过又想想,真心的觉得,自己又好像真的像主妇了,之前那个其实还是过家家,每天都在想着最新的菜式,考虑着怎么不记成本的做最好吃的食物,但现在,她没那么想了,她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做出最有营养,最经济的食物,让一大两小能吃饱吃好,顺便她也能赚到钱。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但穆慧不安的是,自己好像越来越关注花屠户了,会想他的口味,会慢慢的容忍他的一些习惯,连之前最介意的他拿盆吃饭,她都能视而不见了,只是因为内疚吗?

自那天之后,花屠户真的就跟他们保持起距离来了,也不会胡咧咧的说,“我们大宝,二宝”之类的傻话了。更加不会蹲他们家窗户下面吃饭了。但其实这样,该有的流言,还是会有。

说什么避嫌,就是因为有什么,才会这样,一个院里住着,一个锅里舀饭吃,总会有点什么啥的,明明有啥,还特意装得不说话,装给谁看啊?

流言传到穆慧耳中,穆慧真的快气死了。其实她也知道,本来就是此地无银的事,你越解释,人家越要说。可是不解释,人家更要说。跟后世的媒体一样,我爱怎么解读是我的事,至于说,是不是事实,跟我有关系吗?

不过,刘婶在出门收衣服时,过井边摔了一个大跟头,两颗大门牙都被磕掉了,满口血。他们又没钱镶牙,于是刘婶好些日子都不能出门,倒是穆慧心肠不错,帮着刘婶煮了几天粥。

刘婶当时摔跤,她们都瞧见,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不过穆慧严重的怀疑是不是花屠户做的,不过她也不想问,有什么可问的,也许这样就挺好,大家安生过日子吧。

卢屠户一家终于搬走了,花屠户也搬家了。不过还是跟穆慧说好,他还是三餐过来吃,不过他吃完就走。

因为他住过,没事,唐婶的东屋也又租了出去,花屠户就没法去东屋吃饭了,可是在院里吃饭,寒冬腊月的,好像也不好,于是只能让他进屋吃。

当然,他只能进堂屋,好在堂屋里有方桌、大椅,孩子们是没那么舒服了,但是好在也能学点规矩,穆慧也就算了。

不过最麻烦的就是小宝了,小宝之前就是把夹椅放在炕上,这样他和大家是平行的,没事也能跟大家逗个闷子。不过现在,在堂屋里,他的夹椅能放在哪?放地上,他就得仰视着大家,于是想想看,那是一个何等悲催的场面,二宝坐在高高的大椅上,本就有些别扭,吃个饭,还得把腰挺得直直的,手伸得长长的才能吃得到,感觉人生都变悲剧了,再看小宝可怜巴巴的伸着脑袋看着他们,顿时觉得他们其实同样的悲剧。

“娘,小宝好可怜啊!”二宝决定为小宝代言。

“让我背着他?”穆慧也觉得这样挺可怜的,只是总不能让花屠户坐他们炕头吃饭吧?放上最后一道菜,现在他们家放菜的都不是碗了,而都是盆,看着都让穆慧觉得很灰心,自己正向着食堂大婶迈进了。

“今天的馒头真香啊。”大宝忙转换了话题,刚刚穆慧可是端上一大盆子雪白的馒头,热气腾腾的,看着就香。

“嗯,南方的做法,奶香馒头,特别松软。”穆慧笑了,坐下,拿起筷子自己夹了一个,“吃饭!”

“娘吃饭,花叔吃饭。”大宝二宝现在也挺习惯一块叫了。

“吃饭!”花屠户点头,伸手抓了一个,然后馒头不见了,再伸手,之前白白胖胖的馒头被他蒲扇般的大手捏成了一团,然后只有小宝的小胖手那么大了。

大宝,二宝伸着脖子看看,再看看穆慧。

“跟你们说了,这是南方的馒头,就是这么做的。”穆慧有些羞愤了,自己不会做老面馒头好不,非要这么揭短吗?

PS:今天去正宗的鲁菜馆去吃他们的传统鲁菜,味道没什么惊喜,不难吃,但说好吃,真的谈不上。还真不是我挑剔,可能就跟我和朋友们说的,武汉是南北交汇之处,它的特色就是没有特色。什么地方的口味,它都能接受。可是说正宗的武汉口味是什么?其实武汉人自己都不一定说得完全。但是它最大的特色就是,它能把所以地方菜系都变成武汉特色,所以我为是武汉人而骄傲。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