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身段要软一点

极品夫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极品夫妻是leidewen的经典作品。刚再次穿越就遇上贵妃托孤,十六娘则表示压力很大。@@@@@@@@@@@@@@封面是大人鼎力打造出,可爱的不!“十五娘,最后一次,帮我!”因为一个女人此时拉着她的手腕,让她无法思考。。在张秀才入葬那天,庄先生是亲手披起了道袍,摆上了香案,把跟随帮着的人都看傻了,大家也就明白了,穆慧选这块地,真心的有原由的。穆慧也尤其深深的感动,这个,她真没花多少钱。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这行当是有讲求的,选址问题,破阵时,主家都要封红包的。这是买路钱穆慧也特别感动,这个,她真没花多少钱。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这行当是有讲究的,选址,布阵时,主家都要封红包的。这是买路钱,虽说也有做法的敲竹杠的意思。但是,这是老规矩却是真的。。...

极品夫妻小说-第五十九章 身段要软一点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夫妻》在线阅读

在张秀才下葬那天,庄先生是亲自披上了道袍,摆上了香案,把跟着帮忙的人都看傻了,大家也就明白,穆慧选这块地,真心的有原由的。

穆慧也特别感动,这个,她真没花多少钱。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这行当是有讲究的,选址,布阵时,主家都要封红包的。这是买路钱,虽说也有做法的敲竹杠的意思。但是,这是老规矩却是真的。

但庄先生自己却先开口了,说老规矩真是这样,但是,他说了,他是来帮忙的,所以红包里就放一文钱,放多了,他就走了,以后他们也就别再见了。

于是每走一步,穆慧就包一个一文钱红包,虽说按着规矩在走,但是她真的没花什么钱。

张秀才终于入土为安了,当然,虽然庄先生没要多少钱,但是,真的买地,然后请人抬棺。做法事也不能庄先生一个人在那儿独舞,边上总得有几个小道士帮忙。于是这次,穆慧,真心的觉得,葬礼这是花钱的玩艺,真是太烧钱了。

终于,全做完了。大宝,二宝,小宝把头上的麻扔进了坟前的火堆,终于结束了。

穆慧盯着光光的坟头,墓碑还没做好,庄先生真的是精益求精的人,他连墓碑的材质,花纹,字体都有要求。然后此时坟头,光光的。不过穆慧也不介意,静静的看着那坟头,“我尽力了,我会带好大宝,二宝,你安心吧!”

“回去吧!”宋老爷子也陪他们来了,接过小宝,对着坟头拜拜,虽然他对张秀才,他一点也不认识,但是这些日子,他认识了穆慧,认识了这些孩子们,虽然他还是不认识张秀才,但是,他觉得还是觉得,墓里的那个男人,是有福气的,有漂亮,能干的老婆,还生了三个漂亮可爱的孩子,比自己有福气多了。

花屠户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现在此时把二宝抱上,把大宝则放到背上。现在,其实大宝,二宝也很累了。他们都是亲儿子,穆慧很多事,要求他们亲自做,她觉得张秀才应该希望这样吧。再说,他们也大了,就该有孝子的样子。

但是他们还是小孩啊,真的一步步做下来的。对他们也是压力巨大的,平时,坐肩上的都是二宝,二宝喜欢坐高点。但他今天实在太累了,跟大宝说,能不能换换,他要靠着。大宝准备走的,不过花屠户还是背上他了,小强其实很想说,自己可以抱大宝的,不过那个他没敢。他觉得,老大好像很喜欢抱他们。他还是不要跟他们争了。

“我们去景园楼吧!”花屠户侧头对同样疲惫的穆慧说道。

穆慧本能的一怔,但是马上点头,她不是累得做不动了,而是来帮忙的人很多,没有说回家喝解秽酒的。她真的退化了,这点事都没想到,对花屠户笑了一下,却也无力再说什么。

景园楼是小镇上最好的酒楼,花屠户已经包了二楼,让大家坐好,穆慧自然不会让花屠户再出面了,自己撑着出来,一个个的给大家倒酒,表示自己的感谢。

庄先生和宋老头,花屠户都坐里间,小宝困了,得有个相对舒服的地方,让他睡觉。而大宝,二宝一人坐花屠户一个大腿,一齐靠着他的肚子,好在花屠户这些日子,肚子上还是养了一点肉的,两小子,靠着还算舒服。

菜上齐了,二宝努力睁着眼,这是他们第一次上馆子,还是好馆子,除了解秽酒必要上的糯米丸子,豆腐之外,其它的都是招牌菜。

“那个鱼我娘做过的!”二宝终于看到松鼠桂鱼了,但马上动动鼻子,“跟我娘做的味道不一样。”

“他们调的是醋汁!”庄先生笑了,轻动了一下筷子,挑了一下眉,叫边上伺候的小厮去拿把小刀来。小厮还怔了一下,但还是去拿了,谁让这里是雅座,都是贵客。

小刀上来,庄先生轻轻的切成小块,给了大宝,二宝一人一块。

二宝忙夹进嘴里,有点烫,但他不舍得吐,哆嗦的咬了几下,终于,温度适合了,他也尝到了味道了。

大宝情绪不高,但还是谢过了庄先生,自己吹了好几下,才轻轻的一口口的咬着。

“没我娘做的好吃。”二宝终于吃完了,认真的对庄先生说道。

“那好吃吗?”庄先生问道。

二宝想了一下,还是不情愿的点点头,“好吃。”

“他们没像你们娘用红柿做酱,但是醋汁味道是调得很好的,这手功夫就足以傲视群雄了。”庄先生似乎兴致很高,竟然跟二宝谈起吃来了。

“火候没慧娘掌握得好。”宋老头也是穆慧的忠实粉丝,坚定的支持穆慧了。

“是,慧娘一次最多炸两条鱼,人家一回至少四五条。”庄先生笑了。

“所以慧娘不喜欢来酒楼,因为对她来说,她做的是兴趣,真的天天这么做,她会疯掉的。”花屠户笑了。

“所以不是谁都能做厨子的,她有手艺,可是没有厨子的品格。”庄先生哈哈大笑起来。

“厨子要什么品格?”二宝侧头看着庄先生。

“做尽天下美食,让更多的人吃到她做的菜,而你们娘,只想给你们做。而且,她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味道,而不是大众的味道。所以,她学厨时,她应该只是想做给自己吃的,她没想过给别人吃。”庄先生也夹了一块鱼,这鱼对他来说,有点硬了,不过,他还是皱眉咬了下去。

“要让人给你下碗面吗?”正好穆慧回来,看到庄先生那皱眉的样子,看看鱼盘上的小刀,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忙问道。

“来试试味。”庄先生忙让她坐下试味。

穆慧没有试鱼,已经知道炸过了,还有什么可试的。用匙舀了一小块豆腐,放到了嘴里,点点头,“这师傅调味极好。”

“真内行!”庄先生点头,也尝了一下豆腐,豆腐做得不错,虽然有点碎了,但是,正如穆慧说的,这师傅的调味非常好,“比你呢?”

“真的做,应该比我好。他没时间,于是……”穆慧可是跟大厨混过多年的,这些炸过火,豆腐微碎的小细节,若不是因为赶时间,就是可能是二厨三厨在做这些,调味是大师傅。

“你性子太强,满则溢。”庄先生还是把鱼块放到了她的盘子里。

穆慧怔了一下,以她的性子,只要差一点,她都不会放进嘴里的,她现在又不饿。但庄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算是给我批的命?”

“不是,人要随和一点。身段要放软!”

PS:现在是九月二号的凌晨零点十七分,我三点五十要起床去机场。七点的飞机,五点要托运行李,所以意思是,我实在真的赶不了了,十号只能停更一天了。大家原谅我!十号我晚上飞回来,然后,十一号一早我要上早班。人生真的太悲剧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