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将女风华14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是小可奶的经典作品。戎歌云莫名其妙就和系统绑定微信了。接着,这个系统带着到了大千世界,各种坑她。F001系统:“宿主,这锅你要背,这是任务。”戎歌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谁知,戎歌云把黑锅洗白了,提着白锅没问题吧?望着钻空子的宿主,F001系统木纳的接,嘛它家宿主闲着没事儿就不喜欢开挂。最后,戎歌云不想背锅了,就把锅砸了,还顺道去谈了一个恋爱。系统:“……”“宿主,这也不是你攻略的对象。”戎歌云点点头,则表示明白了,接着再次攻略。系统:“……”#宿主每日都想开挂##系统每日都很坑#【1V1】【男强女强】【快穿】【男主无人能敌】黑机器人一脸憨憨地打量戎歌云:“就是她!”。下面一瞬间乱成一团一团,月哑把唐怡怿从战场中救了回去,这当然是个有官职的大人,死在这也说过去的。有时间让他死掉其他地方,当然走的时候据说他把大小姐给休了。得多时候,月哑还把李柯和尧禾也抓来继续观望了。尧禾几眼就也可以看见树上的两个身影,那是他家九皇子。九有时间让他死去其他地方,毕竟走的时候听说他把大小姐给休了。。...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小说-第二十九章将女风华14全文阅读

下面瞬间乱成一团,月哑把唐怡怿从战场中救了出去,这毕竟是个有官职的大人,死在这也说过去。

有时间让他死去其他地方,毕竟走的时候听说他把大小姐给休了。

来得时候,月哑还把李柯和尧禾也抓来观望了。

尧禾一眼就可以看到树上的两个身影,那是他家九皇子。

九皇子怎么会和那女人在一起!

九皇子不应该是救他们吗?

难道叛变的是九皇子吗?

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难道九皇子被美色担扰?

尧禾无法自我安慰了,如今就是他要完的结局。

他败了!

很快,戎暠皓人数众多,将最后的忧患也除干净了。

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喜悦。

打胜仗了,哈哈哈哈哈!

“七月七,我在鹊桥镇等你。”陆白尘在戎歌云耳边说完,将戎歌云安全放在地上就转身离开了。

戎暠皓赶到自家女儿的面前,手里拿着面具递给戎歌云。

“脏,我不要了。”戎歌云有点嫌弃。

戎暠皓:“行吧,我拿回去收着了。”

毕竟这东西权利挺大的,但是女儿嫌弃。

众人处理好伤员,赶往崇栖城,将崇栖城城门打开。

因为是晚上,这喜悦的消息只有这些将士们知道。

唐怡怿被带回去养伤了,临走前他本来想去看一眼戎歌云,结果就被戎暠皓赶走了。

他之前的岳父,他没见过几次,现在看见,下意识有些胆怯。

“唐怡怿!你最好离我女儿远点!”戎暠皓已经从月哑口中得知,这畜生休了他女儿。

唐怡怿沉默了,转身一个人走出了城,之前确实是他对不起戎歌云。

回到鹊桥镇,柳长乐已经回房休息了。

这一夜,有人喜悦,有人悲伤。

第二天黎明

戎歌云还睡在房间里,便能听到整个城喜悦的欢呼声。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但只是一会儿就没音了。

“将军,别敲!”月哑看到戎暠皓敲门,马上来阻止,然后把戎暠皓拉到一旁。

“将军,大小姐一般都喜欢睡懒觉,现在去吵醒她心情会不好。”月哑放低声音说。

从来没睡过懒觉的戎暠皓不太理解:“我怎么生了个这样的女儿。”

月哑面色怪异:“将军,我想生都生不出来这样的女儿,您知福吧!”

戎暠皓一巴掌拍在月哑头上:“臭小子!”

虽然这么说,但是戎暠皓也下意识地把声音放低了。

戎暠皓已经派人将胜战的消息穿回了京城。

整顿崇栖城还需要一些时间,戎暠皓打算在这边多留几天。

戎歌云下午才醒来,对戎暠皓想法没有任何意见,她终于可以恢复咸鱼的日子了。

可惜,这都是戎歌云自己觉得的。

戎家军闲着没事都来找她切磋切磋。

戎暠皓没事也来找她聊天,只有月哑懂她,只来给她送吃的。

打胜仗的日子就是快活,好吃的特别多,就是打仗的过程有点苦。

戎歌云表示她还是喜欢当咸鱼的日子。

唐怡怿回到鹊桥镇之后,就开始养伤,他伤的不轻,柳长乐也一直陪着他。

只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

柳长乐脑海里一直在想着那日来鹊桥镇的白衣少年。

而唐怡怿脑海里却是一袭红衣的戎歌云。

“怡怿,我们在这鹊桥镇多待几日吧,听说明日七月七,这鹊桥镇会有些热闹。”柳长乐温婉地坐在床边给唐怡怿喂药。

“好。”唐怡怿想邀请戎歌云来,但是想着柳长乐在这里,这个想法就打消了。

七月七日很快就到了。

这一日,戎歌云在房间里睡得可舒服了,一直到傍晚,看着落日余晖的天空,戎歌云才记得陆白尘说的话。

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戎歌云把一袭红衣换了下来,这就是一件软甲,还挺重的。

今日她穿的是他爹给她准备的衣服,墨绿色的长裙,穿起来十分复杂,不过已经是所有衣服里最简约的了。

穿好衣服的戎歌云,一支玉簪将前面头发挽起,后面墨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戎歌云肌肤胜雪,身材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清冷秀丽。

她走出房间,站在门口的月哑就被惊艳住了。

马上跑到戎暠皓面前:“爹,爹,你看咱歌云是不是好漂亮,像天上的仙女。”

戎暠皓一听到称呼,马上给月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臭小子,乱喊什么!”

戎暠皓一转头,看到戎歌云,眼眶就红了,好像她娘亲。

“女儿啊,你这是准备去哪啊?”他可是知道今日是七月七日,这鹊桥镇别有一番热闹。

“鹊桥镇。”清冷的声音,直接让戎暠皓清醒过来。

怎么办,女儿要找下家了,那肯定全力支持。

“行,女儿你快去,看上谁和爹说。”戎暠皓十分豪迈地挥挥手。

戎歌云点点头就走了,十分淡漠。

等戎歌云离开以后,戎暠皓有些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月哑,我是不是没有做好一个父亲的责任。。”

月哑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家将军怎么突然多愁善感了:“是的。”

戎暠皓有些幽怨地看着月哑,看着戎歌云冷淡的性情,他有些担心自家女人可能嫁不出去了。

出了门的戎歌云看着落日余晖,好久没有这样欣赏天空了。

看着这个时间点,也不知道陆白尘还在不在鹊桥镇。

戎歌云徒步走过去,一路欣赏路上的风格。

崇栖城已经整顿好了,街上慢慢多了些人烟味,还挺热闹的,人来人往,还有吆喝声。

走了半个时辰,戎歌云才慢悠悠到了鹊桥镇。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整个鹊桥镇红灯笼亮了起来。

街上的人比崇栖城的人还多,男男女女成双成对。

也有些许单身的姑娘羞涩的站在河边放着河灯。

到了鹊桥镇门口,戎歌云一眼就可以看见陆白尘。

他今日居然着一袭红衣,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穿着一双黑色的长靴。

陆白尘静静地站在哪儿,仿佛与世隔绝。

他周围站着很多女孩子,但是都不敢靠近他。

在戎歌云出现的时候,她的身影早已落入陆白尘的眸子中。

他嘴角微弯,踩着步伐,不急不慢地走向戎歌云。

仿佛整个鹊桥镇都是衬托他的存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