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我在现代靠算命赚钱1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是小可奶的经典作品。戎歌云莫名其妙就和系统绑定微信了。接着,这个系统带着到了大千世界,各种坑她。F001系统:“宿主,这锅你要背,这是任务。”戎歌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谁知,戎歌云把黑锅洗白了,提着白锅没问题吧?望着钻空子的宿主,F001系统木纳的接,嘛它家宿主闲着没事儿就不喜欢开挂。最后,戎歌云不想背锅了,就把锅砸了,还顺道去谈了一个恋爱。系统:“……”“宿主,这也不是你攻略的对象。”戎歌云点点头,则表示明白了,接着再次攻略。系统:“……”#宿主每日都想开挂##系统每日都很坑#【1V1】【男强女强】【快穿】【男主无人能敌】黑机器人一脸憨憨地打量戎歌云:“就是她!”。戎歌云睁开眼睛眼,就体会到身上的痛疼,除了一群人围在她拳脚相乘。不对,她身上还趴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替她档住了一大部分伤害,身上全是淤青。“戎骗子!晚上就在这里骗钱,该打!”有人不高兴的吼道。戎歌云原本想问零幺这又是个什么情况,结果意外发现零幺了和不对,她身上还趴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替她挡住了一大部分伤害,身上全是淤青。。...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小说-第三十九章我在现代靠算命赚钱1全文阅读

戎歌云睁开眼,就感受到身上的疼痛,还有一群人围着她拳脚相加。

不对,她身上还趴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替她挡住了一大部分伤害,身上全是淤青。

“戎骗子!一天就在这里骗钱,该打!”有人生气的吼道。

戎歌云本来想问零幺这又是个什么情况,结果发现零幺已经和她断开了联系。

零幺这个小坑货!

戎歌云忍着疼痛,抱起身上的小男孩就跑了。

“呜呜~”历墨程小声地呜咽着,不敢大声地哭。

戎歌云抱着浑身淤青的历墨程,眉头微皱,手轻轻摸着他的头发安慰着。

谁知历墨程哆嗦地更厉害,有些害怕地瞄了她几眼。

戎歌云:“…”

所以剧情是什么?!零幺你死去哪了,又坑我!

躲开了那群人的戎歌云就找了个地上休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轻易动手,毕竟也不知道会不会崩剧情。

戎歌云和历墨程就在一条巷子里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天色渐渐变暗,旁边的历墨程才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戎歌云的衣袖:“云姐姐,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历墨程似乎是怕戎歌云骂他,说完就快速闭着嘴,不敢说了。

戎歌云撇了一眼历墨程,所以我和你是住一块儿的,我们在这像白痴做了几个小时你才说?

戎歌云清冷地说道:“你带我回家。”

历墨程有些疑惑,不过不敢反抗,乖乖地点头,就在旁边带路。

结果他们的家就在巷子往里走右拐就到了。

戎歌云看着眼前的木头门,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历墨程,我们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没想到家就在旁边,瞬间感觉刚刚更像白痴了。

戎歌云推开门走进去,看着周围的坏境。

一个小院子,院子倒是挺干净的,不大,刚刚好。

房子是木头做的,四壁是土灰色的墙壁,有个烂桌子和几个残缺不全的板凳。

胜在房子虽烂,但不是很小,还有一个捡漏的卫生间,还有超小的厨房,最令人惊喜的是,最好的房间居然是书房。

只有一间卧室,戎歌云想来应该是和历墨程住一起的。

历墨程年龄不大,就三四岁的样子,身上全是伤。

“我先带你去洗澡。”戎歌云看着历墨程一小只,身上有这么多伤,自己肯定是不了澡的。

历墨程听到这句话,全身僵住了,带着哭音:“云姐姐,我会很乖的,你不要打我了。”

他现在感觉全身火辣辣的,如果云姐姐还打他,他明天就下不了床了,不做事情,云姐姐就不给他吃饭,他会饿死的。

戎歌云听到这句话,不由沉思,原主应该是经常欺负这个小孩子的。

“我平时叫你什么?”戎歌云清冷的声音响起,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历墨程有些犹豫:“臭…臭小子。”

“那你叫什么名字?”戎歌云蹲下和历墨程平视。

历墨程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历…历墨程。”

戎歌云突然摸着历墨程的头,声音冷淡地说:“我以后不打你了,我先带你去洗澡。”

历墨程一点也不相信,云姐姐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如果不听云姐姐的话,也会被打。

所以他最终还是乖乖地和戎歌云去厕所洗澡了。

戎歌云备好了衣服,发现历墨程的衣服少的可怜,但还能将就穿。

戎歌云接了一大桶热水将水调到适中,让历墨程进去。

小历墨程已经脱掉了衣服,身上全是伤,惨不忍睹。

戎歌云用香皂揉出好多泡泡,把泡泡温柔地搓着历墨程软软的身体。

历墨程感受着这双温柔的手,眼眶就红了,这不会是梦吧,这肯定是梦,云姐姐才不会这么温柔。

洗完澡后,戎歌云拿出毛巾给他擦干,穿衣服。

“药在哪?”戎歌云不太了解这个房子,她应该很少和这孩子交流,所以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历墨程站起身准备去拿,就被戎歌云按住了。

“告诉我在哪就可以了。”清冷的声音不容反抗。

历墨程瑟瑟发抖地指着一个柜子上面。

戎歌云拿出药箱,发现里面的药少的可怜。

历墨程看着只剩下这一点点药了,又看见戎歌云身上有伤:“云姐姐,你用吧,我不需要的,我身体好,明天就好了。”

以往云姐姐也从来不给他用药,他只能强忍着疼痛睡在冰冷的凳子上。

可话一说完,他就感觉自己的脸上传来冰冰凉凉的舒适感。

他眼眶瞬间流下了眼泪,又马上用手擦干净:“云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哭的。”

戎歌云没说话,认认真真地将药擦完。

终于整理好以后,她抱着历墨程到了床上盖好被子。

历墨程一脸受宠若惊,但是不敢说话,戎歌云自己去厕所洗澡了。

等戎歌云离开以后,历墨程才放松下来,原来睡床这么舒服呀,他不敢动,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等戎歌云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历墨程已经睡着了。

她神色平静,对小孩子,她有足够的耐心,小孩子永远都是无辜的,不论在任务中还是真实的世界,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会哭会闹,会笑。

每个小孩子都有被爱的权利。

戎歌云轻手轻脚的爬上床,睡在历墨程的旁边。

现在无法得知任务,零幺也没在,她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晚上睡觉,戎歌云能感受到这个房子屋顶是漏风的,晚上温度有些低,戎歌云将被子给历墨程盖好,怕他着凉了。

一夜好眠。

早晨…

历墨程起来,发现床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他慌张的地爬起来,就看到戎歌云在厨房做饭。

他两眼泪汪汪地趴在门边,怎么办,他起晚了,会不会被打,可是身上好疼。

戎歌云回头就看见了历墨程:“你去坐着吧,早餐一会儿就好了。”

历墨程更怕了,站在门边一动不动,一直等着戎歌云做好。

戎歌云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发现桌子有点不平,她只好找东西垫在一只桌角下面。

“看什么,过来吃东西了。”戎歌云看着历墨程怕怕地站在旁边扣着小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