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情商远在及格线上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薛念看见厉大师的第几眼,心态很很复杂。一头银发乱糟糟卷在头上,白胡子遮挡住半张脸,白眉茂密且长,惟有一双平平无奇的眼睛完全显露出来。大冷的天,他只穿的一件棉质对襟大褂,八米是灰色,但能从细节可以看出,这件曾所以是白色。厉大师不但穿的奇异,思维也很不寻一头银发乱糟糟卷在头上,白胡子遮住半张脸,白眉浓密且长,唯有一双平平无奇的眼睛完全显露。。...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8章 情商远在及格线上全文阅读

薛念看到厉大师的第一眼,心态很复杂。

一头银发乱糟糟卷在头上,白胡子遮住半张脸,白眉浓密且长,唯有一双平平无奇的眼睛完全显露。

大冷的天,他只穿着一件棉质对襟大褂,目测是灰色,但能从细节看出,这件曾经应该是白色。

厉大师不仅穿着奇特,思维也很不寻常。

薛念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他就笑眯眯看着她问道:“你看到我的第一眼,是什么感觉?”

薛念虎躯一震,这要是情商不高,多半要脱口而出:像个邋遢的江湖骗子!

幸好她情商远在及格线以上,不到一秒就稳住心态,笑着回答:“我心有佛,所以看大师是佛。”

老头哈哈大笑,转头拍着薛老爷子的肩,高兴得直嚷嚷:“你孙女跟我有缘!”

薛老爷子嫌弃地扒拉开他的手。“我孙女是找不到可夸的点!你下山能不能换副形象。”

“嘁,你就是嫉妒我有佛性。”厉大师完全不接改变形象的茬,看向薛念,挤了挤眼。“小念子,要不要跟我上山修行?”

“千万不行!”

“我妹不去。”

“大师放过念念!”

“糟老头子你休想!”

秦云素、薛愈、薛震霆和薛老爷子,几乎是在同时喊出了声。

厉大师夸张地揉了揉耳朵。

“不去就不去,吼什么吼,差点把我震聋了!”他瞪了薛老爷子一眼,再次看向薛念。“耳朵不好可不行啊,是吧小念子?”

薛念心头一跳,这话听着,怎么像在暗示她听觉敏锐。

薛念很清楚,厉大师绝非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

她在他身上感知不到任何波动。

心跳、血流、呼吸,就连信息素这种人类无法控制的气息,都处于极其稳定平缓的状态。

所以他的言行举止,难免让她多想。

薛念很清楚,她是那只在丛林上空振动翅膀的蝴蝶,是这个世界的变数。至于最终会带来什么变化,还蒙在浓雾中。

上辈子,她是人见人羡的天才学霸,继承了家里规模极大的动物医院,也是国际知名的动物学家。

本来以为会在毕生所爱的事业一直到老,没想到不满三十就死了。来到这里,她虽然一直冷静,但偶尔也会有惶恐和迷茫。

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变成熟的原主,只有厉大师,仿佛能透过躯体,看到她的灵魂。

“怎么还不上菜,饿死我了。”厉大师忽然拿起筷子敲击桌面,眼巴巴望着门外。

他敲击的声音让薛念身心愉悦,转头一看,家人似乎并没有反应。

这声音,充斥着安定她心灵的可靠力量。

不知不觉间,薛念心底那一丝不安和迷茫散了。

不管浓雾后面有什么,她都要做一个问心无愧、自由自在的变数!

“终于来了!”敲击声戛然而止,厉大师撸起袖子,看着服务员推开门端着菜进来,眼睛都快掉进盘子里。

“念念,多吃点。”薛老爷子是个慈祥老人,白净瘦削,脸上皱纹很少。

虽是第一次见面,薛老爷子完全没有隔阂,对薛念亲切自然,跟亲手带大孩子的老人一个样。

一家人都劝着薛念多吃,看到她瘦成小可怜,恨不得把菜全堆她碗里。

薛念心中动容。

一边是亲生的马欣兰,对她的身体不闻不问,还为了“不失礼数”叮嘱她少动筷子。

一边是薛家人,心疼她身体,盼着她多吃点养身体。

虽是小事,但一对比,两边心意差别巨大。

“愈儿,你刚说在外面遇到了苏家人?”秦云素还挂心着这事。

秦云素最近天天后悔,不该轻信苏家人的表演,不该让念念跟他们回去。

“嗯。”薛愈没有多说,妹妹都决定少来往了,他没必要再掀开苏家的冷漠,让妹妹再次心寒。

“他们有功夫出来吃饭,没功夫关心念念?!”薛震霆可不管那么多,气得当场拍了桌子。

虽说他不想苏家找念念,但还是希望,这对亲生父母能多分出一些关心。毕竟他的念念,值得世界上所有的爱。

“是宴请许弘玟,他想要我的佛珠。”薛念趁机提了提,想看看厉大师会不会告诉她,佛珠到底有什么奇异。

厉大师果然丢下筷子,看向薛念的手腕。“你没把佛珠给他们吧?”

“没呢。”薛念耸了耸鼻子,再次无奈地说出真相。

“原来如此。”厉大师的语气不再顽皮,“不急,有缘会回到你手中,没有缘分,找也找不来。”

薛念琢磨了一下他的话,最终还是点点头。

秦云素虽放了心,但还是不解道:“许氏是世家大族,历来不轻易交际,哪怕许弘玟是旁支,也不该为了一颗佛珠这么急切。”

苏家这种门楣,放在许家面前当真不值一提,别说私下一起吃饭,就连在晚宴上打招呼,许家人搭不搭理都看心情。

许氏集团傲行于世,名下财产难以估量,大小公司开遍海内外。

这个旁支居多的家族,除了经商人才,还出了不少名流大家。学术圈、文艺圈、娱乐圈都有许家人。

目前当家做主的是许老爷子许烨。

许烨是许家嫡支,原本有两儿两女可接过重任,可惜一一遭遇意外去世,最后只留下一个孙子,许时赫。

而许时赫,一贯跟年纪相仿的小叔叔许弘玟不合。

“那颗佛珠是黑金神木磨成,价值不低,许弘玟能识货不为奇。”厉大师说完,又转而提醒了一句,“不过,最好防着他点。”

厉大师没有明说,但薛念总觉得他有所隐瞒,佛珠肯定不是“值钱”这么简单。

黑金神木是极珍贵的木头,拇指大小的一段,就能登上世界顶尖拍卖行的大厅,如无意外还会是压轴。

可就算是许家旁支中最落魄的人,也不会缺这份钱财,更何况是财大气粗的许弘玟。他讨要佛珠多半另有目的。

薛念还想多问几句,厉大师已经转开话题,叨叨起两个不省心的徒弟来。

要是想说,或是能说,厉大师肯定不会隐瞒。

薛念心知他多半有他的道理,问了也不见得会得到答案,于是把疑惑压下,没有再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