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失去意识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薛念回到海洋馆外,还没进屋就听见了孙鱼莉的惊叫。“哎呀先切记拍,我脸都花了!Linda!把我那套防水效果化妆品拿来!”薛念眼神很复杂,来海洋馆跟大白鲸互动,再防水效果的化妆品也架忍不住瞎折腾啊。一进屋,薛念就主动朝她挥了挥。“我分到跟你一组了。”换好潜“哎呀先不要拍,我脸都花了!Linda!把我那套防水化妆品拿来!”。...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23章 失去意识全文阅读

薛念来到海洋馆外,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孙鱼莉的惊呼。

“哎呀先不要拍,我脸都花了!Linda!把我那套防水化妆品拿来!”

薛念眼神复杂,来海洋馆跟大白鲸互动,再防水的化妆品也架不住折腾啊。

一进门,薛念就主动朝她挥了挥手。“我分到跟你一组了。”

换好潜水服的孙鱼莉正坐在水池边,看到薛念,神情明显僵化了一瞬。“怎么回事啊?”

薛念简单解释了一下,就见孙鱼莉眼中闪过失望,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包含着烦躁、担忧、厌恶等负面情绪。

不过,孙鱼莉的表情管理很快得到控制,声音娇滴滴地问道:“你会不会游泳呀?”

“不会,我想先学学看。”薛念对水没有恐惧心理,正好趁这次机会学好游泳,点亮一项新技能。

“我教你吧!”孙鱼莉眨了眨眼,语气再次变萌,“我以前学过花样游泳喔。”

“好啊。”薛念一口答应下来,当着这么多镜头,孙鱼莉不可能害她,主动提出来只不过是想多表现自己。

敲定后,孙鱼莉的态度变好了很多,热情地告诉薛念去哪里换潜水服,让她换好后就到浅水区见面。

薛念换衣服很快,一身黑色打底带着银色条纹的潜水服,将她姣好的身材包裹得极好。

她本就有一六九,长腿和上半身比例绝佳,明明腰肢纤细得盈盈一握,却还能前凸后翘呈现完美的S型,再加上那张精致无瑕的小脸,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惊艳。

薛念拎着脚蹼,赤足走向浅水池边。她察觉到孙鱼莉散发出浓烈的嫉妒,还能装出可爱软萌的样子,警惕心稍微提高了一点。

“念念,你先站下来,我托着你的腰,你试着游一会儿。”

孙鱼莉站在水下,笑盈盈地向上边伸出手,看似是友好的邀请,身上却散发出危险气息。

薛念心下冷哼,这么拙劣的小伎俩,还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都是演员,飙戏谁还不会?

薛念露出腼腆微笑,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随后直接坐在了水池边,双手紧紧握住孙鱼莉的手。“鱼莉你抓紧我,别让我摔下去啊!”

孙鱼莉:“......”话都让你说全了,还摔什么摔。“怎么可能,我拉着你呢,不会有事的。”

孙鱼莉心里憋屈得要死,还要强挤出笑容安慰薛念,把小心翼翼的她当成易碎品,双手几乎托住她放到了水里。

薛念下水站稳后,扶住池边冲她甜甜一笑:“那我们开始吧!”

摄像师跟着下了水,从各个角度怼着两人拍摄,孙鱼莉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开始了教学。

最让她气恼的是,她每次找准机会想表演一下花样游泳,薛念就一顿猛夸她。

“鱼莉你好厉害,我浮起来啦!”

“鱼莉太棒了,我这种零基础都能教会!”

“鱼莉你看我能动了,你教得也太好了吧!”

孙鱼莉看到她明媚灿烂的笑容,气得牙根都在发痒,要不是镜头怼着,真想把她的头按进水里呛一呛!

薛念学得很快,快得超乎她自己的想象。

“浅水区已经容不下我了,我要去隔壁试试!”她心情大好,不再在乎孙鱼莉那点小心思,哗啦啦从水里钻出来,绕过池子来到深水区域。

等救生员做好随时捞人的准备,薛念深深吸了口气,双手伸向前方,双脚轻轻一蹬,朝水中一跃而去。

她跳下去的线条被捕捉到镜头中,一下水,挽在头顶的丸子就被水压冲开,如同一团蓬松海藻在水里慢慢飘动着。

她的脸上带着惊喜笑容,深水区的感觉截然不同,压力更大,但游动时有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薛念享受地舞动着双手,还冲摄像师轻轻挥了挥。

正在这时,下面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巨大影子,薛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那条白鲸朝她冲了过来。

摄像师想伸手去拽她,结果晚了一步,白鲸的背脊已经触碰到薛念脚尖,直直将她托上了水面。

“小心——”

“薛念当心——”

“救生员快......”

当所有人都紧张得揪紧心脏时,大白鲸停止了向上的动作,把薛念托在身上,欢快地朝着另一边游去。

众人:?

助理导演从惊吓中回过神,赶紧提醒摄像师:“快跟上,别让它把薛念带跑了!”

其实薛念在触碰到它的那一刻就不紧张了。

她察觉到白鲸的善意和喜悦,像是一个想跟她开玩笑的小顽童。她坐在白鲸身上,小心翼翼地保持住平衡,不让自己滑下水去,任由它载着自己在水中游圈儿。

和谐美好的画面很快感染了所有人,就连白鲸饲养员都说,从来没见过乐乐对任何人这么主动。

唯一不喜欢这副画面的孙鱼莉,指甲都快陷进大腿侧的肉里,连痛都快感觉不出来了。

凭什么一个黑料缠身的小糊咖,一出镜就能获得所有人的惊艳目光和真心夸赞?孙鱼莉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好表情后,从浅水区里走出来,不甘示弱地走向深水区域一跃而下。

“先别去——”助理导演还想再拍几个画面,但话还没说完,孙鱼莉就已经游走了。“唉!她着什么急啊。。

孙鱼莉较着劲,游向白鲸时不断变化着姿势,动作优美流畅,就是怎么看都很刻意,摆明了是要别苗头。

她一心想要抢镜,完全没有在乎白鲸和薛念,只顾着朝那边迅速靠近。

薛念回头看到她游到白鲸尾巴处,竟然伸手想强行爬上来。

不管是什么动物,都不喜欢后方有生物靠近,那样会激发它们的敌对本能。

“孙鱼莉,快避开!”薛念已经察觉到白鲸信息素变化,紧张、惊恐、还有微怒。她的提醒声刚刚出口,白鲸的尾巴就直直朝孙鱼莉摆了过去。

“啊——”

孙鱼莉惨叫出声,被拍走的瞬间,长长的指甲在白鲸尾部狠狠划过。

白鲸吃痛发出长长的尖鸣,猛地一头扎下水,身子剧烈震动下,把薛念也狠狠甩向上空。

薛念只觉得身下一空,被白鲸翻动的尾部拍中脊背,锥心剧痛窜入全身,顿时眼前一黑,失去意识朝水中砸了下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