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许时赫回到海洋馆外,看见了玻璃门内忙绿的摄制组,皱了皱眉头,准备后转身离开了。齐昊正向他汇报情况这里的经营情况,看见了他不准备逗留,一时之间不明白该不应该再次说一直这样。一直到看见了张管家挥手示意他住嘴的眼神,这才收起来财报已不再多嘴多舌。许时赫走出来没几步,忽听到海洋馆里传来阵齐昊正在向他汇报这里的经营情况,看到他不打算停留,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直到看见张管家示意他住口的眼神,这才收起财报不再多嘴。。...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24章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全文阅读

许时赫来到海洋馆外,看到玻璃门内忙碌的摄制组,皱了皱眉,打算转身离开。

齐昊正在向他汇报这里的经营情况,看到他不打算停留,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直到看见张管家示意他住口的眼神,这才收起财报不再多嘴。

许时赫走出没几步,忽听见海洋馆里传来阵阵惊呼,脚步微顿。

“快打急救电话!”

“薛念!薛念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不好了!孙鱼莉在吐血!”

张管家听说是薛念出事,神情一凛,挥手让齐昊进去看看情况。

齐昊迅速钻进乱成一团的摄制组,一来一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拍摄白鲸出了事故,两个艺人受伤昏迷,有一个好像伤得挺严重。”

张管家看向自家大少爷,可是从他冷峻如常的脸上,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

他硬着头皮走近,挥手让其余人后退几步,压低声音道:“大少爷,薛小姐是薛家掌上明珠,不如结个善缘。”

许时赫眸光微闪,若有所思,片刻后皱着眉头似有不耐。“交给你了。”他漠然无视了里面慌乱的情况,迈开长腿朝外面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齐昊以及公司众人,莫名感觉到他身上令人窒息的低气压,让他们连呼吸都不敢过重,生怕触了霉头。

不过他们都想不明白,还没收购动物园,出了事也不影响许氏,为什么这位爷说沉脸就沉脸,一贯沉稳的脚步还稍显慌乱。

齐昊垂着头一路小跑,想到里面受伤的是薛念,心底生出一个荒谬的猜测。许总的情绪,该不会是受了薛念影响吧?

*

薛念的意识时有时无,偶尔能听到助理导演带着哭腔喊她名字。

她试着睁眼,却无能为力地陷入黑暗。等意识恢复了一点点时,听到周围不断响起人们焦急的声音。

“救护队来得这么快?好像不是我们打电话的医院......”

“先别管了,赶紧让医生看看!”

“哎怎么都去薛念那边,我们鱼莉怎么办?”

薛念感觉到几双过分小心的手,开始为她做初步检查,瞳孔被翻开时,她隐约看到不远处站着一名衣着考究、头发花白的人。

那是谁?为什么会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薛念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意识就再次模糊,重新陷入了昏迷中。

她好似在水里沉沉浮浮,身体时轻时重,偶尔能感知到有人在触碰她。一道刺目白光打在脸上,让她眉目不由自主轻颤,随后身体被翻转,趴在了一张偏硬的床上。

“还好脊椎没断,否则就麻烦了。”

“内部出血量不大,脏器无损,伤势比预料轻。”

“尽快止血,不能出差错。”

薛念残存的思绪意识到这是医院,放心地陷入沉睡,恍惚中做了一个漫长又荒谬的梦。

在梦里,她既是原主,也是她自己。

在梦境中,她渡过了完美的一生。

薛家疼爱,苏家呵护,一路平顺无比。心机深沉的苏荔永远都算计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成为万丈光芒的影后,站在谁都企及不了的高度。

梦境的最后,薛念看到自己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在国际电影节红毯上,向闪烁着白光的无数摄像头露出甜蜜满足的微笑。

无论她怎么去看身旁的男人,都无法看清他的脸。似乎他只是一道虚幻的剪影,是荒谬梦境中的虚拟人物。

“念念......”

薛念耳边响起熟悉的呼唤声,将她从梦境中唤醒。

是妈妈。

薛念莫名有点委屈,泪意涌上心间,眼角微微湿润。

她好好的跟白鲸玩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孙鱼莉急吼吼想出风头,好歹也要遵守自然界规律啊,干嘛一言不合就从背后游过来,这下可好,还拍什么特殊朋友,拍医院纪实录得了。

“念念,是不是疼?妈妈这就叫医生,别哭啊。”秦云素用手抚着她的脸,随后起身按了按呼叫铃。

这层楼的所有医生都时刻准备着,凌晨三点半还没敢合眼,赶到的速度快得夸张。四名医生进门先凝神屏息检查了一下薛念的瞳孔,听了听心音,这才松了口气。

“薛小姐没有大碍,止痛药我们上得比较足,是副作用最小的进口药,等她醒来如果还痛,可以口服小剂量止痛。”

秦云素稍微放了心,眉目却依然冷清,并不算热络。“替我谢谢你们总裁。”

“我会转达的。”领头的医生小心翼翼点头应下,招招手带着同事一起转身离开了病房。

薛念听到她口中的总裁,心道这里多半是爸爸熟人旗下的医院,没有深想太多,专注感应着外界的情况。

庆幸的是,感知力丝毫没受损,她能感觉到秦云素散发出担忧的气息,甚至还有一丝丝恐惧,像是生怕她有任何不妥。

薛念闻到她身上独特的鸢尾香味,心中一暖,努力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

“念念!”秦云素一直观察女儿的变化,看到她睫毛轻轻颤动,眼中流露出惊喜,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没关系,妈妈在呢,不要着急。”

薛念在心里默默回应,放松下来后,反而觉得身体更受控制,稍作尝试就睁开了眼睛。“妈妈......”

*

凌晨三点四十,许时赫仍坐在办公桌前,片刻都未曾合眼。

他眉心紧锁,冷肃的目光迅速在财报扫过,心底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让他愈加不悦。

“大少爷。”张管家在门口站定,轻轻叩响了门。“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薛小姐已经醒过来了,身体并无大碍,修养几天就能出院。”

许时赫翻动财报的手倏地顿住,那一丝烦躁竟在不知觉间消散,紧紧蹙起的眉心适时舒展开来,唯有漠不关心的神情不变。“知道了。”

“大少爷,早点休息吧,身体要紧。”张管家心下默默叹气,大少爷很少熬夜到这么晚,看来薛小姐在他心里的模样,已经悄然改变了吧?

张管家不敢多问,连提都不敢提。

他家这位爷从小就不会将心迹表明,越是想要什么,嘴上就越是不说,要是被人戳穿,反倒会生怒。他还是老老实实当不知道为妙。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