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首次拍戏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3、2、1,action!”剧务板咔一声脆响,茫茫白雾弥散在绿幕前方,在微型鼓风机的吹拂下翻涌着,营造出出九天外的山巅之上,浩瀚烟海生波的气氛。这是千幻的幻心洞天,坐落于九千九百八十九重天阶上方。睥睨天下天下的千幻轻蔑于用阵法遮盖天阶,从剑魂迄今这是千幻的幻心洞天,位于九千九百九十九重天阶上方。。...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28章 首次拍戏全文阅读

“3、2、1,action!”

场记板咔一声脆响,茫茫白雾弥漫在绿幕前方,在微型鼓风机的吹动下翻涌着,营造出九天外的山巅之上,浩瀚烟海生波的气氛。

这是千幻的幻心洞天,位于九千九百九十九重天阶上方。

睥睨天下的千幻不屑于用阵法遮掩天阶,从荒古至今,无数想要杀她的人来登这难关,然而从未有人走得过两百层以上。

“师父,徐如风行到第一千九百二十层台阶了。”少年的声音略显急躁,凌乱的脚步搅起云雾涌动。

千幻闻声稳步前来,漠然看向山下方向,斜斜上挑的眉峰与眸中冷光相映,凌厉又张扬。她不发一言,负手而立,面上不带有属于人类的任何情感。

她的声音如在万年寒霜中浸染了无数岁月,散发出令人浑身战栗的冷意。“问非,他走了几年?”

“不到半年,古往今来,无人做到。师父,要徒儿去拦他一拦么?”莫问非心中深感不安,看向师父的眼中饱含担忧,还隐藏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深情。

“闯天阶者,一概不拦,来便来吧。”千幻语气平静而淡漠,在她看来,徐如风不过是强上一些的蝼蚁,不值得过分重视。

“可是师父为扭转天地气数,已经身受重伤,徒儿不能任他闯上来!”莫问非时常出入世间,深知徐如风的实力,忍不住冒着顶撞师父的罪过,深深鞠了一躬便消失不见。

千幻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站定在原地微微侧首,右手向前抬起,仿佛想要抓住什么。然而收回时,却只带起了雾气翻涌。

她凌厉的眉目间染上一抹怅然,轻声一叹。“还是......留不住么......”

“CUT!”

刘炎惊喜的目光在薛念身上流连,仿佛看到了绝世珍宝,完全不遮掩对她的喜爱。

“薛念,你真不是科班出身?三句台词,情感完全到位,说实话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刘炎一开始是本着慢慢教导的心,打算让薛念先进组,跟着找找气氛和情绪。

没想到她一换上装扮就让人惊艳,一开演就引人进入戏中难以自拔,刚刚有那么几秒,他都完全沉浸进去忘了自己的导演身份。

这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刘炎很庆幸自己那天无聊点开了《同一屋檐下》,看到了薛念这只被埋没的潜力股!

薛念看到他狂喜的样子,自然而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导演夸奖,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薛念被夸得有点小骄傲,一双灿烂如星辰的眼眸烁烁发光,那笑容明明带着得意,可是并不让人感觉她是自负的人,反而有种不加以掩饰的纯粹。

“你还有综艺要赶吧?”刘炎随便提醒了一句,“把剧本放好,注意保密哦!”

“嗯,我会的,那我先走了。”薛念知道他还急着拍下一场,没有多加停留,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就离开了片场。

钟离坤开心得像个孩子,跟在她身侧,贴心地把步子迈得比平时短,跟上她的节奏。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演好,刚刚跟你对戏的是苏云阳吧?童星出道多年了,你都能压住!”

“......”薛念神情复杂地看向开心二傻子,“那是最近两年才出道的池衍凯。”

钟离坤憨憨一笑,挠了挠头,他觉得长得都差不多嘛。“是去年电影节拿新人奖的池衍凯?”

“对。”薛念昨晚和今早用倍速补过剧,没想到千幻的徒弟会定下池衍凯来演。

在剧中,这对师徒俩都是不露面的人,师父千变万化、徒弟穿黑斗篷遮面,演员表上都显示佚名。

来的时候薛念就在想,最后会找谁来饰演这个角色,结果还是没料中剧组的惊喜。

池衍凯是拍文艺电影出道,两年来只接过三部电影的男二,从没参演过电视剧,更不要说网剧。这回加入《如风令》,肯定能惊掉一群人的下巴。

池衍凯如传闻一样,不管对前辈还是平辈都不热情,来了就拍,拍了就走,绝不跟人尬聊。

他的风评一向很好,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绯闻,唯一的黑点是“耍大牌”。

薛念没看出他有什么大牌架子,只是不喜欢交际而已,一个十八岁的小弟弟,能像他这么低调沉得住气都很不错了。

“薛念姐姐。”

薛念正打算上车,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池衍凯的声音,她转头一看,换上白色羽绒服和运动裤、运动鞋的清爽少年,正朝她招着手。

“你要去机场吗?能不能载我一程?”池衍凯小跑过来,身上散发着少年特有的纯净气息,他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指着身后的商务车,“突然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薛念从他身上感觉到一阵古怪的紧张,这种信息素她很熟悉,跟犯错抓坏沙发的小狗一个样。

“先上车吧。”她没有察觉到危险气息,也没有感应到敌对,载他一程是顺便的事。“你的助理呢?”

池衍凯眨了眨眼,脸上明明没有太多表情,那双跟狗勾一样澄澈的眼睛里,却透着点儿无辜和委屈。“我没有助理。”

薛念一看,那边确实只有一名司机,正伸头检查引擎盖里的情况。“走吧,你几点的飞机?”

“跟你一班。”池衍凯淡定回应,“去云市拍屋檐。”

薛念:?

原来新加入的惊喜男艺人就是他?憋这么久不说,要不是为了蹭车,应该还不会主动提起吧?真是难为孩子了。

池衍凯不爱尬聊,薛念也不喜欢没话找话,两人都闭着眼睛养神,直到下车进机场才勉强彼此客气了几句。

“谢谢姐姐,我去换登机牌了。”池衍凯匆匆打过招呼跑走,背影飞快消失在人群中。

薛念走去头等舱休息室继续闭目养神,直到上了飞机才发现,池衍凯的位置居然跟她在同一排。

刚刚明明见他跑去经济舱那边排队,怎么突然升舱了?

“好困啊,姐姐,一会儿下飞机前能叫我吗?”池衍凯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地看着薛念。

薛念只好点点头,没多问他升舱这种私事。“当然可以,你睡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