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问你妹!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屋檐直播内容大获失败,在将至尾声的谈心环节,收视率率失败破2,各站评分都能达到8.5以上。拍摄作品结束了后,唐海峰大手一挥,租了一个车队带着全组朋友聚餐,除了要赶行程的两个偶像艺人,其余统统去了。薛念不喜欢组里的气氛,也不喜欢跟姜芃芃闲聊,就算有点儿疲惫,但是高高拍摄结束后,唐晓峰大手一挥,租了一个车队带着全组聚餐,除了要赶行程的两个偶像艺人,其余全都去了。。...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31章 问你妹!全文阅读

屋檐直播大获成功,在临近尾声的谈心环节,收视率成功破2,各站评分都达到8.5以上。

拍摄结束后,唐晓峰大手一挥,租了一个车队带着全组聚餐,除了要赶行程的两个偶像艺人,其余全都去了。

薛念喜欢组里的气氛,也喜欢跟姜芃芃聊天,哪怕有点疲倦,还是高高兴兴跟着一起。

吃吃喝喝中,时间不知不觉溜走,一顿晚饭活生生吃成宵夜,到凌晨三点半才散场。

薛念喝了两杯啤酒,脸颊红彤彤的,跟住在另一边酒店的姜芃芃道了别。

回到酒店等电梯时,一名长相碾压全年龄层的文雅的中年,主动跟她打起了招呼。

“薛小姐,这么晚还没休息吗?”

薛念本能地皱眉,哪怕他衣着不凡,外表俊逸且极有礼貌,但问出的话分明越了界,身上信息素也让她感到危险。

钟离坤比她先一步反应,主动拦在中间:“电梯到了,请。”

中年余光都没瞥他,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男性凝视,一寸寸扫过薛念的脸。“这是我的名片,薛小姐如果有时间,可以一起吃顿饭。”

他说完步入电梯,没有进一步纠缠。

电梯门关上后,薛念看了一眼名片。

元啸东,元氏集团总裁。“原来是他。”薛念话音落下,手里的名片撕碎成四片,毫不留情地丢进了垃圾桶。

钟离坤冷眼扫过碎掉的名片,再次按亮电梯。“这位元总狠起来连亲儿女都不放过,以后要小心了。”

薛念点点头,跟猛兽一样充满猎食本能的男人,确实需要警惕。被他盯上的人,无一逃过,包括苏荔。

想到原文中苏荔和元啸东的畸形关系,薛念心底直犯恶心。

元啸东已婚还在外面收集各色美人,苏荔为了利益跟他保持P友关系,狗男女没少联手害人。

苏荔的段位越高,招数就会越狠,间接害死过娱乐圈、名媛圈的竞争对手,到后来进一步黑化,更是让人活活打死了原主。

她最初跟元啸东搅在一起,是因为被捏住了把柄,但后来逐渐被成熟男人魅力征服,不再有抗拒心。

她把元啸东收进鱼塘养着备用,只要是见不得光的事,统统都会丢给他去办。

至于元啸东怎么看待这段关系,后续有没有真心投入,薛念倒是不清楚。在原文里,苏荔才是光环旺盛的主角,一切都会围绕着她来转。

“别想太多,不管遇到什么事,我和......你身边的人都会保护你。”钟离坤把薛念送到门口,见她神情不虞,还以为她是在愁怎么避开元啸东。

薛念没有解释,点点头应了声“好”,回到房间不一会儿就有了睡意。

*

第二天下午,薛念下了飞机直奔苏家,途中在薛家聊天群里报备了一下。

每当薛念发言,总是薛震霆最先响应。

【一个平凡的父亲:女儿,爸已欣赏屋檐直播,心甚慰!望早归来,全家翘首以盼!】

【冷暖自知Qys:呵呵,某人好爱拽词!念念,去了就好好玩,想回来就让高司机接你去。】

【薛愈:我也可以接。】

薛念看到他们的话,唇角不由自主上翘,哪怕即将见到不想见的人,也影响不了她愉悦的心情。

钟离坤把薛念送到苏家别墅,挥挥手开车走了。刚一下车,薛念就见马欣兰站在门外,还保持着伸长脖子往前看的姿势。

“念念!”

看到薛念,马欣兰脸上露出欣喜,走上前试图挽她的手。

薛念不大习惯地避开,面上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言不发往屋里走。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气味,让她有一瞬恍惚。

自从上次昏迷后做梦,薛念就似融合了原主的一切,那些委屈和伤痛都深深刻在了骨血里。一走进门,不愉快的记忆顿时涌上心间。

“念念来啦!”苏荔清脆热情的声音响起,她从楼上跑下楼,满脸都写着高兴。“盼你好久,这才回来看我们,怎么样,伤好了吗?”

马欣兰看到苏荔热情的表现,心里隐隐松了口气,看来荔荔还是懂事的,偶尔闹下别扭,很快就把心态调整好了。

薛念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强烈的嫉恨,哪怕她演技再好,都无法掩饰内心本能。“我先上楼洗漱。”

薛念不想跟苏荔做表面好姐妹,连敷衍一下都嫌膈应,她无视苏荔从一旁绕开,直接上了二楼。

苏荔无声叹了口气,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作态,用忧郁又委屈的眼神看向妈妈。以前每当她这样做,爸妈和哥哥就会严厉斥责薛念。

只可惜,这一回效果不佳。

马欣兰拍了拍她的头,轻声安慰道:“念念年纪小,性子直率了点,你别往心里去。”

苏荔:?

这熟悉的话,分明是她以前的台词,为什么妈妈今天主动抢过去,用来帮薛念掩盖对她的无礼?

马欣兰说完就去了厨房盯着人做饭,挑事失败的苏荔被撂在原地,久久都没回过神。

*

晚饭时分,苏利民和苏慕先后脚到家,十二道精心烹制的菜肴和早就醒好的红酒,也纷纷摆上了餐桌。

“你新节目不错啊,火了的感觉怎么样?”苏慕一坐下就冲薛念呲牙尬笑,瞧着是想拉近关系,但因为从没向人低过头,姿态和语气都很别扭。

想到这人前不久还斥责她影响苏荔发展,薛念翻了个白眼:“火了的感觉?问你妹。”

苏慕一噎,辨不清薛念是让他问苏荔,还是在怼他。

苏荔赶紧为他解围。“哥哥也看了屋檐?我都连夜追完了!”

苏慕感激地瞥了她一眼,还是大妹子懂事,不像薛念,就会用各种模式怼他,不是语言就是眼神。

“对了念念,”苏荔像是忽然想起,语气雀跃地道,“你知道薛云柔吧?她托我帮她进屋檐,我不好推脱,就跟高总提了提,没想到真成了。”

薛念夹菜的手微微一顿,苏荔居然跟薛玖的妹妹搅在一起,有古怪。

不过当着苏家人的面,薛念并未表露出什么,压下心中疑惑,摆出一副不冷不热不感兴趣的态度。“我不认识她。”

听到这话,苏利民和马欣兰对视一眼,仿佛确定了什么一般,深深松了口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