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又把人怼傻了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是甘棠棠的经典作品。薛念车祸后一睁眼,成了小说里遗失的乡村的真千金,喜提再对照组炮灰身份。假千金轻松获家人宠爱,真千金卑贱献媚只换得漠然;假千金在娱乐圈光芒万丈,真千金还没出道至今就被被雪藏;假千金放到鱼塘的反派大佬,真千金主动贴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看完剧情的薛念:地铁老人看手机.jpg溜了溜了,她要把独自一人的美丽四个大字刻烟吸肺。但是,薛念意外发现剧情就蒙蔽了。说好的贫困家庭乡村呢?为什么养父养母和养兄买房子比买菜还快?说好的全家被人嫌弃呢?为什么亲爸亲妈和亲哥整天哭求她回去?除了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幽怨?薛念:请能保持你的淡漠人设,她从自家动物医院冲出去,试图救马路上的一只流浪猫,结果被货车撞飞,魂魄看到了医生宣告她死亡。。刘辛鹏但是头一回亲眼见到看见薛念的变化。他在网上看过综艺片段和如风令后期剪辑,但是在他心里,薛念卑贱胆怯的形象太深刻地,通过几段视频很难改观。一直到亲眼见到所见,刘辛鹏才觉得到非常大的冲击。薛念如凝脂白玉精心雕琢的脸,让他硬生生不开眼睛,大脑思维都有片刻的停滞。她他在网上看过综艺片段和如风令剪辑,不过在他心里,薛念卑微畏缩的形象太深刻,通过几段视频很难改观。。...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小说-第46章 又把人怼傻了全文阅读

刘辛鹏还是头一回亲眼看到薛念的变化。

他在网上看过综艺片段和如风令剪辑,不过在他心里,薛念卑微畏缩的形象太深刻,通过几段视频很难改观。

直到亲眼所见,刘辛鹏才感觉到巨大的冲击。

薛念如凝脂白玉雕琢的脸,让他生生不开眼睛,大脑思维都有片刻的停滞。

她的表情明摆着不耐烦,眼里还有厌恶神色,时不时还撇嘴瞪他一眼,可是他还是觉得心里舒坦极了。

“念念最近好漂亮啊。”刘辛鹏打好的一腔腹稿,半句都没能发挥,觍着脸笑得满面红光,语气油腻得不像话。

薛念恶心得不行,神情语气都懒得掩饰。“我是来讨说法,不是来闲聊的。”

刘辛鹏被她毫不客气的态度噎住,当着下属程姗的面被怼,让他深觉没面子,只好清了清嗓子摆出严肃的姿态。

“都是一个公司的艺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一条玩笑评论而已,你大人大量,听她道个歉,配合公司把事情解决了。”

薛念冷眼看着他,那副色眯眯的样子真令人作呕。

“道歉我可以听,配合就免了。”

薛念说着忽然露出笑容,微微扬起下巴,小表情很是骄傲。

“你现在没资格动我,我马上就要签东宫藏娇的合约,高总要是知道,不会任由你威胁我。”

程姗先是一愣,不知道她怎么会跟刘辛鹏炫耀。

不过程姗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她要求的配合。“我们来公司就是去找高总谈这件事。凭这部戏,薛念想签多久都能续约。”

刘辛鹏瞪着眼,满脸不可置信。“不可能!你跟薛云柔竞争,怎么可能争得过!”

薛念的笑容得意极了,像个刚拿到小红花的孩子,恨不得立马四处炫耀。

“你管我怎么争得过,反正我拿到手了。薛云柔嘛,大概是弄去演女三女四,给我配配戏。”

刘辛鹏神情微凛,想到了听到的几句八卦。

苏家现在对苏荔的关照少了,对薛念反而有了不同。

就连以前总来给苏荔撑腰的苏大少爷,最近都没再来过公司敲打他们,看样子,形势是真的有变化。

如果苏家用尽全力帮忙,薛念确实能和薛云柔争一把。

“好,就算你拿到这角色,但得罪了薛云柔,你能有几天好日子?以人家的身份,说不定让苏家跟着你一起倒霉。”刘辛鹏冷笑着摇了摇头。

程姗闻言,适时站出来,为薛念制造底气。“薛云柔属于对家公司,华盛不会看着她针对我们,高总是有大局观的人。”

“就是就是,大局观你有吗?”薛念心中小人默默叉了个腰,不愧是她看中的经纪人,不用提前说都默契十足。

“薛云柔要是华盛艺人,你还能用她威胁我几句,对家的人,我担心那么多干嘛?”

薛念故意摆出高傲神态,语气都带着轻蔑。

“刘辛鹏,凭你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是动不了我的。”

刘辛鹏的脸色果然阴沉下来,接二连三被嘲讽、被轻视,他对薛念生出的邪念都浇灭了。

“好,薛念,算你嘴皮子厉害。”

“谢谢夸奖。”

薛念唇角微微勾起好看的弧度,晶亮的双眸里暗藏得逞的喜悦。

她这一挑唆,晚上刘辛鹏见到薛云柔,就会竭力把人往华盛哄,还会拿出东宫别的角色引诱。

苏荔和郑川一心想让刘辛鹏下台,哪怕这次没办法一石二鸟,也会退而求其次,先把刘辛鹏弄走。

等事情闹出去,薛云柔能拿到角色,却会被公司解约,他们再把人拉到华盛队伍里,一次卖她两个人情。

这买卖乍看上去对苏荔和郑川不亏,他们会主动煽动刘辛鹏去谈角色。

实际上,薛云柔会给苏荔带去极大隐患,等到爆发的那天,能泼得她满身污水洗不掉。

叩叩叩——

“进来!”刘辛鹏满脸不耐,冲外面吼了一声。

门悠悠打开,罗爱可咬着唇一脸委屈地走进来,小声喊道:“刘经理,我来给薛念道歉。”

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活像是地主家刚买来的小丫鬟。

“那你就赶紧道!有功夫在我这儿装,还不如花时间去陪几个老板吃饭,要点钱把你一屁股债还上!”

刘辛鹏正在气头上,知道要薛念低头是不可能了,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罗爱可身上。

罗爱可被他喷得愣住,苏荔不是说来这儿只是走流程,一唱一和让薛念低头删评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她到底是顺着演还是不顺着演?

“唉,我看你也说不出什么来,那就算了吧。”薛念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转眼看向程姗,“走吧姗姐,我都有点饿了。”

“好,你想吃什么?”程姗继续配合地点头,跟着她一起头也不回离开了办公室。

关门时,两人还能听到刘辛鹏的咆哮。

“你整天吃多了就上网惹事,一点脑子都不长!给我滚——”

薛念和程姗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样的幸灾乐祸。

砰。

办公室门再次打开又重重关上,罗爱可呜呜咽咽哭着跑走,路过两人身边时,还不忘停下脚步哽咽着怒吼。

“薛念你给我等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以后......”

“你少叭叭几句,一会儿莫欺少年穷都要出来了。”

薛念挥挥手打断了她,挽住程姗的手匆匆从她身边绕开,快步走向电梯,还幼稚地狂按关门按钮。

“行啦,她不会进来。”程姗无奈又好笑,薛念每次做出类似的幼稚动作,都能萌得她满眼笑意。

“哼,我看她思维迟缓,行动多半也跟不上。”薛念耸了耸鼻子,嫌弃得毫不掩饰。

“是你把她怼傻了。”程姗靠在电梯角落,双手缓缓抱在胸前。“刘辛鹏有句话说得很对,罗爱可确实没长脑子,否则不会被利用这么多年。”

罗爱可把赚来的钱一半砸在赌桌上,一半用来买奢侈品,欠下巨额债款,利息都能逼死她。

苏荔利用这一点把她玩得团团转,简直是万能工具人,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等着吧,薛云柔很快就会加入她,以后她们就不寂寞了。”

薛念看向缓缓打开的电梯门,肃了肃神色,要去见老狐狸了,还是收敛点比较好。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