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雇人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娘子送我上青云是佳若飞雪的经典作品。苏锦绣复活了,复活在了前生和人渣逃婚的那天下午早晨。绿茶女回来装好心?倒不如把你和人渣凑一对?重活一世,赚挣钱,养挣钱养家,顺道再跟极品亲戚斗一斗。奶奶窥觑她家盖新房买良田想回来掺一脚?大伯二伯据说他家开了铺子想夺回来自己赚大钱?就连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位叔公都腆着脸回来要好处!不比不明白,一比全是渣!苏锦绣重活一世,只心里想好好的地过日子,顺道再供着自己家读书学习郎好好的考科举。谁明白,夫君貌似不争气了,但是那个谁谁谁除了谁谁谁,你们起开!不明白柳四郎了有妻有子了吗?啥?太婆婆想让四郎休妻再娶?还心里想逼苏锦绣净身出户?柳四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第二天早晨傅掌柜的又亲手带人来装点心了,这一次铁了心要装两百个鲜花饼,苏大郎表示拒绝不了,没办法应了。而已苦了家里的几个女人,晚饭后又幸苦着做了两炉才让苏大郎挑回去卖。苏锦绣和张桂花,再再加一个小四,每日都要下山去剪花。花开地太盛的不能够要,没开的更不能够只是苦了家里的几个女人,饭后又辛苦着做了两炉才让苏大郎挑出去卖。。...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第13章 雇人全文阅读

第二天早上傅掌柜的又亲自带人来装点心了,这次执意要装两百个鲜花饼,苏大郎拒绝不了,只能应了。

只是苦了家里的几个女人,饭后又辛苦着做了两炉才让苏大郎挑出去卖。

苏锦绣和张桂花,再加上一个小四,每天都要上山去剪花。

花开地太盛的不能要,没开的更不能要了。

所以,这还算是一个精细活儿。

苏锦绣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大家都太累了。

虽说也是挣着银子了,可若是累病了,赚的银子都得给医馆送去。

杨氏一听要雇人过来帮忙,就不乐意了。

“不行,咱们才挣了几个钱呀,可不能雇人手,那也太张扬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挣了银子?”

苏保柱没表态,不过看样子也是不同意的。

苏锦绣叹了口气,“阿娘,这些手艺活咱们不教给别人,只是雇人帮着剪些花,再帮着清理一下,或者是做一些杂务,不会耽误咱们挣钱的。而且请的都是一些女子,一天也给不了多少铜板的。”

杨氏仍然没松口。

张桂花这几天也的确是觉得有些累了,可是每天坐在一起数铜板的时候,又觉得格外的欢喜,每每想到这个,身上就有使不完的劲儿。

“阿娘,我想过了,咱们也不找外人,我看二堂嫂就不错,请她过来帮帮忙,到时候一天给她二十文,老屋那边儿也高兴。”

杨氏则是直接就呛了回去,“你可拉倒吧!瑾行和他媳妇儿在老屋根本就不受待见。你让她过来,那老屋的家务活谁来干?”

苏锦绣一噎,这还真是她想地不够周到了。

苏大郎想到了那位堂哥,不由得叹了口气。

“阿娘,我看绣姐儿说地有道理。要不我去跟瑾行哥商量一下,他们家日子过地艰难,我上次还看到了瑾行哥偷着烤鸟蛋给嫂子和小侄子呢。”

张桂花瞅了自家男人一眼,“是呀,相公说地没错。豆子都三岁了,看着那孩子实在是瘦小的可怜。”

为什么瘦小?

还不是因为吃不好喝不好?

才三岁的娃,也不知道老屋那边的长辈们是怎么想的。

“行了,等吃了晚饭,你去找一趟瑾行,让他跟他媳妇儿商量一下。老屋那边儿的规矩我是知道的,虽然瑾行两口子受委屈,可是只要听说能往家挣钱,他们也一定会乐意的。”

苏大郎应下,琢磨着一会儿怎么把瑾行给叫出来。

这种事情,当然是先不能让老屋知道的。

大伯母和二伯母都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打听起来,也是麻烦。

吃过饭,苏锦绣在家门口把大哥叫住了。

“大哥,你跟瑾行哥说,咱们家这边可以管嫂子早饭和午饭,另外工钱就说给十个铜板。”

苏大郎一愣,“不是说给二十个吗?”

苏锦绣做了个嘘的手势,“你不想让瑾行哥一家子能吃饱吗?”

这么一听,苏大郎明白了。

傻乎乎地笑了笑,挠挠头,“成,我晓得了。”

功夫不大,苏大郎就满脸是笑地回来了。

“瑾行哥是愿意的,现在就看他跟老屋那边儿怎么说了。”

“相公,如果阿奶他们想让别人来怎么办?”

“放心吧,我跟瑾行哥说了,让嫂子把孩子带过来,而且嫂子的厨艺好,这是长辈们都知道的。如果是别人,咱们这边儿就不需要了。”

苏锦绣又把先前跟苏大郎说的十个铜板的事情说了一遍,杨氏也觉得这么做高明,不然瑾行两口子是别想过上好日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瑾行媳妇儿柳芳就过来了。

她刚进门,张月兰也过来了。

因为请了两个人,所以早上就没有再叫小四。

这孩子天天都睡不够。

苏大郎还是在院子里的简易灶上煮了早饭,浓稠的大米粥,里头加了盐和野菜。

至于灶房那里,苏锦绣蒸第三锅马拉糕的时候,直接在水里头下了洗好的鸡蛋。

按人头煮的,一人一个。

张月兰和柳芳两个人也有份儿。

等到傅掌柜派的人把东西都拉走了,他们这边就准备吃饭。

苏大郎把粥盛好晾上了,这才去喊还在睡觉的小四。

苏锦绣这边的马拉糕还差最后一锅,吃完早饭再蒸也是一样的。

鲜花饼那边也是只差一炉了,不着急,所以就让大家先洗个手去吃饭。

张月兰和柳芳一看有鸡蛋,都吓坏了,连连摆手说不吃。

“行了,两位嫂子就别客气了。快吃吧,一会儿还得干活呢。”

苏锦绣这么一劝,两人也不好再推辞,一脸郑重地拿起了鸡蛋,只觉得这东西珍贵的很。

张月兰还好一些,毕竟家里的公婆待她也不错,鸡蛋这东西虽然是稀罕,可一个月也能吃上几回的。

可是柳芳就不同了。

家里明明喂了不少的鸡,可是这鸡蛋就没轮到过到她手里。

这会儿手里拿着热乎乎的鸡蛋,眼泪就不争气地下来了,“三婶儿,我,我能不能把这个拿回去?”

杨氏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随你,反正是你那份儿,你自己处置。”

柳芳一听,脸上又立马堆满了笑,“诶!谢谢三婶子!”

等到苏大郎把东西都放好了,灶房里头也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这会儿天也大亮了,苏瑾行抱着三岁的豆子过来了。

“吃早饭了吗?”

“喝了碗糊糊。”

“行,那你去上工吧。”

柳芳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鸡蛋来,然后给豆子剥。

苏瑾行心里头酸酸的,他就是一个土里刨食的,别的手艺没有,没有农活的时候,就是各处的打短工。有时候在张地主家盖一个月的房子,有时候去米粮店里背一个月的麻袋,还有的时候就是直接去码头上找活干。

总之,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苏瑾行就像是永远不会累的假人似的,天天都在挣钱。

即便如此,他的妻儿仍然是吃不饱,穿不暖。

这会儿眼看着妻子能到三叔家里来上工,工钱倒是无所谓,至少一天能吃上两顿饱饭了。

收拾好了灶房这边,张月兰和柳芳就背上了筐,和小四一起上山找蔷薇花了。

豆子就留在家里,今天苏锦绣和杨氏都不出门,柳芳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苏锦绣歇了会儿,便拿出自己的小笸箩,然后开始准备绣活了。

杨氏一看到女儿好不容易轻闲一天,竟然还想着干活赚钱,这心里头就不是滋味儿。

既心疼她,又觉得女儿懂事,心中有些安慰。

干脆,杨氏就带着豆子一起在院子里洗衣裳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