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结缘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娘子送我上青云是佳若飞雪的经典作品。苏锦绣复活了,复活在了前生和人渣逃婚的那天下午早晨。绿茶女回来装好心?倒不如把你和人渣凑一对?重活一世,赚挣钱,养挣钱养家,顺道再跟极品亲戚斗一斗。奶奶窥觑她家盖新房买良田想回来掺一脚?大伯二伯据说他家开了铺子想夺回来自己赚大钱?就连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位叔公都腆着脸回来要好处!不比不明白,一比全是渣!苏锦绣重活一世,只心里想好好的地过日子,顺道再供着自己家读书学习郎好好的考科举。谁明白,夫君貌似不争气了,但是那个谁谁谁除了谁谁谁,你们起开!不明白柳四郎了有妻有子了吗?啥?太婆婆想让四郎休妻再娶?还心里想逼苏锦绣净身出户?柳四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这话倒也不是瞧不起乡下人。事实上,这年头笔墨纸砚都是贵得吓死人的东西,一个学子,而已是一个月的消耗量大概如此就得一两银子了,这还不算束脩。因为,傅宏业真的是无法我相信,一个乡下姑娘,居然还能识文断字。待再打开信后,柳定国公笑了。字迹不算有多很好看,可事实上,这年头笔墨纸砚都是贵得吓人的东西,一个学子,仅仅是一个月的消耗量大抵就得一两银子了,这还不算是束脩。。...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第34章 结缘全文阅读

这话倒不是看不起乡下人。

事实上,这年头笔墨纸砚都是贵得吓人的东西,一个学子,仅仅是一个月的消耗量大抵就得一两银子了,这还不算是束脩。

所以,傅宏业实在是难以相信,一个乡下姑娘,竟然还能识文断字。

待打开信之后,柳承恩笑了。

字迹不算是多么好看,可也是写得十分工整。

最后的落款,是苏锦绣。

傅宏业过来瞄了眼,就被柳承恩给折了起来。

傅宏业也只来得及看到了最后的落款,瞪眼道,“不是吧?你家未婚妻竟然还会写字?而且瞧着写地还不算是太差。”

苏锦绣的字,比起一般的掌柜的字来说,应该是略好一些的。

“我岳父家祖上也是出过高官的,他们家也算是名门之后。当年我岳父就因为想要送自己的两个儿子读书而引来长辈的不满,最终被净身出户的。”

傅宏业瞪大了眼睛,“啥?就因为这个?”

柳承恩点点头,“长辈的事,咱们也不好议论,只是我那大舅哥上了几年学后,可能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恰好家中又难以度日,便舍了学业,与岳父一起撑起了家。即便如此,岳父也一直坚持让家中的子女们读书,我每回去,都能看到他家中备有纸墨的。”

傅宏业一时只觉得无比钦佩。

身处乡下,而且在勉强糊口的情况下,也不忘了让自己的孩子们读书明理,实在是难得。

“柳兄好福气呀!”

原本,同窗们得知柳承恩与一乡下姑娘订了亲,还觉得可惜了。毕竟,他是几位先生都看好的苗子。

之前若非是因为家中父亲受了重伤,他现在只怕早已中了秀才。

不过,如今他们家的情况稳定了下来,明年再下场,兴许就有秀才功名了。

傅宏业如今再想想之前见到的那位姑娘,不禁心底有些泛酸。

如此好看又懂理的姑娘,他怎么就没遇上呢。

关键是那位姑娘还有一身的好手艺,真是便宜这个傻小子了。

柳承恩收到的果酱有好几瓶,除了自己留下一瓶之外,又拿了两瓶给书院的先生送去。

一位是自己的恩师关先生,另一位是这里的山长。

柳承恩到了山长那里,才发现自己的恩师也在,倒是省了他再跑一趟了。

山长注意到他,招呼他过来,“你不温书,怎么过来这里?”

“回山长,老师交待的功课已经完成了。这是家中托人给捎来的果酱,学生给山长和关先生送来。”

说着,将东西放在了石桌上。

柳承恩瞄了一眼另一位陌生人,确认未曾见过,便低头垂手于一旁,等山长示下。

“不错。可是与上次的一样?”

“回山长,这次的果酱名为福源果酱,具体是用何等果子做的,学生也不太明白。”

柳承恩的恩师关先生捋了一下山羊胡,笑眯眯道,“可还是出自你那未婚妻之手?”

“回先生。正是。”

另一位看样子约莫在三十几岁的中年人也尝了一口小厮冲的果酱水,入口酸甜,倒是挺新奇的。

“这是果酱?”

“正是,上次我让人给你捎的跟这个不一样,你不是说你家娘子的胃口一直不好嘛,那果酱可还能入口?”

听山长如此一提,江元丰倒是想起来了自家娘子近来的变化。

“不错。娘子近日来倒是能吃得下饭了。那果酱只有一罐,我也只是听说娘子每日冲水喝两杯,我出门时,还听她道不多了。”

这话说完,山长则是笑眯眯地看向了柳承恩。

柳承恩哪里还有不懂的?

“学生那里还有两罐,若是先生不嫌弃,学生现在取来。”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这东西作价几何?”

柳承恩连忙道,“先生莫要客气,您与山长与恩师是朋友,便当是学生孝敬您的了。”

一番话说地既没有阿谀奉承的卑微姿态,也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

江元丰倒是多看了他两眼,“你是哪一年的秀才?”

这县学里,一般都是秀才才有资格过来读书的。

若是没有秀才功名,那么,就得需要极强的人脉和银子了。

而柳承恩一身粗布衣衫,很明显不是家中特别富裕的那种,是以江元丰便以为他是秀才身了。

柳承恩不徐不疾地再次行了礼,“回先生,学生尚未考中秀才,打算来年去考的。”

江元丰微微皱眉,关先生却道,“还不去取那果酱来?”

“是,先生。”

待他走了,山长才叹道,“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原本极有天赋,小小年纪便中了童生,只是可怜一连两次考秀才的机会都被耽误了。”

江元丰倒是愣了愣,“先生此话何解?”

“前年他原本就可以去考秀才了,只是奈何因为家中琐事,被他家隔了房的长辈给打破了头,因此错过了考试。而今年,又因为他父亲受了重伤,家中无人照看,只得休学了几个月,便又错过了考试。”

江元丰这才恍然大悟,他就觉得奇怪,他这个师兄向来是眼界极高的,怎么会突然收了一个童生做学生。

敢情还有这些内情在。

“这孩子倒是有着坚韧的性子。经过两次挫折,他的心性倒是被锻炼地更好了,如此坚强不屈,不肯轻易低头的人,将来必有所成。”

江元丰微微点头,能得山长如此看重,想来这个学生的人品当是没有问题的。

“师弟难得来一趟,不如多指点一下我的那些学生?”

江元丰哈哈大笑,“师兄就莫要取笑我了,若说是作学问,哪一个能及你?”

柳承恩还不知道,就因为几罐果酱,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机缘。

而此时,苏方村里,则是因为来了一位富商,而引得村民人头攒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