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贵人老爷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娘子送我上青云是佳若飞雪的经典作品。苏锦绣复活了,复活在了前生和人渣逃婚的那天下午早晨。绿茶女回来装好心?倒不如把你和人渣凑一对?重活一世,赚挣钱,养挣钱养家,顺道再跟极品亲戚斗一斗。奶奶窥觑她家盖新房买良田想回来掺一脚?大伯二伯据说他家开了铺子想夺回来自己赚大钱?就连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位叔公都腆着脸回来要好处!不比不明白,一比全是渣!苏锦绣重活一世,只心里想好好的地过日子,顺道再供着自己家读书学习郎好好的考科举。谁明白,夫君貌似不争气了,但是那个谁谁谁除了谁谁谁,你们起开!不明白柳四郎了有妻有子了吗?啥?太婆婆想让四郎休妻再娶?还心里想逼苏锦绣净身出户?柳四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早先那个富商从他们村子里离开了之后,他们就了商议出了一套对策。倘若对方用阴招,那他们干脆就把事情闹大。就算是最后保得住方子,也得让所有人都明白,这方子是被人从他们苏家抢去的。现在的,苏大郎故意地大声地地说出,如此一来是是剌激到了亭长,三来,也确实若是对方用阴招,那他们索性就把事情闹大。。...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第38章 贵人老爷全文阅读

先前那个富商从他们村子里离开之后,他们就已经商量出来了一套对策。

若是对方用阴招,那他们索性就把事情闹大。

哪怕是最后保不住方子,也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方子是被人从他们苏家抢走的。

现在,苏大郎故意高声地说出来,一来是是刺激到了亭长,二来,也的确是让傻狗头他们都给愣住了。

没料到对方竟然这么干!

最终,亭长也只能是不了了之,被砸的摊子,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

苏二郎等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气,可是却被苏锦绣安慰道,“算了。对方有权有势,我们不是对手。现在只盼着他们能收敛一些。若是能打消了咱们方子的主意,那自然是最好的。”

苏大郎却叹了口气,“怕是没那么容易呀。”

兄妹几人正在发愁,那青衫男子已经走了过来,“打扰几位了。”

青衫男子气质不俗,一看便不是寻常百姓。

“不知这位老爷有何吩咐?”

苏大郎先回了一礼。

来人正是江元丰,刚刚听到苏锦绣说这果酱是她熬制出来的,便猜想着她应该就是柳承恩的未婚妻了。

“呵呵,请问,这位可是柳四郎的未婚妻?”

江元丰不好暴露身分,用柳四郎的称谓,反倒是更容易引起这苏家人的好感。

苏锦绣愣了一下,“正是小女,不知您是?”

“哦,在下姓江,先前我去了一趟县学,正好柳四郎赠了两罐果酱与我,我家内子极爱这酸酸甜甜的口味,正巧刚刚听姑娘提到了果酱,所以,便过来确认一下。”

“原来是江老爷,失礼了。”

江元丰看到这姑娘倒是举止有度,而且眉眼间有着寻常村姑没有的睿智,一看便知是家教极好的。

“姑娘读过书?”

“是,家中兄妹皆读书识字,这是我二哥,去年中了童生,打算明年下场考秀才呢。”

江元丰微微点头,然后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得知了他们村子的名字,便告辞了。

苏二郎则是眯眯着眼,“我怎么瞧着跟在他身边的那个胖老爷有些眼熟呢?”

苏锦绣摇摇头,“都是贵人老爷,咱们也没有那个身分结识。好了,先回去吧。”

总算是把这件事情了结了,虽然是损失了一些东西,可好歹人都没有受罪。

等到他们回村的时候,就看到村口集结了好多人,有自己家的,也有一些村民。

看到这景象,苏锦绣心里倒也是热乎乎的。

再说先前离开的江元丰,倒也不需要再对这位胖县令多说什么了,只是一句,“百姓生活不宜,地方上的治安,还是犹为重要的。”

就这一句,便足以让李县令琢磨半宿了。

等到第二天查明了,那个在各处叫嚷着有贵人支撑的人是周兴时,李县令便大发脾气。

先是把县丞叫过来连骂带贬地训了一顿,之后,又命人去周兴的铺子里警告了一番。

当然,李县令并不觉得做到这一步就真地可以了。

毕竟是那位亲眼所见之事,而且听这意思,与那个柳四郎还十分熟稔,所以,他还得让周兴这边派人去赔礼道歉。

总之,就是要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周兴那头得了令,哪里敢不去?

不过,周兴在这县城里头威武惯了,让他亲自去乡下给一个泥腿子道歉,他还是拉不下脸来的。

所以,只是派了自己身边得力的大管家,带上了一些东西,去赔礼道歉了。

当然,方子的事情,也是连想都不要想了。

周兴坐在了软榻上,再琢磨着姐夫对自己的那番痛骂,心里头却是恨极了苏方村的那些人。

可是明面儿上,他又不可能再做出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情了。

所以,这一直憋着一口气,那是格外地难受。

“傻狗头呢?”

“回去了,听说那两口子没捞到好处,还骂骂咧咧的。”

周兴哼了一声,“想要好处?可以呀!”

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周家派人送了些布料来,就算是赔礼了。

苏大郎也大大方方地收下,这也算是他们之间的仇怨两清,以后各不相干。

虽然嘴上谁也没说什么,可是实际上,大家心里头都跟明镜儿似的。

苏锦绣一想到了那天遇到的那位青衫男人,便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与他有关。

毕竟,那人的气度不凡,一看就像是个当官的。

而且还是当大官儿的。

那种当官的气场,可不是换身衣裳就能遮挡得住的。

苏锦绣前世可是见过不少的官老爷,那位江老爷的身上,大概就有那种气势。

“听说咱们镇子上的亭长被撤了,新换上来的亭长是位秀才爷,年岁不大,但是声望不错。”

“真的假的?是在镇子上住着的那位秀才老爷不?”

“听说这位秀才爷还是镇子上学堂里的先生呢。”

……

苏锦绣不由得又多想了。

亭长被换了?

一般来说,皇权不下县,到了县令这一个七品官阶,再往下的一些小吏,基本上都是当地有名望的人推举出来的。

比如说亭长、里正等等。

当然,就算是他们推举出来的,这也得县令点头也才行。

苏家人对这件事都不怎么在意,不管是换了哪位爷做亭长,其实对于他们家的影响都不大。

一家子都是住在村子里的,主要还是里正离他们更近一些。

宋二郎看着苏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眼瞅着这大瓦房也要起来了,自然是格外地不忿。

当初哪怕是自己没有将绣姐儿拐走,只是传出些个风声去,那现在苏家的好处他就能沾到不少。

可是偏偏出了差子。

他现在也想不通,自己是如何从山上摔下来的。

迷迷糊糊的,好像是看到绣姐儿了,又好像是没看到。

出了村子,宋二郎就到了镇子上的一处宅子里,低声下气道,“狗爷,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小的一定尽力。”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