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心酸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娘子送我上青云是佳若飞雪的经典作品。苏锦绣复活了,复活在了前生和人渣逃婚的那天下午早晨。绿茶女回来装好心?倒不如把你和人渣凑一对?重活一世,赚挣钱,养挣钱养家,顺道再跟极品亲戚斗一斗。奶奶窥觑她家盖新房买良田想回来掺一脚?大伯二伯据说他家开了铺子想夺回来自己赚大钱?就连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位叔公都腆着脸回来要好处!不比不明白,一比全是渣!苏锦绣重活一世,只心里想好好的地过日子,顺道再供着自己家读书学习郎好好的考科举。谁明白,夫君貌似不争气了,但是那个谁谁谁除了谁谁谁,你们起开!不明白柳四郎了有妻有子了吗?啥?太婆婆想让四郎休妻再娶?还心里想逼苏锦绣净身出户?柳四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苏瑾言媳妇儿叫丁顺心,是个被娇养着慢慢的长大的。自嫁回来后,家务活是始终也没沾过的。但是去年自打柳芳被三房那边叫过去的整体做工后,这家务活就慢慢的地也挪到了她手上。丁顺心的爹但是是个秀才,但是家境通常,这么些年,也是有个秀才身份,再去私塾里教当教师,自嫁过来之后,家务活是一直没有沾过的。。...

娘子送我上青云小说-第52章 心酸全文阅读

苏瑾言媳妇儿叫丁如意,是个被娇养着长大的。

自嫁过来之后,家务活是一直没有沾过的。

可是今年自打柳芳被三房那边叫过去做工之后,这家务活就慢慢地也挪到了她手上。

丁如意的爹虽然是个秀才,可是家境一般,这么些年,也就是有个秀才身份,再去私塾里教教书,一家人勉强也能糊口。

丁如意也是一次无意间瞄到了柳芳头上的银簪,这才起了心思。

总觉得自己身份高人一等,可是这个低贱的农妇却穿戴比自己好,哪有这样的道理?

所以,丁如意趁着苏瑾言回来的时候便使了小性子,又暗示了几句之后,婆婆方氏那里便有了主意。

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出。

现在苏老爷子发火了,丁如意又怕又觉得羞臊的慌。

传出去,说她强夺了妯娌的头饰,还要不要脸面了?

丁如意也是个气性子大的,从头上把簪子拔下来,砰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只破簪子?我愿意戴那也是看得起她。哼,话我可是放在这儿了,以后我相公若是中了秀才,你们二房可别想着沾便宜!”

苏保家抬头瞄了一眼,丁如意立马打了个激灵,说错话了。

“二叔,我不是说您,我说的是二弟一家子。”

苏保家的眼神又轻飘飘地挪走了,一个字没吭。

苏瑾行还想着沾大哥的光?

呵呵,这么多年了,早看透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确是抱有这个想法的,可是现在,那是一丁点儿都不指望了。

这些人就是天天琢磨着怎么把自己身上的血肉榨干净了,又怎么会真地愿意让自己捞好处?

“既然大嫂这样说了,那也好,阿奶,阿爷,不如就由你们做主,把我们一家三口分出去算了。也省得将来我再沾上我大哥的光。”

丁如意脸一僵,只觉得几位长辈看她的眼神都不善。

饶是向来偏着她的方氏也狠狠地瞪了一眼过去,“胡说什么!分什么家?行了,拿上簪子,赶紧回去吧。”

苏瑾行却不动,手一伸,表情木木的,“阿娘,钥匙。”

方氏一噎,想要再骂两句,可是对上了公公那愤怒的眼神,一脸无奈,也只好将钥匙交了出去。

当婆婆的,整天惦记着儿媳妇的东西,这传出去简直不要太丢脸!

苏瑾行拿了钥匙和簪子,转身就走。

方氏气不过,“阿爹,您瞧瞧这孩子,不过就是去他屋子里转了转,就给我甩脸子!”

老太太瞪过去,“行了!你也是的,以后别干这种事了。多动动脑子!”

老太太这是骂方氏不会用方法,不是说她惦记儿媳妇的东西不对。

既然是婆婆,一顶不孝的帽子砸下去,就不信这小两口还敢跟她闹!

总之,就是觉得方氏蠢,没脑子。

丁如意也同样挨了训,“你以后少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个小辈,家里头什么事情轮到你做主了?再敢说这样的胡话,我就让言哥儿休了你!”

老太太虽然疼爱大孙子,不代表了她就愿意宠着这个孙媳妇。

要不是有大孙子时不时地说两句,她早就打发这个孙媳妇下地了。

丁如意吃了一顿排头,也不敢再生事了,只想着等下次瑾言回来,一定要再找他哭闹一番,无论如何,自己也得买支新簪子。

柳芳对于家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她现在也就只是每天回老屋睡觉,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见不着婆婆的面儿,只觉得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也太舒爽了。

想想他们两口子攒的那些家底儿,柳芳做梦都要笑醒了。

“豆子,去后院儿叫她们过来吃饭。”

小豆子明显长高了一些,脸也圆润了,有一点点小包子的感觉了。

晚上,苏瑾行过来接他们娘儿俩回去,路上,柳芳就拿了一条干净的帕子,里面裹着一角饼。

“快吃吧,这是晌午三婶烙的,可香了。小豆子都吃了一大角呢。”

苏瑾行晚上只吃了一个窝头加一碗糊糊,干了一晌的农活,只吃这么点儿,还不够塞牙缝的。

可是家里人的干粮都是老太太给分好的,多一个都没有。

他也知道这是嫌弃他现在挣不回银钱了,可是不想想他现在天天下地干活,收的粮食,那不都是银钱嘛!

一家三口走地很慢,在回家前,苏瑾行将一角饼吃完了,小豆子又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拿出来一个鸡蛋递过去。

柳芳也是一脸惊讶,“你是哪儿来的?”

“妞妞姐姐给的,这是野鸡蛋。”

柳芳仔细一看,的确是比普通的鸡蛋个头儿要小一些。

苏瑾行的一颗心都要化了,“来,儿子吃。”

小豆子摇头,“我吃过了。这是特意给阿爹留的。”

苏瑾行心里头暖融融的,眼瞅着快到家了,便蹲到了一棵歪脖树上,将鸡蛋吃了。

柳芳看着他一脸满足的样子,又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二十出头的汉子,天天干着重活,还不让吃饱,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心里头再苦,柳芳也不敢埋怨自己的公公婆婆,毕竟他们是长辈。

虽然嘴上不敢说,可是不代表了心里头就一点儿怨气也没有。

想着前几天大哥回来,身上穿着新做的长衫,鞋子也是新做的,头上还有玉簪,当真是温文尔雅的读书人。

可是再看看自己男人呢?

身上的麻布衣服上还有补丁,鞋子更是不知道补了几次的。

同样是亲儿子,这待遇怎么就能差了这么多呢?

一回家,柳芳就忍不住哭了。

苏瑾行知道她是心疼自己,哄了好一会儿,总算是睡着了。

苏瑾行自己却睡不着了。

跟着三叔家干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看不明白?

同样都是养着一个读书人,看看三叔家是如何对待几个儿女的,自己的爹娘又是如何做的?

他不敢说父母的不是,可是他现在有了妻儿,却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了。

难道以后小豆子也要跟他一样做苦力?

他也想让儿子读书,可是父母会答应吗?

越想越心酸……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