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诞辰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而如今的长安城,虽倒不如鼎盛时期繁华热闹,但近二十年的安宁,亦如雪中寒梅,带给霎那芳华。圣上的诞辰节,不仅要大摆宫宴,在宫中有表演竞技,京城里也人头涌涌,时时处处溢着着节日气氛。所以各方诸侯派人来回朝献礼,随从都有三、六十人,他们是不能够入宫的,那也不是在灯红圣上的诞辰节,不但要大摆宫宴,在宫中有表演竞技,京城里也人头攒动,处处洋溢着节日气氛。。...

凤啼长安小说-第013章 诞辰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如今的长安城,虽不如鼎盛时期繁华,但近十年的安定,亦如雪中寒梅,带来刹那芳华。

圣上的诞辰节,不但要大摆宫宴,在宫中有表演竞技,京城里也人头攒动,处处洋溢着节日气氛。

因为各方诸侯派人回朝献礼,随从都有三、五十人,他们是不能进宫的,那不是在灯红酒绿的长安城中找乐子?

麟德殿正殿非常宽敞,除了四品以上京官,圣上还请了京中士族门阀。像刚刚回京的,江南西道观察使郑祗德,和其子郑颢,便在其列。

京外赶回来贺寿的,只限于圣上点了名的藩镇及地方官,藩镇回来的,果真都是副使。

“诸位爱卿,诞辰节贵不在吾又进一岁,而是能和诸位欢聚一堂,不胜欢欣。”

圣上与太后坐在正席,后殿女眷自然就由元妃领了首席。

群臣给圣上、太后敬了酒,舞乐就起了。酒过三巡,座下说话也随意起来。附近三三两两互相敬酒的,久别重逢窃窃私语的,其乐也融融。

十七皇弟棣王李惴起身道:

“启禀太后、圣上,我们十六王宅特为圣上寻觅九位佳人,排演了一出‘凌波舞’,还请皇兄笑纳。”

见圣上点头,李惴拍拍手,乐鼓声起,八名艳若桃李的舞女飘飘而入,手里拽着一条长长的丝巾,最后将一位,被丝巾裹着的貌美高挑舞女,拉了进来。

果然是精心挑选,舞女跳得美奂美轮,连平时对歌舞不是很上心的圣上,都连连点头。

可坐在棣王旁边的一位高大男人却说:

“棣王,您这也太小气了!不说圣人看不上眼,我们为天朝镇守一方的镇将,一年也就回来这么一次,您就用这些歪瓜裂枣招待我们,岂不是让我们镇将寒心?”

说话的这位,是魏博节度使的长子何全皞,自他祖君镇守魏博,节度使一职便父终子及,手上的军队十万之众,他们还私下里征召了一千子将,作为他们的亲卫精兵。

包括魏博镇在内的河朔三镇,他们将士自选“留后”,将军自任属将以及属地官员,可也自给自足,朝廷给多少要多少,从不向圣上诉苦闹事。

圣上从来就没有兵权。

但他对这些手握重兵的镇将,采取的是怀柔政策,巧妙的让人感觉,他用控制宦官,平衡了藩镇,大家才能相安无事。

此刻,自然不会在酒宴的小事上计较。他叫过杨玄价询问,后面还有什么安排。

杨玄价答:“回圣上,还有士族贵女,也准备了舞乐敬献陛下。”

旁边的郑太后提醒道:“这些节度使,最不把士族放在眼里,圣上可不要好心换羞辱。杨公公,你到后殿去告知元妃,让她在嫔妃中找个会跳舞的,和宫中舞女合跳一曲了事。”

郑太后宫女出身,她最喜欢贬低嫔妃身价:谁又比谁了不起?

宣宗心中却恼怒得很,自己的嫔妾要为将军献舞,岂不是面子里子都没了?不过,不这样恐怕堵不上何全皞的嘴。

他挥挥手,让杨玄价照办去。

后殿女眷们听了传话,都诧异万分。年轻的嫔妃不是没有,可这和家宴上跳给圣上看不一样,殿上坐着王爷、皇子、世子,还有几十位大臣、将军。

卢敏就是来献舞的士族贵女,她看着互相推脱的嫔妃们,心中暗笑,起身去上妆准备去了。

李萱儿起初还在想,父亲点的这些藩镇,在黄巢造反时,多半是自保观望,没有出兵勤王之流,难道父亲是要给他们敲打、加以约束?

现在看来,他不过是做个样子给天下看,这些重镇如何与朝廷宾主尽欢。可……何副将能说出这样的话,又岂有把朝廷放在眼里?

她暗暗叹了口气,起身对元妃道:“元母妃,萱儿是晚辈,大殿给父皇、群臣献舞,并无不妥,就让萱儿前去,为父皇解围。”

元妃眉头一松:

她说得没错,晚辈献舞,确实比嫔妾更让圣上体面。更何况她主动请缨,后面出什么状况,也与自己无关。

晁美人跟着女儿往外走,小声问到:“萱儿,你这是要跳’霓裳羽衣’还是’百鸟朝凰’?阿娘让她们去取舞衣。”

宫里没有不学跳舞的女子,萱儿也从小就跟着教司舞娘学舞蹈。以前她最爱跳的是“霓裳羽衣舞”,柔美旖旎,春光无限。

她停下来扶着阿娘的手臂微笑到:“阿娘,你别担心,我不跳那些柔舞,我新学了一支剑舞,就穿这身衣裳,不用换。”

前殿里,卢敏和王宝珠已经开始跳起了《绿腰》。她们各自学的舞蹈,卢敏回到京城,两人才合练了几日。这是柔舞,二人左右各顾一边,也不需动作整齐。

卢敏此次来京,有她自己的小算盘。

郑家想与卢家结亲,她虽然爱慕郑颢英俊有才,可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好像自己身上有毒,眼光碰到都会生疮一样。

再说,他家是清贵,又是个八品小官,唯一的好处是,嫁过去是正妻,这当然不是她的首选。

这次宫宴,高官贵族云集,若是能遇上称心之人,自己也乐得有个更好归宿。

这支舞二人同跳,卢敏当然不愿被王宝珠比了下去。

旋转、甩袖、回眸,卢敏风情万种,将目光投在几位少将军脸上。须臾间,何少将军拽住了她甩过来的帔巾,猛的一带,便将她拽到自己的大腿上。

这个动作,若放在刚才棣王献的那几个舞娘身上,不但一点事没有,更会引来大家的嬉笑。但这位舞者,是士族贵女,这样做,难免让士族难看。

果然,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连音乐也停了下来。

卢敏连忙从何少将军的腿上起来,低着头要往外退。可她的帔巾被少将军拽着没松手。他不慌不忙说到:

“怎么?这就跳完了?还是说,到了圣上这里,本将军连喜欢的舞娘都抱不得了?”

旁边的一位公公小声说到:“将军,这位可不是一般的舞娘,她是范阳卢氏女,是地道的士族贵女。”

“士族?”何少将军笑着站起身来,对圣上抱拳道:“圣上,末将的正妻一个月前病故,现在缺位正妻,末将看上了这位卢氏小娘子,不知能否请皇上成全?”

殿上一片哗然。

莫说士族看不上他们这类,占山为王的藩镇将领,就算是真的联姻,也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请圣上赐婚。

兵部尚书卢商缓缓站了起来,坐在他周围的几位,出生士族的大臣,也纷纷站起来,一言不发的怒视着这位藩将。

何全皞左右一看,几个藩镇将领也跟着站了起来。

大殿上,顿时剑拔弩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