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离心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翌日清晨一大早,李温早入宫给母妃请安。李温是长子,是目前仍然唯一成年的皇子,大臣每当说起立太子一事,圣上都不喜,数次以后,大家也都敢再提此事。既也不是太子,自然而然也也没自己的幕僚,圣上也没让他早朝参议。但是晁美人曾说一次,儿子在外孤独的,怕他在藩篱被李温是长子,也是目前唯一成年的皇子,大臣每每提起立太子一事,圣上都不喜,数次以后,大家也都不敢再提此事。。...

凤啼长安小说-第025章 离心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翌日一早,李温早早进宫给母妃请安。

李温是长子,也是目前唯一成年的皇子,大臣每每提起立太子一事,圣上都不喜,数次以后,大家也都不敢再提此事。

既不是太子,自然也没有自己的幕僚,圣上也没让他上朝参政。

还是晁美人说过一次,儿子在外孤独,怕他在藩篱被宦官带坏,圣上这才同意,让翰林院品阶较低的郑颢,做了他的师傅兼陪伴。

在母亲那里请了安,李温便匆匆去找妹妹,就算是请安,他进西苑的时间也有限制,他得赶紧去看看妹妹怎样了。

“阿兄?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进来看看你?也不知你昨晚情况怎样。”

李温自从认了郑颢这个师傅,不知不觉中,他的身边多了很多人。更准确的说,是郑颢身边聚拢着一群有才的人。

耳濡目染之下,李温对治理国家开始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李萱儿除了最初给了他一张书单,如今,已打消了要鞭策阿兄上进的想法。

“那位崔主药还真是厉害,他的药吃下去,一炷香功夫,人就救回来了。”李萱儿真心赞叹道,想想又说:“就是诊金药费太高了。”

“他收你诊金?不会吧!我见过他给不少人开药,都是免费送的,怎么偏偏收你的?我找他问问去!他确实厉害,师祖是孙思邈,师傅叫孙渊,当年他找到隐居的孙渊,把腿伤治好了,才与药王结的缘。”

“他以前腿受过伤?孙......孙渊是他师傅?”

这不可能啊!前世,孙渊一直隐居,父皇病重,郑颢千辛万苦找到他隐居的地方,他却已在半年前去世,徒弟更是不知所踪。

郑颢也因此,对圣上不理朝政,内臣与外臣争权的朝庭心灰意冷,去了东都洛阳。

见阿兄站起来,萱儿抓住他的手臂说:“阿兄,这钱我愿意给,有些药材种不出来,他收好药材也需要用钱。而且......我已经知道去哪里弄钱。”

“弄钱?妹妹,你长能耐了啊!说,要去哪弄?阿兄替你弄回来,全归你。”

李温摸摸妹妹的脑袋,不觉好笑:这么个小女人,居然还有这种想法,不知是去诓阿爹还是阿娘。

李萱儿知道阿兄不信,她巧笑倩兮:“你等着,我打探好消息,自然要找你帮忙。”

郓王李温从承欢殿出来就往西苑外走,迎面碰上了马元贽。

马元贽看着李温,满腹狐疑,拱手道:“郓王这么早进宫,是有什么事吗?”

“早吗?父皇卯时就上朝了,大将军怎么也和我一个不用上朝的皇子一样,这么清闲?”李温不怵他,故意戳他的伤疤。

早两年,父皇就以禁军要昼夜负责京都巡逻、宫禁护卫为由,免了马元贽的早朝,看似体谅,实为卸权,马元贽心里一直不痛快。现在连郓王也敢说他“不用上朝”,只怕人人要都当自己是透明的。

马元贽“哼”了一声,迈步走了过去:好小子,翅膀硬了,竟敢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早晚有你后悔的时候。

才走了几步,听到身后有人给郓王问安,声音很熟悉,马元贽回头一看,果然是马十一郎带着三个人回来了。

他略等了等,马十一他们追上来:“义父,杨怀信已经送回永兴坊了。”

“死了吗?”

“没,没死。”

“没死?那你怎么不掐死他!”马元贽气得大步往内侍别省走,马十一追上去解释道:

“也就吊着一口气,眼都睁不开了。抬过去的时候,杨枢密使上朝去了,也不知道杨怀信住那间,咱们把人扔在杨府门口就走了。”

“蠢货!丢在门口?这不是在明着挑衅杨氏吗?他受了罚,你是好心把他送回去,知不知道?”

上朝,又是上朝!马元贽不知自己怎么会把最蠢的养子留在身边。

十一脸都变色了,赶紧转身,带着人朝宫门跑去。到了杨府门口,哪还有杨怀信的踪影,早被杨家的人抬进去了。

马十一郎站在刚才放抬架的地方,呆呆扇了自己一嘴巴。

被抬回自己那间小宅子的杨怀信,已经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了,伤已经好了大半,就是三餐没吃,饿得慌。

“七郎,你不要怪义父没有去救你,我们前段时间才收拾了王简,就算马元贽打你一顿,还是我们赚了。”二郎杨文兴安慰着义弟。

五郎则恨铁不成钢的说:

“这是你自找的。诞辰节那天,你若是听义父的指挥,不去管后殿的闲事,九皇子不听教导,偷吃槟榔,现在圣上肯定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坏了义父计划,打这一顿,你该!”

杨怀信嘴里包着一大口饭,冲着义兄们笑了笑。等杨文兴他们出了门,他的脸上笑容渐渐隐去,剑眉之下双眼溢满了冷漠:

打一顿?老九去求义父,他老人家可不认为,我是被打一顿这么简单。若不是公主坚持,哪还有命在?

杨怀信平安无事回来了,倒让退朝回来的杨玄价吃了一惊:“马元贽这是什么意思?是向我们示弱?还是警告我们好自为之?”

“义父,您说,是不是马大将军已经发现我们在佛塔上......”杨文兴小心翼翼的问。

杨玄价摇摇头说:“这不可能,他若真有了我们把柄,动的就不是老七,而是义父我了。说起这事,你还要再抓紧些,神光寺一定要赶在他们前头建起来。”

“是,儿子知道。”

“老七既然没什么事,就让他歇着,不用到我这里来了。你去叫老五,陪我出去一趟。”

杨玄价的十几个义子里,老五和老七身手最好,老九虽在禁军,可年龄还小,其余的都是文官。马元贽不同,他的势力都在军队,大多数义子做的都是监军。

杨怀信听说义父出门了,他也提着个酒袋出了门。

东市里,和往常一样闹哄哄的,今天还来了一对游方玩杂耍的父女,杨怀信瞟了一眼,那小娘子长得挺标志,眼睛大大的,嘴里正脆生生的说到:

“猴儿钻火圈,猴毛分两边,没钱赏吆喝,入眼赏饭钱。”

杨怀信挤到茶棚里,就听到有人问:

“萧兄,啥叫‘猴毛分两边’?”

那人把嘴里的茶叶梗往地上一啐,说到:

“听说,猴王能拔毛变猴,猴毛变的猴,分排在两边看,这是骂围观的各位,都是猴崽子!”

杨怀信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