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风疹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杨怀信迅速到了奉直殿。公主问小青的事,他始终在巡逻岗,只据说有宫女犯了错,被带回内侍别省,他再详问,也不是奉直殿的人,也就没去想。“一个时辰过去的了,该打也打了,倘若还好好活着,所以了带回长安殿。下官现在的就回别省看一看。”“好。无论看见什么,你别跟公主问小青的事,他一直在巡逻岗,只听说有宫女犯了错,被带回内侍别省,他再细问,不是承欢殿的人,也就没多想。。...

凤啼长安小说-第044章 风疹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杨怀信很快到了承欢殿。

公主问小青的事,他一直在巡逻岗,只听说有宫女犯了错,被带回内侍别省,他再细问,不是承欢殿的人,也就没多想。

“一个时辰过去了,该打也打了,若是还活着,应该已经送回长安殿。卑职现在就回别省看看。”

“好。不管看到什么,你别跟他硬顶。”

杨怀信正要走,听到公主的话,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只听公主笃定说到:“他气数将尽,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这时候死在他手上,不值得。”

脚步轻快矫健,明显看得出杨怀信心情很不错。可当他腿刚要迈进别省,断断续续的呼救,又让他的心沉重起来。

但这不像是在挨打......

校尉莫安见他进来,笑着行礼道:“杨副将,换岗了?”

“嗯。里面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莫安瞟了一眼正堂门口,小声说:“阿兄,既然您问了,我就诚心诚意劝您调头就走,别过去。大将军正上头呢......”

杨怀信大惊:“什么?你是说他在里面……?”

“您想哪去了,我可没说。”莫安连忙摆手道:“里面是长安殿西殿的一个宫女,今天大将军去长安殿看元妃,出来就被这位喷了一脸水,就把她抓回来了。”

“那不就打一顿放了?还留下来用晚膳?”

“我可不是八卦,这是您问了我才说......今天刚好领了冰,人带回来的时候,冰水桶都准备好了,大将军就让那宫女伺候他沐浴。”

莫安神秘兮兮的说:“大将军让她把胳膊放进冰水里,不许拿出来。那温度,您说谁受得了啊,对吧?”

“到这会还没拿出来?听这声音已经快不行了。”

“拿出来了,早拿出来了。顾二去叫了太医,现在江太医还在里面呢。不知什么情况,大将军在里面一顿发火......哎!所以叫您别过去。”莫安也看不懂,毕竟他们这还隔着些距离。

“杨副将,别听他聒噪,您有事就进去办,我觉得没事,说不定是大将军怜香惜玉,见那小宫女难受,才发了脾气。”旁边另一个校尉也插进来说。

“敢情你俩都是猜的?”

杨怀信哭笑不得,看也打听不出什么,迈步朝里走去。

走过正堂门口,见大门紧闭,那宫女小青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他还想靠近点听听,只听里面马元贽大声问:

“是不是死了?冰水会风疹致死?你是不是笑我没读过书?”

“不敢不敢......她最初的症状,确实是风疹,皮肤起红疹,眼有红丝,头晕欲吐。只是......”

江太医是负责给圣上看病的三位太医之一,太医署里只有三位翰林医官,一位是司药崔瑾昀,一位是太医令,还有一位,就是太医正江中舟。

马元贽信得过他的医术,见他犹豫,便追问道:“只是什么?”

江太医指指小青的身体,不是很肯定的说:

“马大将军请看,她身体弯曲、头膝相连,临死前痛苦万状,这明明是中毒的迹象。先风疹发作,后中毒身亡,不知……是不是同一样东西。”

“中毒?你是说,有人给她喂了毒药......难道是想嫁祸于我?”马元贽两只眼睛鼓得像只丑蛤蟆,旁边顾二赶紧说:

“大将军,这宫女是您亲自带回来的,她从没离开过我们的视线,怎么会有人喂食毒药?她唯一做的就是,将两只手臂在冰水里泡了一会,就算水里有毒,也没见她喝,中毒从何谈起?”

“这点就很奇怪了,检查她口中,确实无毒,老夫也不敢断定,这毒是怎么下的。”

江太医说完,屋里静悄悄的,杨怀信怕他们要开门出来,赶紧退下台阶,朝内务间走去。

就刚才听到的几句话,杨怀信也想不明白:没吃毒药,怎么中的毒?

他找内务领了本新的巡逻登记簿,再经过正堂时,只见江太医已经提着医箱出来,杨怀信略站了站,等到江太医走远,他才匆匆往承欢殿走去。

“先风疹,后中毒?是谁下的毒?为何下毒?”

公主也想不出来,给宫女下毒,嫁祸给马元贽,这是有多想不开才会这样做。

就算马元贽真毒死个宫女,不过是一个借口的事,抬出宫埋了,第二天,有谁敢记得?

“木香,你去长安殿收咱们的水晶碗,悄悄把三公主叫过来。”

“那卑职……”

“嗯,你就先回去吧。对了,这个时辰回你们羽林卫,估计也没吃的了,木蓝替你打包了些肉饼,没放葱,你带回去吃。”

杨怀信接过木蓝递来的纸包,这种六合纸不渗水、不渗油,因为是贡纸,数量也不多,公主竟然拿来包肉饼给他……

“多、多谢公主殿下,卑职告退。”杨怀信满心感激退了出去,走着走着忽然有了疑问:

公主怎么知道我不爱吃葱?

公主可不管他怎么想,因为李霜儿已经跟着木香进来了。

“长姐,我都快愁死了,母妃她不让我去找父皇,难道就任凭我的人活活被个死宦官打死?”

李萱儿拉住三妹的手,说:“你母妃说得对,去找父皇出面,不但救不了小青,还会激化矛盾。霜儿,长姐问你,小青她碰到什么会起风疹?”

“风疹?就是皮肤整块变红长红疙瘩?”

“对,你见过她这样吗?”

霜儿摇摇头,皱着眉说:“没见过,这些奴婢生病都不敢让人发现,生怕被赶出宫,她就算有什么风疹、湿疹,也不会让我知道。”

李萱儿暗暗叹了口气,霜儿说的是实情,宫女、内侍,若是生病了,就会被赶出她们的宫殿,集中到太极宫里去。

木香送霜儿回去,到了长安殿门外,才告诉她,小青已经不在了。霜儿在承欢殿见姐姐问她那样的问题,心里也猜到了八九分。

“你回去告诉万寿公主,我没事,宫里这样的事多了,哪个贵主有资格脆弱?”

说完,她朝木香点点头,慢慢的走进了长安殿。

李萱儿已经换了男装出宫,她要去藩篱找阿兄,让阿兄去帮她找崔瑾昀。

她知道,精通药理的崔公子,一定会知道这是种什么毒。

她要赶在马元贽前面,找到这个没有得逞的凶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