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嫌疑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马元贽能借拥立宣宗继位,做上本朝头号内臣的交椅,是踩着明武宗朝大太监们的尸骨爬上去的。因为他先产生怀疑的,是羽林军的中级内臣宦官。羽林军中的宦官,基本都是以监军的形式,能够实现对军队的控制。他们的最低控制权,就体现出在对军队长官的任免建议权上,这是所以他首先怀疑的,就是禁军的中级内臣宦官。。...

凤啼长安小说-第048章 嫌疑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马元贽能借拥立宣宗登基,做上本朝头号内臣的交椅,也是踏着武宗朝大太监们的尸骨爬上来的。

所以他首先怀疑的,就是禁军的中级内臣宦官。

禁军中的宦官,基本都是以监军的形式,实现对军队的控制。

他们的最高控制权,就体现在对军队长官的任免建议权上,这也是那些指挥军队的军官,不得不依附宦官监军的重要原因。

像杨怀信这样,有能力直接指挥作战的宦官将军,那是少之又少。当初杨玄价要把杨怀信、杨复光放到羽林卫,他就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同意的。

顾二拿着份名单递给马元贽:“这写就是可以调换的岗位名单,我们的人撤一部分回防,也好加强京城的军事控制力量。”

“王简到安化门多久了?把他换到宫禁,离我们近,又不显眼。”

“是。把杨怀信换过去,再合适不过了。杨怀信上次大难不死,我总觉得其中有蹊跷,里里外外,杨枢密使应该收买了不少人。”

马元贽不置可否。杨玄价与他,一个掌军,一个掌政,虽然会争宠,但帮衬多过敌对。

前段时间,他失了大部分家财,为了弥补损失,这段时间他开始对求官的人,大开方便之门,基本来者不拒。尤其是一些品级低、油水足的肥缺,马元贽吃得更狠。

除了六品以下杂色入流官员的任用,五品以上门荫,他也同样染指。五品以上官员任用,需拟旨的枢密院给与极大的配合。

杨玄价从没在这方面为难过自己。

朱十九匆匆走进来,对马元贽抱拳道:“大将军,除了那两个内侍,接触过这桶水的还有一个打井水的,两个抬桶的,还有三个人,却不是我们内侍别省的。”

“谁?”

“就是司农寺的李副使,和两个抬冰的掌事。桶里的冰是从他们的冰井里领出来的,在冰里下毒,也不是不可能。”

顾二笑道:“可我们并不能证明,水里真有毒,万一小青中的是慢毒,在长安宫里喂了毒,到了我们这才发作呢?”

“这......确实,直接找司农寺,也没有证据,只是嫌疑。”

马元贽从他的新屏风椅上站起来:

“嫌疑就够了,不能让这种行为在扩大,又是打劫、下毒、又是放火,这是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你们一件也查不出来,要你们何用?”

“放火......我把在场的一个个问过了,他们相互都有证明。就不知道,是不是纵火之人,从后墙的歪脖子树跑出去了。”顾二解释道。

“那还不把树砍了?!”

从小青和那桶水两条线的排查开始了,谁都没有想到,看似沉寂的马元贽,一旦动起手来如此迅速。

首先是长安宫正殿里的元妃,以整肃宫闱为由,殿门一关,赵合义带着十几个内侍,把东西偏殿查了个遍。

东偏殿里住着的是陈氏,她是今年才被送进宫来的,肤白貌美,又比元妃年轻了近二十岁,圣上在含冰殿避暑,连续七天,都是陈氏侍寝。

西偏殿里住着的是邓氏和女儿广德公主。邓氏长期被元妃明里暗里欺负,身体一直不好,秋暑难当,她这会又病倒了。

可赵合义不会管邓氏是不是生病,殿门关着,又有人守卫,广德公主就算要去找圣上,无能为力。

马元贽要查小青,西偏殿第一个遭殃。

“赵合义,这里是西偏殿,你可不要胡来!”李霜儿扶着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的邓氏,咬牙切齿的说。

赵合义故意做出一副欠揍的表情:“我偏要胡来,你来打我啊!来人,给我搜,什么瓶瓶罐罐都不要放过!”

那些内侍分散开来,开始肆无忌惮的翻箱倒柜。

“小青住哪个房间?”

西偏殿的内侍忙带着赵合义过去了。

“霜儿,他们这是有备而来,你不要和他们顶......咳咳咳......”邓氏一句话没说完,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娘,您别说话,我这就让她们去拿药。兰花!兰花!”

“公主,您就别叫了,兰花、桃花都被扣在院子里,过不来了。”负责看着她们的内侍说。

霜儿心里一惊:这不是什么查违禁,是马元贽算账来了,兰花她们几个,昨天都跟着自己去闹过别省,恐怕一个也逃不过!

她扶着母亲躺下,站起来说:“阿娘,外面没人,霜儿去帮您拿药。”

邓氏本来昏昏沉沉,听到霜儿说要出去,伸出手去抓住她:

“霜儿,别出去!娘刚刚才吃过药,娘知道你要去救她们,别去!别去......”

“阿娘!难道就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吗?”霜儿有些急,外面宫女们的哭声,刺痛了她的心,尤其是哭声里还夹着她们叫“公主、公主”的求救声。

“不管怎样,她们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婢子,我不能坐视不理!”

霜儿挣开母亲的手,提着裙子刚要冲出去。赵合义已经带着人走了进来,他得意洋洋的将一个布袋扔在外殿桌上,对李霜儿说到:

“看看,你的婢女竟敢私藏后宫违禁之物,你作为主人,只怕也难辞其咎!”

李霜儿将袋子打开,一股药味扑鼻而来:“这......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我们的!”她毕竟年轻,平时除了母亲吃的药,别的药她也没见过。

“什么东西?砒霜不认识,麝香总认识吧?元妃多年承宠,却未能诞下一儿半女,你们同居长安殿,最有做手脚的嫌疑。戕害嫔妃,使其无法怀孕,西偏殿邓氏,多年得不到圣上眷顾,因恨成魔......”

“一派胡言!”

李霜儿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咚”的一声,回头一看,是母亲勉强支撑着走到中门,听到赵合义的话,腿一软,倒了下去,头敲在门框脚上。

“娘!娘!你醒醒!赵合义,我不管你查到了什么,快叫太医!”

“太医?太医会来的。”赵合义皮笑肉不笑的朝外走:“去,把证据收好,咱们到东偏殿去。”

东偏殿的陈氏,早几天才发现自己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她们东偏殿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守口如瓶。

赵合义闯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怀孕的事暴露了,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陈氏身边的姑姑连忙挡在她前面,说道:

“赵总管,这里是嫔妃的住处,您这样闯进来,不合规矩。”

“规矩?元妃就是长安宫的规矩,我就是来看看,东偏殿有没有违反元妃的规矩!给我搜!”

赵合义当然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两偏殿嫔妃住的内殿,他并没有动,搜的都是宫女内侍的住处。

如法炮制,两偏殿的宫女、内侍被带走大半,连夜送进了掖庭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