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误入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杨怀信一个人出了宫,将其他人离开殿外保护好公主。这回,他是在开化坊荐福寺里找到了的萧寒。不良影响人,在内不良影响帅,都也没即将正式官职,他们的俸禄,是由内侍省从内库里直接拨付资金。但是不良影响人的作用越发小,但这个习惯,历尽十几朝都没变化。他们也不是官,就也没专门这回,他是在开化坊荐福寺里找到的萧寒。。...

凤啼长安小说-第057章 误入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杨怀信一个人出了宫,将其他人留在殿外保护公主。

这回,他是在开化坊荐福寺里找到的萧寒。

不良人,包括不良帅,都没有正式官职,他们的俸禄,是由内侍省从内库里直接拨付。虽然不良人的作用越来越小,但这个习惯,历经十几朝都没改变。

他们不是官,就没有专门的官衙,朝廷只在荐福寺里,拨了一个独立的院子给不良人,不良帅就在这里坐镇,他们抓到,还未移交给京兆府的嫌犯,也关在这里。

“今天抓了人?”

“刚抓回来,已经交给审讯,我没事了。兄长,咱们喝酒去。”

萧寒别看他名字挺冷,其实他是个热心又快活的人。

“抓的是什么人?看他穿着,不像是宵小之徒,你们还真敢摘大瓜?”杨怀信刚好看见那人的背影,闲着也是闲着,边走边随口问道。

萧寒解下身侧挂着的佩刀,往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不良人肩上一挂,跟在杨怀信后面出了荐福寺。

“京外人,拉着满满一车木材,我们一叫停车检查,跟车的四个人中,有个竟然敢和我们动手。田舍奴!抠脚汉!不抓他回来打一顿,我们就不叫‘不良人’......”

萧寒还要逼逼叨,杨怀信打断他问道:“那车木材和另外三个人呢?”

“有一个陪着过来,一个打一顿,一个交些钱了事。另外两个态度好,让他们赶车走了,都带回来,这里也装不下。”萧寒笑嘻嘻的拍拍怀中鼓囊囊的位置:

“还有,不是得了点好处嘛,兄长,您挑位置,今儿我请客!”

“请客?”杨怀信背着手,斜了他一眼,哂然笑道:“为了这一吊钱,你们怕是放走了条大鱼。你先说,那车木材拉到哪里去了?”

“呀,没问!光顾着揍那小子了......我现在回去,问问那俩人。”

杨怀信抓住他笑道:“这会儿车不在了,他们说什么不行?问也是白问。你还不如查查哪家最近报了官府,要修房建房。”

“那也是。对了,兄长,您的意思是,这两人唱双簧,就是为了掩护那车木材?可那些木材一根根的捆扎很整齐,我看过了,塞东西的缝都没有。”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后悔的扶额叫到:“在木材里面!那木材都很粗……兄长,您说会不会是马元贽?”

这种瞎猜,杨怀信懒得答他。

说话间,他俩人高腿长,已经走到了东市前的太乙街上,正是晚膳的时辰,东市里乌泱泱、闹哄哄一片,吆喝声、叫卖声、唱单声此起彼伏。

杨怀信看天还没黑,带着萧寒进了东市,却未去酒肆,只找了个面馆,点了两碗羊肉面。

“兄长,都说是我请客,您不用替我省。老婆本我已经攒够了,剩下全是咱们兄弟喝酒的......”

“别废话,赶紧吃,一会天黑了还有事。”

萧寒一听,也不问他什么事,只管埋头唏哩嗦啰的吸着面条,惹得来倒茶的小娘子一顿偷笑。

“一会,咱们进藩篱坊。没问题吧?”

“查......那位遇袭的事?我听说了,她一出事,你就调回去了。哎,兄长,那位心里还真想着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想去打听打听,十七......有什么动向,跟大将军有没有关联。”

“大事!”

萧寒两下嗦完了碗里的面,又把面汤喝了个精光,在桌上竹筒里,拿了根剔牙签叼在嘴上。杨怀信笑着摇摇头,两人借着薄薄的夜色,回了杨怀信的小宅。

藩篱坊,以前叫“十王府”、“十六王府”,郡王可以在别处另造郡王府,所以这里住着的,都是本朝、前朝、前前朝的王爷,如果他们运气好,能活着的话。

圣上登基后,杀了武宗四个儿子,而前朝更迭频繁,皇子们所剩无几,反倒是圣上祖君辈的四个老王爷还健在。

圣上把自己的三个同父异母弟弟封了王,为他们重新修葺了王府。又让自己刚成年的长子李温,也搬到十六王宅来,增加些人气。

这连“十王”也凑不够,更别说“十六王”,于是便改叫了“藩篱坊”。

十八王爷彭王李惕,和十九王爷信王李憻,他们两兄弟的王府倒是两隔壁,与棣王府隔着一条街。

藩篱坊里有些空宅,里面只有少数宫女、内侍负责打扫看护。十七王爷李惴的棣王府,旁边就是一座空宅。

萧寒带着杨怀信跳进了隔壁的空宅。

可刚翻墙进去,就听到人声。萧寒怀疑自己是不是面汤喝多了,脑子里有些糊:难道位置记错了?这不是空宅,是哪个王爷的王府?

他指指墙,示意杨怀信再原样翻出去,杨怀信却一把拉着他,躲到了墙边桂花树后面。

对面走过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打着灯笼,两个各抱着卷被褥,打灯笼的那个说:

“殿下说,你们跑这趟差辛苦了,先在这边对付一晚,等明日和他们碰头,再一起离京。你们四人的报酬都在这个包袱里,回头自己分一分。”

萧寒的下巴都要惊掉了:那两个要在这里对付一晚的人,就是今日赶车走了的另两个!

杨怀信听了那些话,再看萧寒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原委。

只见打灯笼那人推开了一扇门,道:“就是这里。”

其中一人先进了屋,第二个正要从打灯笼那人面前走过,那人掏出匕首,一刀结果了其中赶车人的性命。

前面那个听到声音回过头来,惊恐的看到同伴抱着被褥,缓缓倒在地上。又听那打灯笼的轻描淡写道:

“殿下说了,人多了容易走漏风声,现在,这包金子都是你的了。”

那人稍微有些放松,仍是哆哆嗦嗦道:“我......我不住了......想连夜回去......”

“可以。”

赶车的连忙丢下被褥,伸手去接那袋金子,包袱拿在手上,他不忘打开看看,谁知那把带血的匕首,也不知从哪伸出来的,一下就刺中了他的要害。

打灯笼的从他手上接过包袱,轻轻一推,他便倒在他同伴的身边。

“用被褥裹起来,埋了。”

他的声音平静,不再看地上那两人,转身走了。

话音刚落,几个火折子亮起来,原先就藏在屋里的三、五个人点起了火把。几个侍卫七手八脚的把那两人,用他们自己抱来的被褥卷了,一头一尾的抬着走了。

杨怀信与萧寒面面相觑,都暗自庆幸晚进来一步。

谁会知道黑魆魆的小屋,竟是那两个赶车人的鬼门关?

等那些人走远,两人翻墙出去,才松了口气。杨怀信疑惑道:“京城王府里,居然藏着这么号人物,我怎么不知道?他的武功绝不在你我之下。”

萧寒却答非所问:

“我抓那两个,肯定已经死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