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钉子

凤啼长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凤啼长安是楚潆的经典作品。前生难以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表明。目录可查:前生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好回家乡,为妻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返京城,原来是,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遇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凄凉。大长公主复活在十六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去打皇弟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也可以帮你打。皇弟:人家如果很老实……有些人复活,那是为了好好的就,有些人复活,却为了好好的忘掉。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大权独揽中晚唐,非实勿诽。)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耳边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宫女进来情况通报,里面没了声响。李萱儿抬脚走了进来,果真见周美人母女在里面。李蝶儿迎上去道:“长姐怎么空儿来看我?”“昨天出了这样的大事,周母妃和妹妹是没看见,那场面啊吓死人。”李萱儿叹了口气,拉着蝶儿的手又说:“妹妹,我在自雨亭看见一个人,好李萱儿抬腿走了进去,果然见周美人母女在里面。李蝶儿迎上来道:“长姐怎么得空来看我?”。...

凤啼长安小说-第038章 钉子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宫女进去通报,里面没了声响。

李萱儿抬腿走了进去,果然见周美人母女在里面。李蝶儿迎上来道:“长姐怎么得空来看我?”

“今天出了这样的大事,周母妃和妹妹是没看到,那场面真是吓人。”李萱儿叹了口气,拉起蝶儿的手又说:

“妹妹,我在自雨亭见到一个人,好心来提醒妹妹当心,不要因为不相干的人,坏了自己的名声。”

蝶儿心中一紧,反拉住李萱儿的手问到:“姐姐看到什么人?”

“我想先问你,郭小娘子是不是你的亲表姐?”

李蝶儿一听问郭青澜,愤愤地说:“什么亲表姐?隔了八条街!当初也不知道,怎么会找了这样的人入宫陪我。”

李萱儿故作惊讶道:“哦?难道不是周母妃嫡亲的侄女?她在外面可不是这个姿态。今天我看到郭小娘子和吴母妃一起去了自雨亭,还以为她与咱们有多近呢。不过,凭她那个样貌,倒是容易收得那些贵族公子的心。”

“她从小死了娘,跟着个醉汉爹过日子,我姨娘可怜她被父亲非打即骂,将她接到京城府中,没想到,她才十五岁,就勾搭了我姨父和我表哥!”

蝶儿还要讲,周美人打断道:“那不是青澜的错,要怪,就怪你姨父和表哥,色迷心窍......”

李萱儿忙说:“既然人品不好,就别让她坏了妹妹的名声。还有,她和吴母妃走得近,知道的说是她自做主张,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代表的是周母妃。像今天的事,父皇为何处死仙居殿的玉公公,周母妃应该比我更清楚。”

周美人一听玉公公,脸上变了色。她今日托病未去参加花宴,也不让爱热闹的女儿出门,她们和吴昭仪、四郎又同居一殿,其中必是知道了什么。

李萱儿就是这样想,才决定到周美人这里一探究竟。现在就算周美人不说,她心里隐隐有了数:

自雨亭的牌匾,其中必定有诈!

“妹妹,这对玳瑁手串,颜色奇特,不似平常老沉,上次你说喜欢,长姐特意带来送你。”

李蝶儿惊喜道:“多谢长姐。咱们才是真姐妹,那个妖孽郭青澜,趁早让她从哪来,回哪去!”

把郭青澜赶回老家,长兄就不会遇见她。

萱儿起身告辞,周美人母女送她送到了仙居殿外。

李萱儿并没往回走,而是朝着东苑走去。她要回到自雨亭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太液池畔静悄悄的,连大张旗鼓布置的花宴会场,也被撤得干干净净。没了个皇子,这还是圣上夭折的第一个孩子。

虽然自小多病,宫里早就担心雍王无福,却没料到,他是这样的死法。

自雨亭的牌匾已经抬走了,李萱儿抬头望去,原来挂匾的地方,还留下了清晰的印迹。可这样远远的看不清楚,萱儿觉得,还是得爬上去。

“木香、木蓝,你们找找地上,看有没有半截钉子。”

两个婢女正在搜寻着地面,一队羽林卫走了过来。虽然不见杨怀信,但都是熟人。

“公主殿下,您这是丢了什么东西?”杨复光问到。

李萱儿高兴的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发愁怎么爬到亭子上面去呢。”她附在杨复光耳边,对他仔细说了一遍。

杨复光也不含糊,叫来两个校尉,他踩在他们的肩上,哪知还是够不着,那两个校尉笑道:“杨九,保持平衡,我们送你上去!”

只见他俩一人顶住杨复光的一只脚,硬是把他举了上去。

这下杨复光看清了,挂牌匾的钉子没了,只剩下两个钉子眼。

“没了?”

“嗯。不过,明显是被人撬出来的,钉子眼旁边的木头上,有新鲜的刀痕。”

说着,他把自己的手指头往公主面前一凑,被旁边的木蓝劈手打开,瞪着眼睛叱道:“公主面前,动手动脚!”

杨复光委屈道:“我是想给公主闻闻,新鲜的刀口,才能闻到檀木香。”

公主仰脸看着那个挂匾的位置,若有所思:

这恐怕就是父皇要杀掉玉坤的原因,他不过是吴昭仪的替罪羊。

“公主,您看,是不是这个?”木香一直在低头找,终于在几步之外的银杏叶下,发现了这个东西。

李萱儿接过来,还真是半截钉子,这是露在木头外面的半截,可以清楚的看见,断裂的截面平平整整,是被特意锯断了大半。

她将钉子握在手心里,也没有向杨复光他们解释,告辞回了西苑。

李萱儿极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喜极而泣:原来二郎的死,不是意外,更不是宿命,这是有人想一箭双雕,淹死二皇子,再引得大皇子站在牌匾下,砸死大皇子。

就算砸不死他,就凭他在现场,牌匾掉落,这也是个不祥之兆,那兄长,就成了不祥之人。

前世还没有牌匾掉落,父皇就以长兄未能及时救助兄弟,对他更增加了几分厌恶。

但这一切,都没有李萱儿心中的狂喜来得更激烈,既然不是宿命,那父皇、母妃就不一定会早薨。

喜悦来得那么突然,快步走进明义殿的萱儿,扑在母亲怀里“嘤嘤”哭了出来。

晁美人一惊,不知女儿在哪里受了委屈,只慢慢抚摸着她的背。在天朝,女儿算是偏瘦,但是在母亲的心里,她就是天下最完美的女孩。

“没事,我只是想到二郎死得那么委屈......”

晁美人点点头,安慰她道:

“平日里你父皇虽没有特别偏心二郎,这次他倒开了恩,准备下诏书,敕封雍王为靖怀太子。可怜他早早没了娘,现在可以安心的下去,母子团圆了。”

吴昭仪是四郎的生母,父亲终究还是顾及儿子的颜面,没有惩罚她。

但是......

李萱儿将手心的半截钉子,握得更紧些。

过了一会,李温匆匆进来,他趁向父皇汇报丧事准备情况的机会,绕到母亲这里来,看见妹妹也在,正好把他处理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萱儿本来心情就好了很多,看见阿兄办起事来有板有眼、面面俱到,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看着阿兄,突然想起了他的师父郑颢。

阿兄的变化,郑颢功不可没,幸好,他也不会走上前世的绝路,希望他能够辅佐阿兄,走得更远些。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