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欢喜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姐妹三人梳洗打扮后,回了房间,戚荧打招呼两个妹妹直接上了床睡着,戚苏一脸不开心的神情,她还不想睡。戚荧瞅见后,便随意哄道:“苏苏,我们早一点儿睡,明日起床,我们一同送哥哥们去去上学,好啊?”戚苏听戚荧的话,一下子叫了出来:“姐姐,我早晨出来了,四个哥哥戚荧瞧见后,便随意哄道:“苏苏,我们早一点睡,明天早起,我们一起送哥哥们去上学,可好?”。...

戚善小说-第十章欢喜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姐妹三人梳洗后,回了房间,戚荧招呼两个妹妹直接上床睡觉,戚苏满脸不高兴的神情,她还不想睡。

戚荧瞧见后,便随意哄道:“苏苏,我们早一点睡,明天早起,我们一起送哥哥们去上学,可好?”

戚苏听戚荧的话,一下子叫了起来:“姐姐,我早上起来了,四个哥哥已经去上学了。我们现在去看四个哥哥吧。”

戚荧赶紧伸手捂住戚苏的嘴,低声说:“苏苏,哥哥们都要读书,我们可不能去吵了他们用功读书。我们睡吧,明天早起,你一定能够见到哥哥们。”

“嗯,嗯,嗯,不嘛,八姐姐,我们现在去看四个哥哥。”

戚荧直接伸手给戚苏脱了外衣,小人儿赶紧捉住衣领,转头瞧向戚善:“姐姐,你是我的亲姐姐,我想四个哥哥了,姐姐也想四个哥哥,我们一起去看哥哥吧。”

戚善伸手点了点戚苏的额头,很诚实说:“苏苏,睡吧,我不想的,我早上起的早,已经见了他们。我们早点睡,明天早点醒,然后又可以见到他们。”

戚荧手快的给戚苏脱了衣裳,很是嫌弃道:“苏苏,你十一姐姐象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不用我帮她脱衣穿衣裳。你说你能干,我瞧着你只有嘴上功夫比你十一姐姐能干。”

戚善忍下到嘴边的笑意,她如戚苏这般年纪的时候,弟弟戚其才出生了,娘亲无多的心力照顾她,姐姐戚荧要照顾比她和比她大一岁的兄长戚其德,也是忙的停不了手和脚。

戚善只能够自力更生的照顾自个,她本来力气大,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更加占据了有力的条件,戚荧见到戚善能够照顾好自个后,她便专心照顾戚其德。

家里面的伯母们和婶婶们是伸了手帮衬过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但是各家都有各家的事情,最终还是需要他们自家人尽心尽力解决自家的事情。

戚善在那个时候很是庆幸,她是家中的次女,不用象戚荧一样要担负起许多的事情。

戚苏出生后,上面兄姐年纪也大了,戚维肆夫妻好象也无心再添孩子,她这个小人儿的日子,自然是比兄姐们来得舒服。

戚苏嚷嚷着不要睡,结果躺进被褥里面,还没有两三句话的功夫,她已经睡熟了。

戚荧听见戚苏睡熟的呼吸声音,她轻舒一口气,试探的问:“善善,你这些日子总是闷闷不乐,是不是有心事要和姐姐说一说?”

戚善立时装睡了,她的事情,如何和戚荧去说一说?

戚善原本以为这一时睡不着,结果闭眼片刻后,她是真的睡熟过去,反而是戚荧隔了一会又叫了一声:“善善,你还醒着吗?”

戚荧再倾听一会,她总算相信戚善是睡着了,她的心里面却担着事情,她的年纪也大了起来,家中的长辈们也会为她的亲事忙碌。

戚荧是不想嫁人,她瞧着娘亲还有自家的伯母们婶婶们一天到晚忙碌的样子,她就有些心慌不已,她不想去别人家过这样的日子。

戚荧叹息着睡着了,她的心事一样不能够和人分享,她多少明白了一些事情。

天色黑,院子里面已经有人在走动了,孙三花进房间来,她伸手推了推外面睡的人。

戚善感觉到摇晃,她翻一下身子继续睡了,孙三花有些着急起来,凑近戚善的耳朵边:“善善,快起来,你爹他们已经要出门了。”

戚善一下子翻身坐起来了,孙三花赶紧点亮了烛火,戚善把衣裳穿好后,她往房门外走,孙三花把烛火吹熄了后,这才往房门口走去,她转身关闭了房门。

戚善进了小厨房洗了脸后,再见到孙三花的时候,开口问:“娘亲,我爹已经出门了?”

孙三花见到戚善开口说话了,她也放心下来:“你爹准备出门,你一会跟紧你爹。你年纪小,做事的时候,要省着用力,免得伤了身体,懂不懂?”

戚善从前是不懂的,这一会她是真的懂了,她点头说:“娘亲,我懂了,我不会用蛮力的,有祖父瞧着,我就跟着做帮手的事情。”

孙三花满脸纠结神情瞧着戚善,有心说什么,戚维肆已经到小厨房门口了,戚善赶紧跟了出去,当父亲的转身便往院子门走,戚善只能够紧跟在后面。

孙三花不放心的追了两步,她有心交待几句话,又觉得有些不太方便。

昨天夜里面,孙三花和戚维肆说了,戚善就是天气力气大一些,她也是一个小女子,这样长身体的年纪,可不能够给重活掏空了身子。

戚维肆当时没有说话,孙三花知道他是听进了话,接着又和戚维肆提了提,要他做事的时候,也不要太过拼命了,一家人都要靠着他过日子,他可不能够累得倒下去。

戚维肆抬眼望了望孙三花,闷声道:“这个不出力,那个不出力,这么多的事情,谁来做?”

孙三花低垂着头:“我没有不让你做事,我只是让你太辛苦的时候,你要记得歇一会再做事。”

“知道了”,戚维肆闷闷的回应了孙三花,然后趁着她没有开口前,起身:“天色不早了,早点睡吧,我明天还要早起做活。”

孙三花瞧着戚维肆的背影,她也没有什么话说,他们夫妻如今相当的有默契,戚维肆主外,她主内。

只是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戚维肆主外,也不过是听着长兄的安排行事,孙三花主内,最多管一管自家院子里面的事情。

孙三花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戚维肆大部分的时候沉默不语,他们夫妻交谈不多,但是他们夫妻成亲这么多年,他不曾对她动过手,孙三花话多的时候,他也只是转身走人。

孙三花娘家的爹,年青的时候,只要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她娘只要多说一句话,她爹对她娘就拳头相向。

她们姐妹在她爹在家里的时候,都不敢在她爹面前晃,一个个都避到厨房里面去做事。

孙三花站在院子门口瞧着,她只瞧得见一片黑。

从前童娟子嘲讽她,说戚维肆待她不好,那有夫妻两人面面相对少言少语。

但是孙三花却欢喜遇到戚维肆这个男人,至少这个男人在外面不顺心,他回家也不会对妻子儿女动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