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坑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一个家里面要做事情和请客吃饭的时候,最能体会家里面人多的好处。戚善现在的明白了多子多福的来意了,家里面有事情的时候,但是用自家人更方便。大锅菜煮好后,大厨房这边上菜,戚家的兄弟们来端菜,戚家姐妹们则快手传递菜,顺便还帮着把厨房的事细细清除了一遍。曾老戚善现在明白多子多福的来意了,家里面有事情的时候,还是用自家人方便。。...

戚善小说-第十五章坑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一个家里面要做事和请客的时候,最能够体会家里面人多的好处。

戚善现在明白多子多福的来意了,家里面有事情的时候,还是用自家人方便。

大锅菜煮好后,大厨房这边上菜,戚家的兄弟们来端菜,戚家姐妹们则快手传递菜,顺带还帮着把厨房的事粗粗清理了一遍。

曾老大家请大家吃杀猪菜那一日,他们还要请村里妇人们帮着做厨房里的事情,戚家这一次全是自家人,就是帮忙煮大锅菜的戚小哥,认真来说了也可以算是自家人。

大家热热闹闹的坐下来,大堂里面已经吆喝起来,外面桌上也坐满了人,戚善挨着自家姐姐的身边,戚小哥出锅的菜,他亲自端了一大碗,直接送到戚善这一桌来。

戚善这一桌的小辈们全部站起来给戚小哥见礼,戚小哥放下碗后,瞧着戚善看一眼后,再笑瞧着小辈们:“你们一个个好好吃饭,再长高一点。”

满桌的小辈们应承下来,胆子大的招呼戚小哥坐下来一起用餐,戚小哥很是骄傲的瞧着小辈:“得了,我一个长辈可不想和你们坐在一起,你们好好吃饭吧。”

戚小哥走了后,满桌的人都特别的欢喜,大家都知道戚小哥端来的菜,才是一锅中最美味的菜,都不用招呼,一个个直接动筷子用餐。

天气冷,外面桌上菜冷得快,但是孩子们都不用大人们打招呼,总是赶在菜冷之前清光了菜盘子。

戚善原本担心自个表现得不矜持,但是吃起来后,她抬头望了一圈,就没有一个矜持的人,只有用餐姿态优雅和粗鲁的区别。

外面的桌面清空后,小辈们起身收拾东西,顺带把借来的桌椅还了回去,厨房里烧了热水,戚善姐妹是清洗碗的人。

戚善原本是想搬运桌椅,结果戚家兄弟见她要动手的时候,一个个抢着出来做事,还鼓励她赶紧进厨房用热水洗碗暖一暖身子,说她的小脸都给风吹白了。

戚善进了厨房后,她靠近七堂姐戚蔻身边,说:“七姐,哥哥们说我的脸给风吹白了,你帮我瞧一瞧,我的脸白吗?”

戚蔻抬脸瞧了瞧她:“善善,哥哥们和你说笑话吧,你的脸一直是白的,都不用风吹的。”

戚荧和戚善在皮肤上都象了孙三花,不管如何的风吹日晒,她们的皮肤都是最白的。

戚善安心下来了,这个年代,女子力气大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病美人更加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她转头向着大厨房里面的钱氏告状:“大伯母,哥哥们说我的脸给风吹白了。”

钱氏认真瞧了瞧戚善,她说了和戚蔻差不多的话后,表示一定会提醒戚家兄弟们,妹妹们已经长大了,可不能再来说这些的玩笑话。

戚善很是得意的和戚蔻说:“七姐,我知道他们不想我在众人面前搬桌椅,可是他们那样说话,也会被人误会的。”

戚善做了那样一场梦后,她觉得她还是做不了一个大人,做孩子多好啊,还可以任性,还可以在兄姐面前幼稚说话,可以随意和长辈们告一告小状。

戚蔻瞧着戚善,眼里面都带着几分同情的神情,她现在的年纪,已经知道婚嫁中的一些事情,外面的人,万一知道戚善力气大,只怕婚事上都有防碍。

“善善,有人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听哥哥们和姐姐们的话,我们当哥哥姐姐的人,只会盼着弟妹们好。”

戚善听戚蔻的话,想了想叹息道:“七姐,我明白的,我只是和大伯母说一说,大伯母只会劝哥哥们,绝对不会训斥哥哥们的。”

戚蔻瞧着戚善笑了,她觉得戚善总算又像从前的样子了,虽说喜欢告状,但是她也不是随意乱告状的人。

戚善低头做事,她只要用心起来,做事非常的麻利,钱氏瞧了戚善几眼后,想着要和弟媳说一声,戚荧和戚善姐妹年纪都大了,还是要学习做一些细致的事情。

戚善姐妹从大厨房里面出来,大堂里面的气氛更加的高涨,钱氏和戚家姐妹打招呼,要她们先回去休息,下午早一点来大厨房帮忙做事。

戚善想听一听男人们的话题,只是戚荧伸手把她扯走了,在路上,戚荧低声说:“善善,你傻了,祖父他们用完餐后会喝茶,然后下午还会再一起用餐。”

戚善知道戚荧误会了,她要是解释说,她是想听大人们说一说外面的事情,戚荧一定会大惊小怪,还会认为戚善发烧了,外面的事情有什么好打听的,都是与她们无关的事。

戚善乖乖和戚荧归家后,戚荧和她拿起旧布练习针线活,她和戚善低声说:“我听人说,有的人家会织布,我们要是学会织布了,以后就不用从外面买布做衣裳了。”

戚善瞧了瞧戚荧,她这个姐姐心里面很有成算,只怕是都打听过织布的人家,只是各家都保守自个的技艺,戚家也不知道有没有机缘搭上这条路。

戚善想了想说:“姐姐,我们有机会进城,去城里瞧一瞧,或许能够打听到织布的人家。”

戚荧瞅着戚善叹息道:“你啊,应该注意的事情,你总是不放在心上。我们外祖家村里面,就有人家依靠织布过日子。”

戚善听了戚荧立时没有了想法,孙家对待孙三花这个女儿都不上心,对待外孙女是更加的淡漠,她们外祖家这一条道真要走通,他们也会为孙家人着想。

戚荧心里面也明白的,她是听曾想娣随意提了提,当时有心想打听一下消息,可是她又觉得曾想娣是不怀好意,硬忍着好奇不开口。

戚荧这一会还不曾想太多的事,只是年后有一则消息,还是让她有些后怕不已,她们外祖村里面有一户人家有一个傻儿子,一直娶不到妻子,在年前的时候,总算是娶到妻子。

这个妻子是被这户人家用织布手艺给哄骗来的,那个傻儿子也不是完全傻得不知事,他还是懂得织布,只会织最基本的粗布。

当时两家人相看的时候,傻儿子一直低头在织布,女方家便认为男方是老实人,只是太过害羞了一些。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