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护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钱氏后转身便往后院走去,留下的童娟子一人站在院子里面,一时之间之间,她走也也不是,留也是满身的尬尴。明明耐心的等待的时长,一秒钟都能如两年的漫长的旅程,孙三花双手潮润从后院转移到前院,她瞅见童娟子的时候,也是一脸吃惊神情,童娟子从来不也没这般早来寻过她。“娟子,你有急偏偏等待的时长,一秒都能如一年的漫长,孙三花双手湿润从后院转到前院,她瞧见童娟子的时候,也是满脸惊讶神情,童娟子从来没有这般早来寻过她。。...

戚善小说-第三十章护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钱氏转身便往后院走去,留下童娟子一人站在院子里面,一时之间,她走也不是,留也是满身的尴尬。

偏偏等待的时长,一秒都能如一年的漫长,孙三花双手湿润从后院转到前院,她瞧见童娟子的时候,也是满脸惊讶神情,童娟子从来没有这般早来寻过她。

“娟子,你有急事寻我?”孙三花审视的瞧着童娟子的面色。

“我没有急事,就不能来寻你吗?我们是同一个村子出来的姐妹,这几年,我家的势头是不如你们戚家,但是你也不能当势利眼。”

童娟子越说越生气,在娘家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把孙三花瞧在眼里,毕竟衣着破烂总是缩在角落里面孙三花,在她的心里面眼里面,都是不存在的。

孙三花瞧着童娟子面上浮现出来的怒色,满脸不解神情道:“我们是同一个村子里嫁出来的人,我又不是不理你,你为什么说我是势利眼?”

童娟子一直讨厌愚笨的孙三花,有的话,有的事情,总要她反复说反复鼓吹,她才能够明白二三四,而且就是这样的情况,她最多只能够做到一二。

她一次又一次好心教孙三花如何教导家里面的孩子,结果这个笨人认真说,她不会教导孩子们,戚家没有分家,有公婆和大哥大嫂照看孩子们,她不能太多事了。

童娟子气得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村子里没有分家的人家,多的是戚维肆夫妻这样想法的人,别人是想借机会贪一些便宜,只有这对夫妻是实心眼,认为爹娘和兄嫂皆是大公无私之人。

钱氏在转角处听见孙三花的话,转身便回到后院了,童娟子纵然有千万般的计谋,在孙三花这里未必有效果。

孙三花这样的人,是认死理的人,她在娘家不受家里人重视,在夫家,她努力的多做事,想让夫家人多注意她,而且她相信公婆和兄嫂的为人行事。

戚培基夫妻对戚维肆这个四子是忽视的时候多,但是戚维肆总是他们的儿子,他的儿女同样是他们的孙子孙女,而且物极必反,他的儿女明显要比爹娘显得机灵懂事。

戚其良兄弟姐妹在家中得到的关注,比他们的爹娘还要多,正因为如此戚维肆夫妻更加用心听爹娘和大哥大嫂的话,他们的知道爹娘和兄嫂才是他们一家人的靠山。

童娟子懒得和孙三花说再多的话,直接开口:“昨天,你们家杀了野猪肉,总要送一些给你娘家吧,我正好要回一趟娘家,帮你走这一趟了。”

孙三花很是无语瞧着她,她昨天瞧见童娟子在看热闹的人里面,她当时不说话,现在来说,已经晚了。

“不用了,昨天已经有人送了一份给我娘家人了。”

童娟子听孙三花的话,她还是不走,瞧着孙三花:“我听人说,你家两个女儿是立了大功劳的,我手里面有银子,你去和你大嫂说一声,我要买一小块野猪肉给我爹娘尝新鲜。”

孙三花冲着童娟子摇头:“已经没有了。你要回娘家,我也不留你了。”

孙三花想起后院堆积起来的事情,心里面有些着急了,她实在没有心思和童娟子说话,她的儿子们还要读书,她要是少做事了,家里面不供孩子们读书,他们夫妻能怎么办?

“娟子,家里面活多了,我这一会不陪你说话,我送送你,正好关院子门。”

童娟子倒退了两步,瞧着孙三花着急送人的样子,冷笑道:“孙三花,你不识好歹,以后遇难事,别来和我说话。”

孙三花抬眼瞧了童娟子,说了大实话:“我真要有什么难事,只怕也寻不到你的。我们家里人多,我现在不怕遇难事了,人多,什么事都能解决的。”

孙三花自从儿女双全后,心里面便自信了许多,除非她做了败德的事情,否则戚家没有任何理由休她回娘家。

只要不归娘家,孙三花在夫家再辛苦再劳累,她都觉得日子有奔头,等到儿子们有出息了,她老了以后,也可以过上象婆婆现在这样的好日子。

戚善用了早餐出来,瞧见孙三花在缓缓关院子门,她两三步走过来,伸手把两扇院子门关了,转头说:“娘亲,你力气小,你可以叫我。”

孙三花从关了院子门缝隙里,瞧见童娟子回头恼怒的面容,再瞧一瞧面前百事不知的女儿,顿时无话可说了。

她不说话往后院走,戚善跟在她的身后,叨叨:“娘亲,曾婶子寻你有什么急事吗?她这一次走得挺快啊。”

孙三花更加无话可说,女儿明明直接把童娟子关在院子门外,她却象没有瞧见一样。

“善善,你关院子门的时候,没有瞧见外面的人吗?”

戚善听她的话,好奇说:“我是瞧见院子门外有走过的人,这样的时候,经过我们家院子门口的人多,难道我要守在院子门口,等着外面无人走了以后,再关自家的院子门?

娘亲,我有那功夫,还不如直接关了院子门,到后院做活去。再说我关院子门的声音也不大,惊不了路过的人,他们就是听见了关门声音,也不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再说就是有人说,我们也占了大道理,谁家前院没有人了,还傻得把院子门打开,是想让外面进村的人,随意进家里面来拿东西吗?”

孙三花冲着女儿摆手,戚善有心的时候,她是可以说上许多的道理,她和戚善说:“今天家里的活多,菜地要翻几遍,还有柴火在盘整,你听你大伯母的安排。”

戚善走到后院,钱氏瞧见她,直接伸手指着柴棚:“善善,你整理柴火吧,你哥哥们去山上的时候,可以叫他们带几捆柴火回来。”

戚善上山的时候,她是想下山的时候,随手带几捆柴火回家,只是钱氏一再和她说,她一个小女子要把这种表现机会给兄弟们,戚善因此放弃随手的事情。

昨天野猪的事情,家里面的人,有意对外面的人,涂抹了戚蔻和戚善姐妹在这当中的作用,家中的长辈们不想她们表现得太过打眼,戚家现在的情况,是护不住太过出色的孩子们。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