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命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南江城里的官媒妇人来戚家,她无心为戚家兄弟牵上两三桩良缘。朱氏和钱氏亲自出马打招呼了她,很是夸赞戚家的家风优良,她在城里面都据说了戚家的好名声,接着大赞戚维守叔侄的本事不简单,朱氏婆媳持家有道有度。朱氏和钱氏多少明白了媒人的嘴,要不然全我相信了,怕是很容易被周氏和钱氏出面招呼了她,很是称赞戚家的家风优良,她在城里面都听说了戚家的好名声,然后大赞戚维守叔侄的本事了得,周氏婆媳持家有方。。...

戚善小说-第三十四章命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南江城里的官媒妇人来戚家,她有心为戚家兄弟牵上两三桩良缘。

周氏和钱氏出面招呼了她,很是称赞戚家的家风优良,她在城里面都听说了戚家的好名声,然后大赞戚维守叔侄的本事了得,周氏婆媳持家有方。

周氏和钱氏多少明白媒人的嘴,要是全相信了,只怕很容易被她们带进沟里面。

她们知道官媒手里面,一般是掌握许多适龄男女的消息,只是城里的男女,却未必适合戚家的孩子们。

官媒妇人经的事情多,又见周氏和钱氏婆媳都是明白人,便直接点明,城里面有贵人相中了戚其良,周氏沉吟不说话,钱氏便好奇打听了女方的情况。

城中大户人家有庶女正是妙龄的年纪,当家主母有心为她寻一门好亲事,恰巧听人说了戚家村的戚其良已经中了童生,便请她前来试探一下戚家人的态度。

周氏听官媒的话,以戚其良年纪还少,他现在要专心学业为理由,委婉拒绝了官媒的美意。

官媒妇人听了周氏的拒绝话,她面上没有任何的意外,戚家目前来说,戚其良瞧着是最有前程的人,戚家对他的亲事,一定会慎之又慎。

官媒妇人很快转开话题,又问起戚其良兄弟姐妹的亲事,钱氏笑着说,适龄的孩子们都已经定好了亲事,年纪不大的孩子,现在也不用急着说亲事。

官媒妇人走的时候,钱氏把她送到村口,还为她寻了一辆回城的牛车,又给付了车费,她站在村口目送官媒妇人走远。

官媒妇人坐在牛车上面,她回首瞧见目送的钱氏,只觉得回城后,也要把这桩事妥帖处理,至少不能让大户人家对戚家人起了不好的心思。

钱氏在牛车转弯了后,她往回走的路上,遇见村里人寻问,她笑着应付:“城里的官媒,经过我们村,顺带打听一下我们家孩子们的亲事。

我们家到了年纪的孩子们,婚期都已经定了下来,暂时也不需要麻烦到官媒来为孩子们张罗亲事。”

那妇人听钱氏的话,当下有些惋惜道:“可惜了,城里面官媒认识的人多,我家小女儿贤良美丽,如果有官媒牵线搭桥,她一定会有一门好的亲事。”

钱氏目瞪口呆的瞧着那妇人,她的小女儿姿色普通,听说在家里面特别的懒散,一天到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家中的嫂嫂们挑刺斗嘴,这也是她嘴里面的贤良美丽?

钱氏随意应付了几句话,她回到家里面,仔细的瞧了瞧戚莺姐妹,回头进房和周氏说了那妇人的话,周氏听她说后笑了起来:“这是当娘亲的心思。”

钱氏认同的点头:“我回来瞧着我们家的孩子们,只觉得她们一个个美丽又懂事,谁家要娶了我们家的孩子们,只会给自爱喜上添喜,绝对一家人和睦相处过日子。”

周氏听钱氏的话笑了起来,特别提醒钱氏:“你公爹要我和你们夫妻说,老七和孩子们都是有前程的人,家中孩子们的亲事,暂时不用着急。”

戚维山私下里已经和钱氏说了,戚其良这一次如果能够中秀才,他现在的这个年纪,家里面会全力扶持他继续往上读书,只要有机会,就把他送到府城学府去读书。

孙三花听说官媒来了的事情后,再听妯娌们笑着恭喜她的话,她心里面真的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他们夫妻这些年总算是能够出头了。

戚维肆私下里警告过她,他们夫妻再欢喜,也不能在人前太过表露出来,毕竟戚其良兄弟是一家人供出来的,他的喜事,就是一家人的喜事。

戚荧和戚善去河边洗衣裳的时候,妇人和她们姐妹说话,都多了几分善意,戚荧姐妹和从前一样的表现,又让村里面的妇人赞叹不已,直接夸赞秀才的侄女和妹妹就是懂事知礼节。

戚荧赶紧和村里妇人们解释:“婶婶们,嫂嫂们,我家哥哥是童生,他和我七叔准备参加院试,借婶婶们嫂嫂们的吉言,我们也想七叔和哥哥能够中秀才。

只是现在大家不要随口和外人说他们是秀才,外人听了后,会笑话我们家的人,行事太过张扬,还不是的事情,也提前说是了,这样对我们村的名声也不好。”

戚善在一旁点头说:“婶婶们,嫂嫂们,等到过一些日子,我七叔和我家哥哥都中了秀才后,我们家一定会多谢你们的吉言。”

她们姐妹走了后,河边的人沸腾了:“三大爷家的家风就是好,戚老四夫妻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他们生的儿女,反而不象他们夫妻。”

“良哥儿现在有本事,我们家可不敢攀这样的亲事,但是他的妹妹们年纪大了,我娘家的侄子瞧着还行。”

“你可别做糊涂事情,只要戚老七和良哥儿中了秀才,戚家小女子的亲事,可不是我们这些人家能够攀的。你要乱想,别到时候,伤了两家人的和气。”

戚荧姐妹听着身后妇人们的话,戚荧对戚善说:“善善,哥哥们有出息,我们一定不能给他们丢脸,我们要多认字,还要写好字,我和小姑还要学习看帐本。”

戚善瞧着她点了点头,只要戚其良中了秀才,她们姐妹便有机会进城跟着长一长见识,而且她也想学一些实用的本事。

她们姐妹学针线活的年纪都大了,又遇不到好的师傅,戚月杏的意思,她们只要学会做衣裳,绣花这样的精细活,就不用多想了。

戚善听戚莺私下里说,长辈们绣活不出众,她们也只能够教小辈绣活的一些皮毛,她们姐妹里面学得出来的人,自然是学得出来,绣出来的东西,也能够瞧得顺眼。

但是学不出来的人,也要用心去学,至少以后出门,她们瞧见别人衣裳上面的精美图样,不会表现出大惊小怪没有见识的样子。

戚荧和戚善听进了戚莺的话,他们这样的人家,都是买布回来,自家人做衣裳穿用,而且她们现在的年纪大了,长辈们也会放手,让她们学着做衣裳。

孙三花在娘家的时候,是没有机会学做针线活,她嫁进戚家后,才开始学着做针线活,然后这些年他们一家人的衣裳,都是由钱氏帮着裁剪后,她才敢一片一片缝制出来成衣裳。

孙三花都有些妒忌女儿们命好,这么小的年纪,家里面许她们学着做针线活,长辈们还会手把手教导她们裁剪衣裳。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