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不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戚善说她们姐妹年纪小,那是戚善现在年纪真的小,所以她不懂得,一年两年很快就过去了。戚荧心里却有些慌,她已经十四岁了,她上面有两位嫡亲的兄长,他们都有心学业,家里面的长辈们已经...

戚善小说-第三十七章不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戚善说她们姐妹年纪小,那是戚善现在年纪真的小,所以她不懂得,一年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戚荧心里却有些慌,她已经十四岁了,她上面有两位嫡亲的兄长,他们都有心学业,家里面的长辈们已经说了,男人定亲成亲都可以晚上一两年,但是女子则不能够太迟了。

明年的时候,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家里面是会给她定下一门亲事,听戚其良的意思,他是希望她们姐妹都许嫁给读书人,她心慌啊。

戚其良多少明白戚荧的想法,他进城考试的时候,心里面也是慌的,总以为在城里读书的学子,他们的学问比他好,等到他考取一百名内的时候,他的心里面才有一些底气。

天气越发的热了起来,戚其良兄弟干脆就着夜色搓草绳,他们会背一些文章,而且还会互相抽查章节的意思,当然许多的时候,戚其良都会指点弟弟们的学问。

戚荧和戚善用木棒就着月色,轻轻捶打晒干的长草,听着兄弟们背书的声音,她们许多的时候是一知半解,姐妹却不愿意错过这样的学习机会。

夜色里,长草在捶打中变得柔软,她们把变软的长草放到戚其良兄弟的身边,由着他们可以顺手用了起来。

天色越发晚了,终于也凉快了起来,他们兄弟姐妹梳洗了,戚维肆夫妻抱着戚苏才从大院行了过来,小厨房里面存了热水,这样的日子,戚维肆是不用热水的。

孙三花从前在夏天里也是直接用太阳晒过的水,只是钱氏知道后,私下里面劝了劝她,女人要懂得爱惜身体,夜深了,晒过的水也应该凉了。

家里面从来不缺少拾柴火的人,也用不着在这方面省事,她回去晚了,最好还是用热水擦拭身体,这样寒气不易侵入身体。

孙三花是特别信服钱氏的人,她现在就是如此做,而且还特意交待女儿们也要如此行事。

夜里,孩子们睡了后,戚维肆也快睡着了,孙三花突然问:“良儿这一次能够中秀才吗?”

戚维肆眼睛都不睁开,闷声道:“考都考过了,不用想了。”

他一下子睡熟过去,孙三花心里有事,她反而睡不着,童娟子过来传了娘家的消息,她娘家有意把家里面的二侄女嫁给戚其良,因为两人年纪相近,定下婚事,隔年就可以成亲。

但是戚培基和戚维山已经言明了,戚其良兄弟既然有心学业,年过二十之前,都不必考虑他们的亲事。

孙三花记得童娟子说话时候的嘲讽神情,她的心里面更加明白,她应该怎么做,她是面无表情听了童娟子的话,最后也不发一言转身走人了。

她和钱氏说了童娟子的话,很快戚家人把话放了出去,戚其良兄弟要读书,在二十之前,家中轻易不会决定他们的亲事。

孙家纵然是执意要扯上关系,戚家也不介意撕破脸面,何况现在只是童娟子过来传了几句闲话,戚家人自然是不会当真的。

孙三花的心里明白,童娟子说的是实情,她娘家那边有这方面的打算,她如果不愿意,以后来往就有些别扭。

孙三花思前想后,她还是舍不得委屈自个的儿女,孙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她的心里面最明白,她的儿子已经有心往高处行,她绝对不会让娘家人扯了儿子的后腿。

第二天早起,孙三花心思又沉了下去,她瞧着两个女儿背着背篓出门,只是招呼她们不要往山里面走。

戚荧和戚善“嗯,嗯”之后,两人脚步轻快出了院子门,孙三花这个时候听见戚其良兄弟读书的声音,她放轻了脚步。

这一日,孙三花的爹娘和大哥大嫂过来瞧孙三花一家人,他们在大院坐了一会后,执意要和孙三花去他们的院子闲谈。

孙三花一时之间拒绝不了他们,只能把他们带回自家院子里面,她进房间搬桌椅的时候,她爹娘和兄嫂面带几分嫌弃神色,在院子树荫处站着。

孙三花把桌子摆好,搬了五张椅子放在桌子边,她的爹娘直接坐在主人位置,她的兄嫂坐在她爹娘的身侧,孙三花这个主子坐在客坐。

孙三花爹娘先是关心的问了姑爷,听孙三花说去田地了,她的爹娘直接说:“那正好,方便我们和你说一些话。”

孙三花瞧着她爹娘面上的神情,心里面却有了不好的猜想,果然她娘亲直接提出两家结亲的事情,特别说明,把侄女嫁给戚其良后,当姑姑的人,总应该给一份厚实的彩礼。

孙三花都快气笑了,直接以戚其良要读书,在二十岁之前不会定下亲事为理由,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她的爹娘和兄嫂互相瞧了瞧后,面上带有几分不喜的神情,她爹眉眼一瞪:“你侄子一个个都能干有本事,把你大女儿嫁进来,你大嫂一定会善待她。”

孙三花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她想过娘家人会想别的方法,却不曾想过他们退而求其次要她把女儿嫁回去。

她一时急了,直接说:“良儿爹说了,我们夫妻的眼光不好,良儿兄弟姐妹的亲事,都听从他们大伯大伯母的安排,我们夫妻就不胡乱作主了。”

孙三花爹娘和兄嫂只觉得妹夫和妹妹脑子坏了,儿女的亲事,还可以交给旁人去打理,哪怕这个旁人是他们夫妻的长兄长嫂,对外说出去,也太不象话了。

院子里面,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孙三花双手捏成拳头,她从来不曾这般直白反对过娘家人的提议,这一会,她的心里面有些害怕,她瞧着打开的院子门,心里面又安稳了下来。

孙家大嫂瞧着三姑子,只觉得这位小姑子这么多年没有一点的长进,他们夫妻话可以这么说,但是事情却不用这样做,他们夫妻给儿女定下亲事,当大伯的还能说什么反对的话?

她很是不在意的说:“三姑子,你说外甥们的亲事,你们夫妻做不了主,我们是相信的。你三个女儿的亲事,你总能够做得了主吧?”

孙三花手心捏出汗水,用力摇头闭眼说:“大嫂,我做不了主,家里面大嫂很喜欢她们姐妹三,我要是胡乱做主了,公爹婆婆会叫我回娘家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