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求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戚维山一行人回戚家村,把去孙家的原由说了出,戚家村登时轰动了,这个年头,亲上加亲是常事,虽然象孙家这样逼登门来的亲上加亲,则是十分的很少见。怪不得戚家人去孙家走一趟,戚家村四处走动的人多,这个消息迅速的分散开来去,戚维山想的是这种效应,戚维肆这难怪戚家人去孙家走一趟,戚家村走动的人多,这个消息很快的散开去,戚维山想要的就是这种效应,戚维肆这一房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和孙家断裂了关系,那就细水长流慢慢来吧。。...

戚善小说-第四十章求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戚维山一行人回到戚家村,把去孙家的原由说了出来,戚家村顿时哄动了,这个年头,亲上加亲是常事,但是象孙家这样逼上门来的亲上加亲,则是非常的少见。

难怪戚家人去孙家走一趟,戚家村走动的人多,这个消息很快的散开去,戚维山想要的就是这种效应,戚维肆这一房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和孙家断裂了关系,那就细水长流慢慢来吧。

孙家想对戚家人用软刀子,戚家人也不介意反过来操作,只要戚维肆夫妻不拖后腿,孙爹孙娘不在后,两家的关系也能够说得明白。

戚维山这一次仔细的瞧过孙爹孙娘的情况,瞧着比戚培基夫妻至少老了十年,两人都到风烛残年了,还是一心一意想为儿孙从出嫁的女儿家扒拉着好处。

孙三花知道两家关系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她的心里面说不出什么滋味,在人前,她表现得满脸欣然神情,在人后,她还是沉默了许多。

有的时候,戚维肆挺能够理解孙三花的想法,他们都是家中受忽视的儿女,或许因为得到的不多,所以只要爹娘给一个笑脸,当儿女都愿意拼命去努力展现孝顺。

戚维肆在有了儿女之后,他反而能够体谅到爹娘的无奈,孩子多了,一碗水怎么也端不平,他干脆专心外面的事情,把家里面的事情交给孙三花。

结果孙三花也一样理不好家里面的事情,她重视儿子们,大约又因为自身的原因,又想女儿们的生活好一些,最终还是做不好教导孩子们的事情,也一样专心外面的事情。

至于孩子们有怎么样前途,他们夫妻抱着的都是差不了多少的想法,家里有大哥大嫂在,总能够瞧着孩子们一些,再说他们夫妻小时候也没有人管,他们也一样的长大了。

他们夫妻由着儿女们自由的生长,反而是做了对孩子们最好的选择,戚其良兄弟懂事后,就知道认真读书,戚荧姐妹自小就懂得跟在姐姐们身后寻事做。

夜里睡觉的时候,戚荧和戚善低声说:“娘亲心里面还是有我们姐妹的,她以前是给曾婶子哄了,才会一次又一次挑我们的毛病。”

戚善不哼声,孙三花从来也不是给童娟子哄了,而是她乐意借着机会,在戚荧姐妹面前好好的端一端当娘的架子,她的心里面什么都明白,所以对女儿们的训斥,一向是雷声大雨点小。

戚荧也不用妹妹回答,在她的心里面,妹妹认字比她快,力气比她大,别的方面,妹妹是一个没心没肺小孩子,什么都懂,却喜欢在众人面前装小大人的样子。

孙家那样面上光的人家,孙三花真要糊涂把女儿许嫁了,戚家就是想坏了亲事,只怕也要伤筋动骨一场。

现在多好啊,孙三花直接把亲事拒绝了,还当着祖父祖母大哭一场,以后孙家就干涉不了他们兄弟姐妹的事情了。

戚善其实是懂的,她没有想到孙三花这一次这般的勇敢,竟然敢反抗了她心里面最重要的人,而且最后还护住了儿女的亲事。

戚善瞧得出来,这一次孙三花吓坏了,当戚维山一行人回来后和她说,两家关系不变的时候,她才会长舒了一口气,直接跌坐在椅子上面。

这世间有离不了儿女的父母,结果儿女逃跑得更加快。也有象孙三花这样盼望着爹娘给一个好眼色的儿女,可以勉强自个做下无数的事情,可惜越是强求,越是容易失去。

“娘亲没有姨娘们聪明,姨娘们嫁人后,只有头几年回娘家看望外祖父外祖母,后来以路途远孩子年纪小为理由,干脆不和娘家来往。”

“善善,你睡熟了吗?”戚善不语,戚荧试探的问了一句话,戚善这一会不想睡,直接回了话:“嗯,睡熟了。”

“嘻嘻,你睡熟了,还会回我的话。我这一会不想睡,我们说一会话吧。”

“姐姐,我听六婶说,大舅母是被外祖母哄骗了才嫁给大舅舅的,大舅母娘家人说,大舅母嫁过去后,很快就后悔了,可是已经嫁了,只有安心过日子。”

戚荧一时兴奋起来,侧身想瞧一瞧戚善面上神情,可惜房间乌黑,她白睁了这一回眼,只能又平躺下来。

她颇有些几分兴致说:“我和你说一说,我听来的事情。外祖父一向表现得勤劳肯吃苦,外祖母性情温软慈和,是孙家村闻名的能干老实人。

舅母们都是因为外祖家有这样的好名声,才嫁给舅舅们的,只是她们嫁进来后,才知道外祖父表现得能干,很多时候是瞎干,而且还不容许小辈们自作主张。

外祖母的好性情,其实她是一个哭包,不管大事小事,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她就在人前人后哭。有这样的一对好公婆,舅母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然后跟着变成了不讲道理的人。”

难怪戚培基父子会利用这一次孙三花的哭求,赶紧带着人去孙家闹腾一场,把孙家干涉女儿夫家的家务事,直接落到实处,宣扬得让众人皆知,就是不给孙家以后有借口缠上来。

“呖,姐姐,你要议亲的时候,让娘亲帮你多打听一下那家人的品性,要是长辈不慈,那亲事怎么都不能够定下来。”

戚荧一下子脸红了起来,直接伸手拧了一把戚善的胳膊,低声道:“休得胡说,大伯父大伯母的眼光,那还用小辈置疑,再说娘亲耳朵软,她听人说几句好话,就会顺着别人的道走。”

戚善想起孙三花一次又一次给童娟子哄的事情,还真没有话说,幸好钱氏劝孙三花不要和童娟子多来往,她们姐妹才少了许多的事情。

戚荧不说话,她用手在面上扇了扇,她现在的年纪也知道想事情,现在只等七叔和哥哥考秀才的结果,如果七叔和哥哥中了秀才,有心求娶她的人,又会多上几家。

戚维山夫妻为女儿和侄女们挑选亲事的时候,已经尽量往城里人家考虑,或者各村家境不错的读书人,他们说了,嫁农家的女子最辛苦,他们舍不得小辈们重复长一辈的辛苦。

长夜漫漫,戚荧听着戚善睡熟的呼吸声音,她以为她睡不着,结果一二三还没有数完,她已经睡熟过去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