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顾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孙三花恨娘家人不为她著想,虽然她的心里面但是不不愿意和娘家人完全断断续续往来,戚家这一次的做事,很是合了她的心意。几日后,童娟子看望孙三花,她完全也没掩藏面上的幸灾乐祸神情,孙三花自然而然也也没迎她进院子门。两人站在院子门外说话的,童娟子上下打量孙三花面上几日后,童娟子探望孙三花,她完全没有掩饰面上的幸灾乐祸神情,孙三花自然也没有迎她进院子门。。...

戚善小说-第四十一章顾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孙三花恨娘家人不为她着想,但是她的心里面还是不愿意和娘家人完全断续来往,戚家这一次的行事,很是合了她的心意。

几日后,童娟子探望孙三花,她完全没有掩饰面上的幸灾乐祸神情,孙三花自然也没有迎她进院子门。

两人站在院子门外说话,童娟子打量孙三花面上的神情,嘲讽道:“三花啊,你爹娘这么大的年纪,难得上门一趟,你就让你爹娘生气了,过后,还让夫家人去寻孙家族长说话了。

我昨天回娘家了,你爹你娘都病了,对外放话了,绝对不容你回家探望他们,说你现在骨头硬了,都不认娘家人了。”

孙三花听后有些担心起来,连忙问:“我爹我娘病得重吗?我一会去看他们两人。”

童娟子冷笑瞧着她:“你问我?你不是不认我这个朋友了吗?我也没有什么想和你说的。”

孙三花满脸的急色,想拉着童娟子问清楚事情,结果被她甩了手,听她冷笑道:“我现在也不想和你这样不孝之人交往。”

童娟子打碎了孙三花心里面最后的幻想,她很是颓然的蹲了下来,戚荧姐妹从院子里面出来,瞧见童娟子远去的背影,再看到孙三花满脸的悲伤神情,两人互相望了望。

戚荧蹲下来问:“娘亲,你不舒服吗?”

孙三花扶着她的肩膀站了起来:“你曾婶子和我说,你们外祖父外祖母病重,我要去看一看。”

孙三花的手颤抖着,戚荧和戚善互相望了望,戚善直接说:“娘亲,我去村口看狗子哥在不在,我们请跑得狗子哥去一趟。”

孙三花还没有反应过来,戚善已经跑远了,孙三花着急了,催戚荧:“你赶紧跟上去,我和你大伯母说一声,我再去你舅舅家。”

戚荧瞧着孙三花说:“外祖父外祖母要是生了病,舅舅们一定会来家里面说一声,他们不来,外祖父外祖母只怕是不愿意出门,引起外面人的误会。”

戚荧顾虑到孙三花的心情,她没有说什么大实话,而且她也相信戚狗子的本事,有事没事,戚狗子去一趟,很快就知道真相了。

孙三花瞧着戚荧叹息道:“我们总不能够白让狗子跑一趟,至少要给他几个辛苦铜子。”

戚荧一下子明白孙三花的意思,她是想省了几个跑腿的铜子,但是两家现在的关系,她就是上门了,只怕也进不了孙家的院子门。

戚善跑到村口,她一眼瞧见和车夫说话的戚狗子,连忙招呼:“狗子哥。”

戚狗子回头瞧见到戚善后,他和车夫说了一句话便,便跑了过来,笑着说:“十一,是伯伯们有什么事要使唤我吗?”

戚善摇头,低声把孙家两位老人家的事情说了一声,戚狗子满脸惊讶神情,说:“孙家大叔刚刚走的,我没有听他说,你外祖父外祖母生重病啊。

你回去了和四婶说,我这就跑一趟,一定把消息打听得明白。”

戚善瞧着他,再瞧一瞧远处的车夫,有些担心问:“狗子哥,那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我没有什么事情。我和大叔们闲聊呢。你赶紧回吧,这一会村里的人没有出来走动,你也少往村口走。”

戚善把事情交给戚狗子后,她转身往回走,戚家人都相信戚狗子,他们老祖那一辈共一个祖宗,只是戚狗子这一支现在落魄了。

戚狗子家的长辈都不敢给儿孙们取好听的名字,他的兄弟在成亲生下第一个孩子前,用的都是贱名,他家长辈们认为贱名保平安,戚狗子兄弟能够平安长大,都是贱名保佑了他们。

戚善看开站在院子门外的孙三花和戚荧,点头说:“狗子应承了,我们回家等消息。”

她们母女进了院子门,孙三花直接往后院走去,留下戚荧和戚善互相看一看,戚善直接说:“我们去陪祖母说话。”

姐妹去了祖母的房间,她坐在打开窗子前面,瞧着进来的两个孙女,笑着说:“来,吃果果。”

戚荧和戚善坐到她的身边,两人都不曾伸手取盘里的果子,周氏瞧着她们两人面上的神情:“谁让你们受委屈了?”

戚荧和戚善瞧了瞧,戚荧把孙三花爹娘的事情说了出来,也明言,也不知道是真假,她们现在有些担心,万一她们外祖父外祖母就这样没有了,他们一家人会被人非议。

周氏听了她们的孩子话,宽慰道:“天气热。老人们都不想出家门。你外祖父外祖母或许是在家里面呆着,你们曾婶子回娘家听错了别人传的话。”

戚善是不喜欢舅舅一家人,但是也没有想过老人家不好的事情,她听周氏的话,叹息道:“祖母,我外祖父外祖母对我娘亲又不好,她还是担心外祖父外祖母。”

周氏听戚善的话,再想一想孙三花的性子,庆幸老四孩子们的性子都不象他们夫妻。

周氏从前也是着急戚维肆的闷性子,原本想着他娶了妻,这性子会好一些,结果两个闷性子在一起,只会更加的闷,反而生的孩子们负负得正了。

周氏知道孙女们不耐烦听大道理,而且她也不懂得说大道理,解释:“你们姑姑嫁给你们姑父后,我知道你姑父待你姑姑好,可是我的心里面还是会有担忧,这大约是血缘的牵挂。”

戚荧和戚善同时点头,她们好象听明白了,但是细想起来,这当中还是有不解。

如果这是血缘方面的牵挂,怎么有些太过单方面,孙爹孙娘遇到要占女儿家便宜的事,才会记起还有孙三花这个女儿,而孙三花却时时记得她娘家还有爹娘。

戚善把这话说给周氏听,周氏一下子愣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缘份,如何一下子解释得清楚,如同他们夫妻对老四的忽视,有时候想起来,是有些太过忽视了他。

但是许多的时候,他们夫妻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是顾不得把所有的孩子们照顾妥当。十根手指有长短,手心手背皆是肉,但是手心的肉总要比手背多。

周氏瞧着两个孙女笑着说:“我活到现在的年纪,都有想不明白事情。你们现在才多大的人,想不明白的事情,暂时不要想。也许你们真正长大了,便知道事情的答案。”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