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得意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戚铲屎官年纪并不大,做事情却十分的老道,反正他也想把这桩事情做得周详,让戚其阁大哥将来要从族里面调人做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起他这个族人的弟弟。他也没第一时间去孙家打探消息,不是去了常往来的车夫家,车夫这个时候还也没回去,他空手进了别人家的门,很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孙家打听消息,而是去了常来往的车夫家,车夫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他空手进了别人家的门,很是不好意思和车夫妻子表示,来得急了一些,礼物下次补上。。...

戚善小说-第四十二章得意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戚狗子年纪不大,做事却非常的老道,再说他也想把这桩事情做得周全,让戚其阁大哥日后要从族里面调人做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他这个同族的弟弟。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孙家打听消息,而是去了常来往的车夫家,车夫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他空手进了别人家的门,很是不好意思和车夫妻子表示,来得急了一些,礼物下次补上。

车夫的妻子自然是不会要一个半大孩子的礼物,戚狗子还是坚决表示,第二天一定会给弟弟们捎一包山上的果子来。

车夫的妻子只觉得戚狗子很会说话,问明戚狗子来的原由后,她一下子笑了起来,双手一拍:“我昨儿去看了,老叔老婶好着呐。”

车夫在戚家村口拉生意,最初就是靠着孙三花的关系,车夫妻子听人说两位老人家生病了,很快张罗了礼物提着去看孙爹孙娘,结果去了后,老两口在院子里逗着小孩子们玩耍。

这要换了别的人来打听消息,车夫妻子还要隐瞒一二,但是戚狗子来问事情,车夫妻子就实话实说了,毕竟戚狗子是戚家村的人,而且他要拦阻什么人进村做生意,那是一定挡得住的。

戚狗子和车夫妻子表示,他绝对不会多言,车夫妻子瞧着戚狗子行事稳重,想了想说:“你三花婶子在娘家是吃足了苦,她们姐妹出嫁后,几乎都不想和娘家来往了。

你三花婶子是一个大好人,每年还回娘家,这一次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三花家的儿子出息了,叔和婶为了儿孙考虑,有心想攀上去,是逼人太过心急了。”

戚狗子含糊的应付几句后,好奇的打听孙三花姐妹都嫁到那些地方了,他听说那几个地名后,只觉得只有她四婶的运气好,嫁的人家厚道。

有车夫小儿子陪着戚狗子,他往孙家那边走了一趟,又听了一些闲言,孙爹孙娘有心借这一次的事情,瞧一瞧女儿们的孝心。

戚狗子从孙家打开的院子门,瞧见孙爹追着小孩子跑,孙娘跟着后面嚷嚷:“慢点,院子里的坑没有填平,别跑急了。”

戚狗子一下子气愤起来,孙爹孙娘做事太不地道,老两口都可以在院子里跑着玩耍,还要安排人向女儿们传话病重了。

戚狗子在回戚家村路上遇见村里人,他让村里人带话给孙三花,说没有什么事情,他要晚一会再回来。

戚狗子直接去了城外拉货的地方,他寻到孙爹孙娘大女儿夫家那地方行走的车夫,只当是歇一会脚,无意当中提及孙爹孙娘假生病的事情。

那车夫好奇的打听起来,仔细的听了后,想一想说:“我们村子里,好象有孙家嫁进来的人,我回去和我家妇人说一说,这大热天里面,可别听到假消息,把孝女急坏了。”

这一会出城的人不多,车夫们互相说着话,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一个个怒了,只觉得孙爹孙娘不做人事,对嫁出去的女儿这般的苛刻,人好端端的在家里面,偏偏要编一个重病骗人。

戚狗子把事情做了,别人问他的时候,特意夸了夸自家四婶子的孝心,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儿,哭得走不动道。

他是家里面脚最快的人,便帮着先跑了一回,结果看到老两口在院子里和孙子玩耍。他回去报消息的时候,遇到回村的人,请旁人带了无事消息回去,他进城先把自个的事做了。

戚狗子寻一圈,没有顺路的车,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也不在这个地方耽误了,他冲着车夫们拱手行礼走人。

戚狗子回去见戚家人,把自个做的事情全说出来,孙三花听了孙爹孙娘做的事情后,她羞红了一张脸,随口说了一句话,直接避到大厨房了。

钱氏笑着和戚狗子说:“你明天早上来家里面一趟,许了别人家的果子,可不能由你来出。还有这个小红包你拿着,是给你买茶水喝的辛苦钱。”

戚狗子笑着接了小红包,他瞧着钱氏笑着说:“大伯母,以后家里面有事情,一样的吩咐我,我一定会做得好的。”

戚维山也满意戚狗子做的事情,瞧着他说:“冬天的时候,你别去村口吹冷风了,你直接来寻你大哥做事吧。”

戚维山想得明白,如今这个世道还是读书可靠,家里的孩子们有本事往那一条道上走,他们当长辈的人,自然是要支持。

那家里面便少了做事的人,有戚狗子这样顾着自家人情分的侄辈,有机会,还是可以用上。

戚荧姐妹听说了事情真相后,戚荧很是生气道:“我娘亲白哭了大半日。”

戚善心里面庆幸不已,戚家长辈们这一次把两家关系理了一遍,两家是姻亲戚,但是他们兄弟姐妹是姓戚的。

晚餐的时候,孙三花一直没有抬头,晚餐后,她直接回了自家院子,戚苏是跟着两位姐姐回来的,孙三花坐在屋檐下,戚其良兄弟陪在她的身边。

戚其良兄弟瞧见她们姐妹三人,很是欢喜的迎了过来,戚其良低声说:“你们劝一劝娘亲,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情,我们都能够习惯了外祖家的行事,长辈们也不会在意的。”

戚荧听戚其良的话,只觉得牙痛,别人是能够习惯的,可是孙三花怎么会习惯娘家人把她当成傻子对待,而且她还白哭了大半天。

戚善走上屋檐,伸手扯了扯孙三花:“娘亲,外祖母很喜欢哭,你不要象外祖母。再说哭多了,眼睛痛。苏苏要你陪着去梳洗。”

她把戚苏直接塞进孙三花的怀里面,孙三花伸手抹一把脸,说:“我不哭了,也没有什么好哭的,你们都这么大了,我哭也没有用。”

她进屋收拾衣裳,戚苏跟着她一块进房,她们母女很快手拉手出了房,戚苏得意的和哥哥姐姐宣布:“我今天晚上陪爹娘一块睡。”

戚其良兄弟都是笑而不语,戚荧和戚善庆幸不已,戚苏就是一个小火炉,她们姐妹睡觉的时候,都恨不得距离她很远。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