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做

戚善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戚善是玲珑秀的经典作品。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曾老大和童娟子手里面有了银子后,便心里想长子读书学习的事情,他们原心里想等着戚维守不读书学习了,在村里开一个私塾,给孩子们启蒙教育几年。他们千算万算,倒不如老天一算,戚维守这么大的年纪了,居然还能厚着脸皮重读两年书,并且能进县学读书学习的人,十有八九是能考他们千算万算,不如老天一算,戚维守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能够厚着脸皮再读一年书,而且能够进县学读书的人,十有八九是能够考中秀才的。。...

戚善小说-第五十五章做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戚善》在线阅读

曾老大和童娟子手里面有了银子后,便想着长子读书的事情,他们原想着等着戚维守不读书了,在村里开一个私塾,给孩子们启蒙几年。

他们千算万算,不如老天一算,戚维守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能够厚着脸皮再读一年书,而且能够进县学读书的人,十有八九是能够考中秀才的。

明年,戚维守能够中了秀才,他是不会在村里开办私塾,戚家现在动了心思,把家里面的孩子们送进城读书。

这般情况下,戚维守明年就是没有中秀才,只怕也会在城里寻一份差事做了。

曾老大一心一意想让两个儿子读书上进中举人,他们夫妻可以进城跟着过上好日子,至于女儿什么的,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依靠她们什么。

童娟子对待女儿们到底有一点的慈母心肠,她私下劝曾老大不要急着定下三女儿的婚期,给曾老大冷笑道:“男家要不是有这个意思,会给这么厚的彩礼吗?”

童娟子一下子不说话,曾来娣容貌性子都不出众,再过一年两年许亲,只怕等不着这么好的人家,但是这个女儿如果这样的嫁了,只怕日后夫家也不会许她和娘家多走动了。

童娟子只觉得一颗心拉扯得厉害,不管往左走,还是往右走,她这个当娘亲的人,在外人的眼里面,她的心都是硬的。

她娘家的大嫂私下里便劝过她,女儿们已经养至十多岁了,也不能万事由着姑爷做主决定,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够就为了几个银子把亲情断了。

童娟子低头不语,曾老大有的话说得极是,他们夫妻要想日后在村里有面子,还是要两个儿子争气,至于女儿们的亲事,他们也是细心打听过消息,都是好人家,只是地方偏远了一些。

童家大嫂瞧着小姑子低头乖顺的样子,又说不出旁的话,当年公婆给小姑子定下这样的一门亲事,小姑子嫁给姑爷后,又接连生了六个女儿,娘家人的胆气,也就这样的消磨了。

童家大嫂走的时候,对小姑子有了几分的失望,她的心里面多少明白,小姑子对女儿的迁怒心思。

童娟子因此好一些日子没有回娘家了,她遇到孙三花的时候,瞧见她衣裳上沾满的泥土,眼里面满满不屑的神情,这人已经笨得无药可救。

孙三花瞧见童娟子的时候,她还有心想打一下招呼,至于要顾着两家人的面子情,可是童娟子不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扬长而去。

戚荧姐妹瞧见孙三花愣怔的样子,直接过来扯着孙三花笑着说:“娘亲,今天的事情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去洗一洗吧。”

孙三花瞧见两个女儿的笑脸,转头就把童娟子这个人给忘记了,她回去沐浴后,方想起童娟子,发现自个竟然不伤心了,转而暗里又叹息一声,她也不是什么长情的人。

孙三花自从戚其良中了秀才后,知道长子认真读上两三年的书,或许有可能再中举人后,她的心里面就有了胆气,果然争气的儿子,是娘亲的胆子。

孙三花很少这么早回到自家院子,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要做什么,她见两个女儿坐在小厨房里看书,便放轻了脚步,想一想,她还是往大院子走去了。

大院子里面,戚培基父子去了大杂院,周氏和儿媳妇们坐在屋檐下说话,她的身边安置着火炉,风口又给草席挡住,大家都不觉得冷。

孙三花进到院子里面,钱氏第一眼瞧见她,冲着她招手道:“四弟妹,快来,椅子都给你摆好,我们正在说孩子们读书的事情。”

孙三花上了台阶,在空椅子上坐下来,程氏瞧着她低声问:“这几日会闲下来,你和戚荧姐妹要不要进城去住上几日?”

孙三花满眼惊喜神情瞧着程氏,又赶紧望向周氏和钱氏,见到她们都点头后,欢喜道:“我就进城瞧一瞧,让荧儿姐妹在城里小住几日。”

钱氏和周氏笑着说:“我和四弟妹是一样的想法,在生的地方,是无法安睡的。荧儿和善儿姐妹能干,她们住上几日也好,可以照顾好他们兄弟的起居。”

如果单单戚荧和别的姐妹进城,周氏婆媳都会有些不太放心,但是有戚善一起去,家里面的长辈们多少安心一些,大家知道戚荧和戚善都不是多事的性子。

孙三花很是欢喜不已,听钱氏提及城里的小院子,更加专心的听她说话。

程氏瞧后心弦一动,她转头望向周氏和钱氏笑着说:“娘亲,大嫂,蔻儿和荧儿年纪相近,这一次让她也一起小住几日,姐妹们正好有伴。”

孙三花听程氏的话,也觉得姐妹多了是好事,在一旁重重的点了头,周氏瞧后心里面欣慰不已,这个四儿媳妇的心性还是不错,不是那种轻浮经不得事的人。

钱氏也不反对,家里面孩子们感情好,她笑着说:“二弟妹,四弟妹,你们和孩子们说一声,过两天,家里面事情少了,她们进城住上几日。”

戚蔻听说进城的事情,高兴之后,又有些担忧起来:“娘亲,我这样跟着去了,就要少做一些针线活,你不是要赶着绣几张帕子吗?”

程氏瞪眼瞧着她,低声说:“进了城,你可以去各家布店瞧一瞧,看一看别人家的帕子,然后再好好做自个的活。”

戚蔻瞧着程氏低声说:“那我要不要劝荧儿姐妹和我一起做帕子,她们两人绣的花也好看。”

程氏瞅着戚蔻半会,说:“她们要是有兴趣,你和她们说一说,她们没有兴趣,你也别勉强。”

戚蔻欢喜的笑了,说:“她们只要听到能够挣铜子,一定会有兴趣的。善儿说了,明年夏天要学着编草席,她要是编得好,可以请大哥帮着卖草席。”

程氏听戚蔻的话,笑着摇头说:“她还是小孩子,想一出又一出,一会想学木匠,一会又想学编草席。不过编草席这个事情不难,她和良儿无人教木匠活,都能够摸索着做四方凳子。”

戚善会做凳子后,姐妹们和她说了想做的东西,她和姐妹们讨饶说:“姐姐们,妹妹们,我不是不想帮你们做东西,但是我和哥哥能够做一条凳子,已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