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艺术人生

绝世名伶系统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绝世名伶系统是leidewen的经典作品。京剧世家的小女孩,自小拥用“爸爸系统”为了不让“爸爸”的离开了,她绑定微信了“绝世名伶系统”,根据系统建议从选秀就了她的振兴京剧之旅。“一定,慢走。”徐淑也客客气气,看不出一点的作伪的样子,她侧了一下身子,让出房间的光线,让牛主任他们能在黑暗的楼道里好下楼。。“要切记我让人去找伴唱带,网上所以很多。”高峰忙看向张芒,低声的地说。张芒没理高峰,双手抱胸,眼睛死死地的盯着下面。别的或许听不出,但这出戏,她也是自小看见大的。通常人一提及《贵妃醉酒后》这出戏,便会想起梅兰芳梅派,却不明白,叶派的《贵妃醉酒后张芒没理高峰,双手抱胸,眼睛死死的盯着下面。别的也许听不出来,但这出戏,她也是从小看到大的。。...

绝世名伶系统小说-第11章 艺术人生全文阅读

“要不要我让人去找伴奏带,网上应该很多。”高峰忙看向张芒,小声的说道。

张芒没理高峰,双手抱胸,眼睛死死的盯着下面。别的也许听不出来,但这出戏,她也是从小看到大的。

一般人一提到《贵妃醉酒》这出戏,就会想到梅兰芳梅派,却不知道,叶派的《贵妃醉酒》在行内也是极富盛名的。

当初三四十代一批新派的京剧人都在改良传统剧目。梅派《贵妃醉酒》就算是改得比较成功的。去其糟粕,而戏中,梅大师尽可能的表现了贵妃身段之美,在舞台上可以说美不胜收;而当时同属青衣的叶派也算是另辟蹊径,叶派与梅派风格完全不同,他们以情入手,以唱功取胜。一段词,可以算是唱得九转柔肠、缠绵悱恻,这也是叶派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了。也是徐淑的看家戏,不过这十年没再在舞台上演出过了。

而张芒是从小看外婆演,看小舅舅演,然后看外婆的学生演,现在,她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叶澜清唱。主要是,她没想到,叶澜在这儿参赛,用这个当自己的才艺。

“这是外婆教的吗?”高峰迟疑了一下,又忍不住问道。

“也许看过。”张芒想想看,她相信老太太不会违背誓言,她不可能教叶澜叶家的的这出看家戏的。那么,只能是叶澜自己学的。

“叶澜挺聪明啊,不管这是不是外婆教的,只要知道她是外婆的孙女,就没人敢说不好。”高峰小声的说道。

张芒这次没搭理高峰了,她在审视叶澜,这种比赛形式,敢不带伴奏带,直接清唱的,要么是二百五,要么是有足够自信,他们用不着伴奏带的修饰。叶家多得是伴奏带,小家伙敢不带,就是有足够的自信了。

她哪知道,叶澜不是有足够的自信,而是她是忘了。到了地方,才想起她要准备一个节目的,挑了个她熟的,在系统里过了两次,这不就来了。伴奏带什么的,呵呵,那只能是浮云了。

台上,叶澜轻轻的喊着拍子,自己慢慢端着从一边走到中央,手上做着甩水袖的运作,就算现在是无实物表演,但是张芒和在座的几位就知道,她是真的会了。

慢慢的轻声呤唱开始了,她是带着身段的,就算没带着厚重的行头,但众人知道,她做出拿了把小折扇的动作,“海岛冰轮初转晴……”

要知道,这一段节奏非常慢,不带身段,拿个话筒在那儿唱,若不是真戏迷,只怕得睡着。没有伴奏的清唱,叶澜手上拿着个虚无的折扇在那儿变幻着,她一举手一投足,目光流转下,竟满满的风情,跟刚刚的那个清纯的少女一下子判若两人。

四分多钟的唱段,她不急不缓的把这段唱完,大家竟然没觉得一丝的不耐。连完全看不懂的高峰都看进去了,虽说也不知道她唱的啥,但还是觉得叶澜唱得好美。

“厉害了!”毒舌音评人不懂京剧,可是他是懂舞蹈,懂舞台魅力的,叶澜的眼神与动作配上她的吟唱竟然是融为一体的。此时,这就是一幅动态的画卷了。他太了解这种看着缓慢的舞蹈,这没有十几年的磨练是做不到这种精准的。

“你这是叶派的唱腔,不过身段……”宁老师可是专业的,鼓完了掌,有点纳闷的说道。

“仿梅派根据唱腔做了些设计。”叶澜点头,看来宁老师还真的是戏迷了。

“对对对,不过真的,不细看,真的看不太出来,你这样改,倒是更出彩了。”宁老师一脸兴奋,她还沉寂在刚刚的余韵之中,“等一下,你姓叶?你是徐淑徐大师的……”

宁老师才不管边上两人怎么想呢,她现在真的一脸惊喜了。虽说她啥也没说,但是叶派的调子,梅派的身段,她本人又姓叶,一切答案好像有点呼之欲出了。

“是,她是我奶奶。”叶澜低头浅笑。

“天呐、天呐,徐老是你奶奶!”宁老师差点跪了,“徐老好吗?她老不上台,说专心带学生,我们这些戏迷啊……”

“宁老师,宁老师!”过气歌手忙按住了这位,就算不知道谁是徐淑,可是看宁老师这样,也知道那是惹不起的,主要是他连宁老师都惹不起。转向了叶澜,“叶澜你的表格填得有点简单,你真的没有任何舞台经验吗?”

“也不是真的完全没经验,八岁时有跟我奶奶上过台。听说我很小时,趁我奶奶不在时,院里的叔叔伯伯们也没事带我上台玩。不过,我自己没什么印象。”叶澜细想想有点不太确定的说道。

她说的八岁那次是徐淑舞台艺术五十周年的汇演,那次也是院里的领导看到叶澜在后台做作业,就让人给她扮上,在老太太上台时,她跌跌撞撞上去了,徐淑没法,配合着她唱了一段,后被人特意加上去,称为后继有人。

当然,这事之后,叶澜就被接到南港跟亲妈住到暑假结束;而那回,徐淑也吓到了,生怕丁薇薇趁机抢回叶澜的监护权。而那回叶家两位姑父真的跟王家解释了很久,软硬兼施的总算劝丁薇薇放手。反正,上台的经验叶澜没记忆,但是那回惨痛的教训,倒是记忆犹新。基本上,那回若不是王家还有王老太和没出国的王娇,估计那回她和亲妈就要断绝关系了。

至于说小时候上过台的事,她真的不记得了,这个还是昨天牛主任他们跟奶奶和她开玩笑时说的话。还笑言,若是按着梨园行的算法,叶澜只怕从艺六十周年时,绝不会超过七十岁。反正用他们的意思,只要登过台,就算艺术人生了。当然,前提是,她后来从事的这行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