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60秒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昏暗的浴室里,陈歌一个人坐在浴缸当中,他反复呼吸,将肺部残留的废气排出。凌晨三点四十四分是黑夜和黎明的交点,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要慎重。屋内静悄悄的,走廊上也没有任何异动...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42章 60秒全文阅读

昏暗的浴室里,陈歌一个人坐在浴缸当中,他反复呼吸,将肺部残留的废气排出。

凌晨三点四十四分是黑夜和黎明的交点,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要慎重。

屋内静悄悄的,走廊上也没有任何异动,那个镜子里的怪物似乎没有过来。

时间分秒流逝,陈歌将专门找来的电子表放在一边,当屏幕上代表时间的数字变成四十三时,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张开嘴巴,开始缓缓吸气。

烛火跳动,陈歌的身体慢慢向下倾斜,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电子表上,前所未有的专注。

等到屏幕上的数字再次发生变化,陈歌毫不犹豫,仰头躺入浴缸当中。

凌晨三点四十四分!

冰冷的感觉好像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淹没。

在深夜屏住呼吸,这种感觉很奇特。

绝对的黑暗,仿佛世界只剩下自己,在不断下沉;绝对的安静,耳边只能听到从自己身体里发出的声音,心脏在跳动。

冰冷的感觉刺激着每一根神经,陈歌躺在浴缸底部,摒弃一切杂念,默数着心跳。

“六十秒,只需要坚持六十秒。”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黑夜和空气似乎融为一体,那若有若无的烛火,就像是越来越远的灯塔,而自己仿佛正不断沉入深海当中。

“一、二……”

最初的十秒过后,时间好像变慢了许多。

耳边响起了水流的声音,四壁尽是黑暗,陈歌默念父母的名字,保持着最开始的动作,他双手握着菜刀刀柄,任由身体被水波带动。

肺中的氧气正在慢慢被消耗,陈歌感觉到了轻微的不适,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在了身上。

“十五、十六……”

心脏每一次跳动,都会消耗肺中的氧气,随着心跳放缓,时间似乎也变得更慢了,每一秒都被拆分成了无数段。

不适的感觉渐渐变得强烈,好像有一双手慢慢压在了脖子上,正一点点掐紧。

躺在浴缸中,陈歌睁开了双眼,夜色深沉什么都看不到,他就像是被关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大概又过了三四秒,他的脸色愈发难看,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苍白。

“我坚持了多久?应该快好了吧?”

滴答滴答的水珠,划过耳廓,一片死寂中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从门外的走廊上传来的,陈歌也不知道他为何能听的这么清楚,或许是对方故意弄出了声响,只为分散他的注意力。

“脚步声?有人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他放缓的心跳又开始加快,身体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可能是镜中的怪物来找我了,希望玩偶们能够守住,最多再有三十秒我就能完成任务!”

思维运转的越来越慢,耳朵开始出现嗡嗡的杂音,陈歌的状况不是很好,走廊上的脚步声让他高度紧张,他是硬扛着没有分心,继续在默念父母名字,同时计算着心跳。

“二十八、二十九……”

周围明明没有水,但是陈歌却感觉仿佛水流灌入双耳,声音有些失真,那个脚步声渐渐变得急促,对方似乎也在想办法进来。

又过了几秒钟,陈歌感觉自己胸口如同被一块巨石压住,脖颈上的血管慢慢凸显出来,手脚冰冷,身体出现了一种无力感。

大脑的反应越来越慢,陈歌现在全凭自身意志在坚持。

“嘭!嘭!嘭!”

没有任何预兆,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门上。

陈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屋外那东西忍不住了!

可能是因为门后摆着一个布偶的原因,对方连砸三下发现无法打开房门后,就停止了这无意义的举动,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

仍旧是和之前差不多的情况,唯一的不同在于陈歌自身,正常来说他完全可以闭气一分钟,可是走廊上的脚步声,以及刚才的撞门声,让他心跳加快,人在紧张的状态下耗氧量会大幅提升。

他感觉自己已经要到极限了,肺中的最后一丝氧气也被榨干,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三十九,四十……”

默数到四十的时候,陈歌大脑产生一阵眩晕,他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他继续默数下去了。

无法分神,那种窒息感愈发的强烈,陈歌的意识开始模糊,很多东西都想不起来,只是本能的回想着关于自己父母的记忆。

血管外显,凸起在苍白的皮肤上,脖子上一根根大筋在动,握着菜刀的手指也渐渐松开。

他感觉自己正在死亡的边缘,同时他也理解了任务当中的那句话。

当时间走到黑夜和黎明的缝隙间时,就能在生与死的边缘看到相见的人。

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白天和黑夜转换的那一刻,处于濒死的人就能提前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陈歌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卫生间天花板,他的瞳孔在涣散,一切离他都越来越远,什么想见的人都没有看到,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幽深到令人绝望的黑暗。

肺好像被挤扁,那是种无法形容的憋闷感觉。

“不行,再这么下去,可能真的会被窒息。”

凌晨三点的第四十四分钟已经过去了大半,陈歌想要见的人仍旧没有出现,他已经不再抱有幻想,或者说他从心里觉得庆幸,父母没有出现,至少代表他们还活着。

冰冷的手臂撑住浴缸底部,他用仅有的一丝理智做出决定,该放弃了。

双手用力,陈歌正要停止屏息,突然感觉不对!

有什么东西捂住了他的口鼻,在阻止他离开。

涣散的瞳孔骤缩成一点,陈歌望向自己头顶,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布偶封锁了房门和浴缸四周,镜子里的怪物应该进不来才对,是谁在作怪?

脖颈上一条条血管绷起,陈歌脸色难看的吓人,生死攸关,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手里的菜刀朝头顶、面前挥舞。

长时间缺氧,他的身体和意志都已经到了极限,就像是一根被拉到了顶的弹簧,随时可能崩断。

菜刀挥起,陈歌恍惚间似乎是砍到了什么东西,耳边只听见“啪”一声脆响,他头顶的那股力量瞬间消失。

再无阻碍,陈歌一下子从浴缸里坐起,大口大口吞吸着空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