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一次约会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深吸了几口气,陈歌用凉水拍击着脸,许久后才波澜不惊下去。“该出发到达了。”陈歌又把上一次用过的背包拿了出,将张雅的情书、给手机充电宝、工具锤倒入其中,他汲取了上一次的教训,直接把水果刀塞进裤子口袋,又把父母留给我他的布娃娃倒入衣服里兜。但是看出来鼓鼓囊囊“该出发了。”。...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52章 第一次约会全文阅读

深吸了几口气,陈歌用凉水拍打着脸,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该出发了。”

陈歌又把上次用过的背包拿了出来,将张雅的情书、充电宝、工具锤放入其中,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直接把水果刀塞进裤子口袋,又把父母留给他的布娃娃放入衣服里兜。

虽然看起来鼓鼓囊囊不太美观,但至少这样能让他安心。

收拾好后,陈歌锁上鬼屋大门,急匆匆的跑出了乐园。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十五,路上车辆很少,又等了十分钟,他才在十字路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西城私立学校附近,我赶时间,麻烦你快点。”

“成,上车吧”司机是个很爽快的大叔,车里还放着几年前流行的DJ。

车子启动,陈歌坐在后排,抓紧时间开始上网搜查和此次任务有关的信息。

好感度任务一打开,首先浮现出的是安徒生的童话《红舞鞋》,他在网上找到了这故事的原版,大致看了一遍,觉得这童话有点瘆人。

故事主要讲一个女孩得到了一双漂亮的红舞鞋,她经常穿着舞鞋去教堂,可能是因为亵渎了神灵,她的舞鞋再也无法取下,只能一直不断的跳舞,她害怕、无助、精疲力竭,最后央求樵夫把自己的腿砍下,再往后整个童话最高能的地方出现了,那双被砍下来的腿,穿着红舞鞋一蹦一跳的跑远了……

“这是童话吗?”陈歌不敢在脑海里想象那个画面,他今晚的任务就是找到张雅的红舞鞋。

“在我抽中被诅咒的情书时,黑色手机里有关于张雅的描述,她穿着染血的校服和一双红舞鞋,临死的时候还是这个打扮,难道红舞鞋的童话是真的?一旦穿上就不能取下来?”

陈歌的心有点慌,这次任务不同以往,他要面对的是一个拥有专属页面的红衣厉鬼,那是怨念最深重、最凶残的鬼怪才有的待遇。

“看来红舞鞋就是今晚的关键。”陈歌反复看了几遍那个童话,其主旨就是告诫人们不要爱慕虚荣,时刻保持谦卑和敬畏:“黑色手机在任务开始的时候,将这个童话故事搬出来,到底有什么深意?”

他暂时想不明白,干脆退出页面,又开始搜索和西城私立学校有关的东西。

这所学校只开办了两年半就被关停,已经荒废了好长时间。

至于关停原因,网上有各种传言,有的说是因为收费不合理,还有的说是因为证件不全。

陈歌耐着心把所有信息看完,张雅这个名字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仿佛张雅跟这所学校毫无关系一样。

“有问题!真相绝对不是网上那些猜测,可能会有更深层的东西。”陈歌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路灯,眼睛眯起:“究竟什么样的遭遇,才能让一个女人化为红衣厉鬼?她那么大的怨气因何而来?这和红舞鞋又有什么关系?”

陈歌正独自沉思,车内的DJ声突然变大,他错愕的朝主驾驶位看时,司机大叔也借着反光镜在打量着他。

“有什么烦心事吗?年纪轻轻咋愁眉苦脸的。”大叔属于话唠那种,刚上车就跟陈歌聊了几句,但陈歌因为要搜寻信息,所以没怎么搭理他。

“最近一下子遇到了很多从未接触过的东西,所以有点忙不过来。”陈歌礼貌性的笑了笑,把手机收了起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切肯定会好起来的,烦了燥了,听一下嗨歌,摇就完事儿了。”司机大叔随着音乐节拍抖着腿,这人心态很好,硬是把熬夜开出租给干出了午夜兜风的感觉:“对了,你大晚上跑西城私立学校干什么?那地方荒的很,周围好像也没什么住宅区。”

陈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去约会。”

“约会?这时间点跑出去约会?”大叔回头看了陈歌一眼。

“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女方脾气不太好,性格也有点古怪……”陈歌尽力想说的正常一点,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约会过的男人来说,被美女邀请约会应该还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情。

“那这好事啊!有啥可发愁的,怕人家相不中你?不过也是,哪有穿成你这样去约会的?我给你讲,男的更要学会打扮,你看你这个背包,跟你气质完全不符合。”

司机大叔跟开了嘴炮一样,说的陈歌颇为无奈,人家约会都是开开心心、满怀期待的,但他这约会就比较微妙了。与其说是约会,不如说是在半胁迫的情况下,为了活命而进行的自救。

“男的约会一定不能小气,要绅士,别上来就要微信,多听听人家女孩的意见,在她们眼中世界上最无可救药的病就是直男癌,第一印象很重要……”

听着司机大叔的谆谆教导,陈歌很想把他出租车里的DJ换成《嫁衣》,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一路风驰电掣,两边的车辆和建筑是越来越少,道路变窄,路灯也渐渐消失。

车窗外的景象愈发荒凉,人烟稀少,道路两边开始出现成片的树林。

“还要往前吗?那边除了一个学校,周围啥也没有,你是不是认错路了?”司机大叔看了看导航,终于换了个话题。

“没有,就在学校附近找地方停就行,多少钱?”

“十九,你手机支付吧,我刚接夜班的车,没零钱。”

“行。”

陈歌去掏手机,一不小心把口袋里的水果刀也给带了出来,折叠的刀子落在坐垫上了,看的主驾驶位上的司机大叔心头一跳。

车内的DJ声音慢慢变小,司机大叔装模作样的抬了抬手,在拿起旁边的水瓶的时候,手指偷偷碰了一下手机上的某个按键。

这些小动作陈歌都看在眼里,他脸上带着苦笑,对方估计是把他当成劫车的坏人了。

“付款成功。”陈歌扬起手机,又瞥了一眼主驾驶位:“叔,你这是在录音,准备报警吗?”

正在喝水的司机大叔差点被呛住,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连连摆手。

“其实我也能理解你,不过……”陈歌看着窗外那个诡异的学校轮廓:“我确实是来约会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