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她来了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歪歪斜斜的身体,满布污迹的校服,惨白的脸,除了像是在倾诉着什么的嘴巴。这三个女孩面带惊惧和乞求,她们的身体好像和椅子长在了一起。视线在镜子和女子换衣室门口徘回,陈歌心里一阵恶寒,就在不久前,他还将椅子放倒,近距离观看视频过。“这是我和白衣女鬼的第这三个女孩面带惊恐和哀求,她们的身体似乎和椅子长在了一起。。...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57章 她来了全文阅读

歪歪斜斜的身体,布满污迹的校服,苍白的脸,还有好像在诉说着什么的嘴巴。

这三个女孩面带惊恐和哀求,她们的身体似乎和椅子长在了一起。

视线在镜子和女子更衣室门口徘徊,陈歌心里一阵恶寒,就在不久前,他还将椅子放倒,近距离观看过。

“这就是我和女鬼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他打了个冷颤,朝着房门走去,脚步越来越快。

随着他不断靠近,堵在门口的三把椅子隐约向前移动,女子更衣室内的所有柜门也都发出轻微的声响。

在他念出张雅两个字后,整个舞蹈室内都出现了某种变化,那个名字仿佛这里不能提及的禁忌。

“镜子只能照到更衣室门口,说不定在女子更衣室里还藏有更恐怖的东西,必须要离开!”

他这么想也有一定的道理,衣柜的铁门自己发出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将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手持工具锤,陈歌跑到门口,一脚将中间的椅子踹倒,他正要冲出去,肩膀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

他扭头看向镜子,镜面里,自己的肩膀上正搭着两条纤细苍白的手臂。

二话不说,陈歌转身就是一锤!

“嘭!”

工具锤砸在椅子靠背上,将椅子砸出了一道裂缝。

耳边隐隐有女人的尖叫响起,他从镜子里能看见,那个椅子上坐着的女学生,眼神怨毒的盯着他的后背,胳膊死死抓住他的肩膀,似乎是准备把他按到自己的椅子上。

“她这么做的企图是什么?难道只要坐在了她的椅子上,就会接替她成为新的被困在椅子当中的灵魂?”

后背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大,一双双苍白的手拉扯着他,想要把他推入女子更衣室当中。更糟糕的是,外面的走廊上也响了奇怪的呯呯声,几秒过后,又有一把椅子出现在舞蹈室门口。

“总感觉运气都用在了奇怪的地方,以前我可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有女人缘!”陈歌已经撑不住了,他不再逃跑,主动转身,一手按着椅背,另一手抡起工具锤对着椅子狂砸!

他刚才留意到,自己随手在椅子上砸裂一条缝后,椅子上的女学生神情巨变,直接撕下了伪装,由哀求化为怨毒。

通过女学生的表情变化,陈歌判断出,椅子应该就是她们本体的寄存物,这就跟小小一家人都寄居在布偶里是同一个道理。

“毁掉寄存物,就算不能将其灭杀,至少也能将她重创。”

周围有一股力量想要强迫他坐在椅子上,如果是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类似事件的菜鸟,恐怕早已被吓的瘫软在地,任由摆布。

可惜她们遇到了陈歌,这个鬼屋老板几天前还在凶宅里和杀人凶手一起过夜。他不是不会害怕,只是在一次次的意外遭遇中,他对于恐惧的承受能力不断提高,就算遭受了惊吓,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手上的动作也依旧稳健。

“嘭!”

陈歌砸烂了公寓椅的靠背,抓起椅子腿抡向其他的椅子,镜面里显示的画面有些奇葩,但是现在陈歌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他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就报废了一把椅子,当他准备去破坏第二把椅子时,脖颈突然被什么东西勒住。

抬头看向镜子,一只只苍白的手掐住了他的脖颈,对方似乎是恼羞成怒,放弃了将他按在椅子上的想法,而是准备直接杀了他。

情况有变,陈歌不仅没有放慢手中的动作,还变得更加凶狠,抓起椅子对着墙壁砸去,每当椅子破碎一分,他脖颈上的力量就减少一点。

直到三个椅子全部散架,他脖颈上的压迫感才消失不见。

“这些东西留着也是祸害,一会我就给你们全都烧了,让你们彻底解脱。”陈歌靠在舞蹈室的镜子上,低喘着气,他脖子表面有明显的掐痕。

“刚才打斗闹出的动静很大,跟在我后面那家伙肯定会过来,我要赶紧离开,反正红舞鞋也不在这里。”陈歌不想在舞蹈室停留,这地方实在古怪,女子更衣室里柜门开合的声音越来越大,那根本不可能是风在吹动,除此之外还有更多诡异的声音在发生,比如说颜色渐渐加深的地面和墙壁,还有走廊上越来越密集的“呯”、“呯”声。

他准备离开,可是刚迈出脚步,小腿就被什么东西抓住。

陈歌扭头看向镜子,那三个女学生满含恶意的拦住了他的路,手指抓住他的腿,恨不得把指头刺入他的身体里。

看到这情景,陈歌也急了,他拿起工具锤砸向木椅碎片,可这回不管他怎么砸,地上的女学生都没有松手。

走廊上的异响已经逼近,地面上怨毒的人脸露出报复的快.感,舞蹈室内好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布,手机光线莫名开始扭曲,一股刺鼻的恶臭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散了出来。

“这学校里还隐藏有其他更恐怖的东西?”

陈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敢在深夜来这所废校,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觉得张雅是这所学校里最恐怖的存在,他是来帮助张雅的,张雅没有害他的理由。

“情况有变。”

走廊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走到了门口,空气中的臭味更加浓重了。

地面上三个女学生面目狰狞,陈歌背靠镜子,手掌伸进口袋,他手指刚碰到布偶,门外的奇怪声音突然用比来时快几倍的速度远去,恶臭也慢慢消散。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觉得门外那家伙好像受到了惊吓?”

所有杂音在这一刻全部消失,整个舞蹈室内只剩下陈歌自己的心跳声。

光线比刚才扭曲的更加厉害,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不少。

“发生了什么?”

小腿上也没有了束缚感,陈歌低头看去,三个女学生全都尽可能的往远处躲,惊慌失措的望着他身后。

“在我后面?”

陈歌僵硬的转动身体,他面朝五六米长的镜子,镜中映照的却不是他,而是一个低垂着头,身穿血红色校服的女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