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又发现了一起命案?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你又意外发现一起命案?”手机那边李队的语气有点儿很奇怪,他很自然而然的用上了一个又字。“四年前西城私立学院有一个叫作张雅的女孩坠楼,她的死另有隐情!”陈歌斩钉截铁,说的非常当然。“你等等,我去调看一下案宗,的话死者家属其要求做过尸检,我们这所以有留档。“四年前西城私立学院有一个叫做张雅的女孩坠楼,她的死另有隐情!”陈歌斩钉截铁,说的十分肯定。。...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60章 你又发现了一起命案?全文阅读

“你又发现一起命案?”手机那边李队的语气有点奇怪,他很自然的用上了一个又字。

“四年前西城私立学院有一个叫做张雅的女孩坠楼,她的死另有隐情!”陈歌斩钉截铁,说的十分肯定。

“你等等,我去调看一下案宗,如果死者家属要求做过尸检,我们这应该有留档。”李队没挂电话,打开灯跑进档案室里,他翻找了五分钟后似乎有了发现:“西城私立学校,我说怎么听着耳熟,小陈,你现在赶紧从那所学校里出来!”

“我正在往外走,怎么了?”

“那所学校很诡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只能先给你一个数字,仅仅在两个星期内,那所学校就有六人自杀,而且死法都异常古怪。”手机里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李队将档案大致看了一遍。

“对!这个数字跟我想的基本吻合。”陈歌已经看到了校门,很快就能出去了。

“跟你想的吻合?你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别管什么情况,你先看看第一个自杀的女孩是不是叫做张雅?”陈歌急于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队看了看桌上的文件,再三确定后才回复陈歌:“没错,是叫张雅,不过她的确是坠楼自杀,法医没有在她身上找到其他类型的伤口。在发现尸体的那天,派出所也出警到现场查看,女孩是从四楼舞蹈室跳下来的,窗沿完好无损,周围墙壁上的隔音棉也没有任何损伤和清理过的痕迹。可以确定,张雅是在没有外力推动的情况下,自己跳楼的。”

“没有外力?李队,你有没有想过是有人在逼迫她?如果她不跳楼就会受到侵害!”陈歌将自己在镜中看到的场景说了出来。

“我们也考虑过这种情况,档案里有张雅几个室友的笔录,五个女孩都表示不知情,张雅是在她们下课离开后跳的楼,当时整个舞蹈室里就只有张雅一个人。据她们说,张雅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稳定,孤僻不合群,性格存在缺陷。为了验证她们的话,当时出警的民警还随机询问了同班的其他女孩,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

“张雅绝不是她们说的那样,这群人串通好了在做作伪证!”陈歌没想到同班级的其他女孩也会如此去诋毁张雅,她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张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你、我说了不算,证人说了才算。”李队不明白陈歌在抽什么疯:“你别在那所学校里继续停留,立刻出来,我们的人马上过去接你。”

“她们在撒谎!你看一下张雅的具体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五个女孩放学以前!她们在死亡时间上撒了谎,那五个女孩都是帮凶!”陈歌的声音慢慢变大。

“这一点你还真的说错了,张雅的死亡时间是下午六点到八点,而那几个女孩是在下午五点三十分,像往常一样离开的学校。”李队并不知道陈歌在西城私立学校里经历了什么,他只是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评判。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法医通过尸斑、尸僵、角膜混浊等几个方面做了详细的鉴定,张雅死于六点到八点之间,死因是因为脊柱断裂,她身上头骨受损,跟骨、胯骨出现骨裂,伤势全都是跳楼造成的。”

李队的话让陈歌一时无法反驳,他停下了脚步:“或许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张雅是在五个女孩离开前跳的楼,但是她从四楼坠落后没有立刻死亡,还保留了一丝生机。可是她身上多处骨折,脊柱断裂,无法移动,只能趴在血泊里等死,就这样挣扎痛苦了很久,才在六点到八点之间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你的假设存在一定的可能性,但是你忽略了一点,如果女孩跳楼后倒在血泊里挣扎,在场的另外五个女孩会一点反应没有吗?就算五个女孩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去施救,那学校里的其他人也应该会发现她。”

“当时是假期,只有她们六个为了省级舞蹈赛才特意来学校里训练,教导她们的老师已经提前离开,而且就算学校里还有门卫之类的,有没有可能被别有目的的人故意阻拦。”陈歌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不和你争辩这些,现在讨论张雅是不是自杀也没有任何意义。你认为是那五个女孩逼死了张雅,还涉嫌做伪证,间接杀人,可是就在随后的两个星期里,这五个女孩也相继死亡。你所认为的凶手已经不在人世间了,这案子还怎么查下去?”李队现在更担心的是陈歌安全。

“李队,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五个女孩是凶手,她们只是帮凶!真正逼死张雅的凶手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略有些驼背的胖子!”

“说的挺详细,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推断出真凶的?四年前西城私立学校监控都没有铺设完,在场目击证人全部死亡,你现在给我说另有真凶,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李队为了平安公寓的案子已经加了几天的班,凌晨两点多还在所里待命,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深深的疲倦。

陈歌能听出李队话里的质疑:“我们可以去排查四年前和西城私立学院有关的人物,一定能找到这个人!他那天就在凶案现场!”

“陈歌,办案不是儿戏,你知道排查四年前和一个学校有关的所有人难度有多大吗?就算你能说服我,上面也不可能给你立案,你需要的是证据,不是怀疑和推测。”

“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经得起推敲的才是事实。”李队已经开始整理档案,准备将其重新放回柜子当中:“能告诉我,你为何如此执着于这个四年前已经被定性的案子吗?据我了解,你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热血青年。”

为什么会如此执着?

陈歌被李队问的一愣,他脑海中闪过平安公寓木屋里张雅的提醒,还有刚才在舞蹈教室当中,张雅靠在他背后,散发出的冰冷和孤独。

“其实也没有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能帮她说话,和她站在一起的就只剩下我了。”陈歌对着手机说道。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电话那边李队过了半天才开口:“不过严格公正是警察的基本宗旨,既然你提出了质疑,那等平安公寓的案子结了,我会亲自去帮你排查。”

“多谢三宝叔!”陈歌一下松了口气:“抓住真凶,也算是给张雅一个交代,至于这鬼地方,我是再也不想来了。”

他挂断电话,回头想要最后看一眼西城私立学院。

一转身,却发现红衣厉鬼张雅就站在他的身后!

他们相距了两三米的距离,校服上流动着鲜血,张雅歪头打量着陈歌,她这次没有靠近,表情也有些奇怪。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