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二十四个名字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无论范郁的姑姑曾做过什么错事,起码在这一刻,她是在为范郁著想。“我会尽量避免帮你照料那孩子的。”陈歌也没迟疑就直接答应下去了下去,藏尸案所涉及的所有人中,范郁所以是最辜的。“实际上你不需要怕这些。”讯问桌后面的警察也走了回来:“我们也可以帮你取得联系儿童“我会尽量帮你照看那孩子的。”陈歌没有犹豫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藏尸案涉及的所有人中,范郁应该是最无辜的。。...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93章 二十四个名字全文阅读

不管范郁的姑姑曾经做过什么错事,至少在这一刻,她是在为范郁着想。

“我会尽量帮你照看那孩子的。”陈歌没有犹豫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藏尸案涉及的所有人中,范郁应该是最无辜的。

“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些。”审讯桌后面的警察也走了过来:“我们可以帮你联系儿童福利院进行救助,只要你认罪态度良好,未来说不定还能见到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范郁姑姑望着那个警察,呆滞的表情慢慢出现变化,她嘴巴裂开,看着那个警察的肩膀,不知为何露出了笑容:“好,我会把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警察进入正常审讯过程,陈歌觉得自己呆在这里也不合适,就主动要求离开了。

出了市分局,他打车前往范郁的住处。

这件事看似结束了,实际上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陈歌知道,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范郁能回答。

天空放晴,太阳升出地平线,但是温暖的阳光却好像照不进错综复杂的巷子。

下了车,陈歌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跑进巷子最深处。

他找到了范郁姑姑租住的地方,冲到二楼敲击房门,连续敲了几分钟,铁门里面响起了卡簧转动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陈歌拉开出租屋的门,让他惊讶的是屋内一个人也没有,他在门口站了很久,阳光照在身上都不觉得暖和。

“范郁?”陈歌进入屋内,感觉更冷了一些。

客厅、厨房都没有人,陈歌悄悄走向卧室。

他试着推了下门,就和第一次进入范郁房间一样,房门没有上锁,被轻易推开。

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线,屋内也没有开灯,有些阴暗,地上扔着一团团废纸。

陈歌随便捡起了一张,上面画的依旧是黑色房子里挤满了红色的小人。

“为什么要把这些画全部扔掉?画的不满意吗?”陈歌拿着手中的画看向书桌,范郁就坐在桌前,背对着他,似乎在发呆。

陈歌小心避开地上的画,走到近处才发现,桌面上摆着唯一一张没有被扔掉的画。

白色的画纸上,用黑色线条画出了一座的房子,里面孤零零站着一个黑色的小人。

“那些红色的小人呢?”

陈歌本来没指望范郁会回答,但谁知道范郁扭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它们有了新的住处。”

“搬走了?”陈歌联想到自己鬼屋里多出来的二十四件校服,隐约明白了什么:“你和它们是朋友吗?”

男孩摇了摇头,眼睛盯着自己的画,手伸进抽屉里取出了一个纸盒子递给陈歌。

“给我的?”陈歌往纸盒里看去,里面有二十四个校牌,上面写着二十四个不同的名字。在校牌中间还放着一张合照,上面有二十四个学生背对镜头站立。

这二十四个名字应该就是最后一间教室产生的原因,现在范郁把二十四个名字交到了陈歌的手上。

送出校牌后,范郁就再没有说一句话,谁也不知道他此时脑海里正在想些什么。

双方都没有开口,陈歌看着此时的范郁,也实在不忍心问出心底的那个问题。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出租屋外面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有一男一女停在了门口。

“街道办事处说的好像就是这地方。”

“门怎么没锁?范郁在家吗?”

听到响动,陈歌跑出来看了一眼:“你们是?”

“我们是含江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这是我们的证件,按照上面要求,我们要带范郁去进行体检,然后办理服刑人员子女安置的相关手续。”那一男一女说完后,略有疑惑的看着陈歌,他们不明白,为何孩子家里会突然出现一个资料上没有的陌生人。

“范郁在卧室,这孩子很有自己的想法,以后要麻烦你们了。”

“应该的,这是我们的工作。”女人进入卧室去接范郁,男人则站在外面看着陈歌,似乎不太放心他。

发现女人进入卧室,范郁的反应比较激烈,他抓起桌上的画就朝外面跑,好像是准备逃离这个地方。

“抓住他!”女人在屋里喊了一声。

门口的男人和她默契十足,等范郁跑到身前的时候,直接抓住了范郁的胳膊。

这个男的对付孩子很有经验,他轻易锁住了范郁的双手,这样既不会被范郁抓伤,也不会伤到孩子自身。

被抓住的范郁拼命挣扎,一旁的陈歌看不下去了,和男人沟通了几句,对方这才放开范郁。

手里抓着一幅画,重新获得自由的范郁没有再次逃走,他仿佛已经知道这是徒劳的。

看着范郁被带走,陈歌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他追了过去,蹲在范郁身前问出那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

“你知道天堂在井里,你目睹了一切,为什么不去阻止它们?”陈歌从来没有把范郁当成普通的孩子,那一屋子的红色小人已经能说明很多东西。

一直面无表情的范郁听到陈歌的问题后,认真的思考了一会,他还是没有回答,只是抬头冲着陈歌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目送范郁离开,陈歌的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浸湿,他是第一次见到范郁露出笑容。

抱着范郁送给他的纸盒,揣着那二十四个校牌和一张背影合照,陈歌打的回到了新世纪乐园。

大清早又是去警局,又是来找范郁,耽误了很长时间,回到乐园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雨过天晴,今天又是游园的好日子,游客很多,陈歌的心情也慢慢变好。

他一进入乐园大门,远远就看到自己鬼屋门口拥挤着不少的人。

刚开始他以为是游客,走到近处才发现不对,这些人不仅没有排队买票,还十分霸道的堵在最前面。

“怎么回事?”陈歌走到近处,发现徐叔也在,好像正在和对方理论着什么。

挤入人群,他们看见陈歌过来,一副找到了正主的样子,将陈歌围在了中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