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游戏开始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有一座冒险屋是我会修空调的经典作品。【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正式出版】陈歌承继了神秘失踪父母留下的的冒险的屋,无可奈何生意一片萧条,一直到重新整理冒险的屋时意外意外发现的手机变化了这一切。只要你完成4手机每天重新布置的相同难度的任务,冒险的屋就能可以得到修葺更有甚者改建!便陈歌就在各大禁地里去探险取材于,将其中场景元素列入到自己的冒险的屋中。随着前去去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声,冒险的屋一举成名!却但是任务带给的好处越发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的显现出来,更有甚者父母神秘失踪的线索好像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最后一间教室是陈歌都不不愿意久待的地方,而费友亮和朱佳宁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空气中像是混进了很奇怪的东西,走在教室当中,放佛被丢进了深水里像,周围时时刻刻不存在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连呼吸的节奏都也不是那么畅顺了。“友亮,要不然我去外面等你?”这间教空气中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走在教室当中,仿佛被丢进了深水里一样,周围时刻存在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连呼吸都不是那么顺畅了。。...

我有一座冒险屋小说-第96章 游戏开始全文阅读

最后一间教室是陈歌都不愿意久留的地方,而费友亮和朱佳宁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空气中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走在教室当中,仿佛被丢进了深水里一样,周围时刻存在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连呼吸都不是那么顺畅了。

“友亮,要不我去外面等你?”这间教室比走廊还要阴森,王佳宁站在费友亮身后,脸色难看,他额头渗着汗水。

“咱们来鬼屋之前怎么说的?同进同退,这才刚开始你就怂了?”费友亮心情越来越烦躁,周围那些深色校服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衣服,和恐怖片剧组里的服装道具相差甚远,但就是这没有任何异常的校服却让他不敢靠近。

朱佳宁显然没有看出自己的队友已经慌了神,小心翼翼,低声询问:“你说鬼屋演员可能会躲到什么地方?他们会不会突然从校服下面窜出来?”

“不清楚,正常鬼屋的套路应该是这样的。”费友亮挪动脚步走下讲台,他握紧了拳头,从两排课桌中间走过,并没有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屋里好像没有人。”

“如果没躲藏演员,为何要花大力气布置场景?在桌子上刻这么多血字,还故意摆些破旧的校服。”朱佳宁说完还朝旁边的房门看了一眼:“另外,刚才这教室的门好像是自己打开的,就像是有人在诱引我们进来一样。”

“估计是风吹的。”费友亮回头瞪了朱佳宁一眼:“你有说废话的时间,还不如进来找一找通道和机关。”

“别生气,我这不是想着帮你分析一下吗?”朱佳宁朝着教室另一个方向走去,他身材壮硕,在经过教室中间某个座位时,不小心碰掉了椅子上的校服。

他根本没有在意,也不准备去捡,直接一脚踩在了校服上,走到了教室后门处:“确实没什么好害怕,我还以为从课桌旁边经过会突然蹦出什么东西……”

说到一半,朱佳宁声音越来越小,他转身后才发现,教室里和刚才一模一样,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我经过的时候,好像有一件校服掉在了地上。友亮,你把那件校服捡起来了吗?”

“校服掉在地上了?我怎么没看见?”费友亮在教室另一边,两人中间隔着几张课桌的距离。

“幻觉?”朱佳宁原路返回,他停在教室中间的那张课桌旁边:“我记得就是这件校服掉在了地上。”

他将校服拿起,抖了几下,一股奇怪的味道飘散而出,有点像是鱼腥味。

“真是怪了。”朱佳宁随手把校服扔在桌子上,蹲下身体,开始检查周围是否存在机关。

他晃动桌椅,一切正常,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课桌抽屉里传出了弹珠碰撞的声音。

“里面放有东西?”朱佳宁弯下腰,一手撑地,把脸凑到了抽屉口。

漆黑的抽屉里,塞着一些试卷和课本。

“为什么会发出弹珠碰撞的声音?这抽屉还有夹层?”他看向漆黑的抽屉,伸手将抽屉里的废纸取出,刚拿开一张纸,忽然看到纸后面有两颗浑圆的眼珠正死死的盯着他!

“槽!”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半蹲在地的朱佳宁直接向后栽倒,他头皮发麻,连续撞翻了两张课桌。

“怎么了?!”动静很大,把另一边的费友亮也给吓了一跳。

“抽屉里有人!”朱佳宁爬了半天都没有爬起来,脸上毫无血色。

“你特么有病啊!抽屉里怎么装人?”费友亮低骂了一句,走到中间那张课桌旁边:“应该是道具之类的东西。”

他把抽屉里所有卷纸和课本都拿了出来,扔在地上:“看清楚了,别一惊一乍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缓了十几秒,朱佳宁才从地上爬起来:“我真看到了,是一双眼睛,我骗你我不是人!真的!”

“就算看到也只是鬼屋吓人的手段,你慌什么?”费友亮本来不害怕,结果被朱佳宁说的心里发毛:“算了,先出去吧。”

两人慌忙跑出教室,留下一地狼藉。

“还要继续往前参观吗?”朱佳宁心有余悸,望着幽暗看不到尽头的走廊,感觉心都在打颤。

“进来五分钟不到你就打退堂鼓?咱们是来找事的,不是给他这鬼屋做义务宣传的。”费友亮恨不得踹朱佳宁一脚:“怂的要死,你都对不起你身上的肌肉。”

他说完继续向前,朱佳宁虽然害怕,但为了不给秦广工作室丢人,也只好跟了过去。

边走边回头,当他看见最后那间教室的门再次缓缓打开的时候,吓得一机灵,赶紧追上了费友亮:“快走,那教室里好像有东西出来了!”

两个人急急忙忙往前跑,直接忽略了拐角的厕所,来到了第一个分叉口。

“这鬼屋场景有多大?怎么还分出了两条路?”

朱佳宁没了主意,费友亮也一直皱着眉头,他酷爱恐怖电影,也参观过很多鬼屋,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鬼屋。

全程没有看到一个工作人员扮鬼,但是那种恐惧感却挥之不散,呆的越久,就越感到害怕。

以前他参观的鬼屋还能看到“鬼”,只要“鬼”出现,就会出现破绽,因为那些鬼屋里的“鬼”都是人假扮的,至少能告诉他这个恐怖场景里有其他活人存在,是人为的。

但他今天参观的这个鬼屋完全颠覆了之前对鬼屋的印象,全程没有演员参与,可是却营造出了一种莫名的惊悚感觉,让他时刻处于紧张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极度恐怖的事情。

“先去这边看看吧。”

走廊变得狭窄,费友亮和朱佳宁朝女生宿舍走去。

最开始的几个房间并不算太吓人,两人紧张的情绪得到舒缓,萦绕在心头的恐惧感也散去了不少,但紧接着他们就进入了笔仙所在的房间。

宛如发生过凶案一般的女生寝室里,并排摆着四把椅子,椅子上放着几张白纸和一根用透明胶带粘在一起的圆珠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