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酒友相逢, 心知肚明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红尘叹与君绝是夏四月i的经典作品。新婚之夜,某傀儡皇帝用着,尤其被人嫌弃的目光,望着面前这个,重如泰山的皇后。最后抛下一句话,你是朕这辈子,唯一的耻辱!某后挑眉,皇上不准备洞房了吗?朕这辈子是肯定会碰你,你们慕容家,想皇后的位置,朕给你们就是。但是,这帝宠,也不是你们想,便能有的……当然塞你这样,一座大山给朕,朕是无福无福消受。五年时间,他说起能做到,五年后,他夺位失败,废后杀后。她九死一生,华美归来时,改头换面。她已不再是,废后肥后。某帝望着,眼前的大美人,秒变舔狗,她不屑一顾,决不心动……皇帝龙泽琰逼迫尉迟尧休妻,再正大光明的把觊觎已久的大美人,扩充到自己的后宫。。望着慕容紫阳离开了的背影,龙泽琰暗自立誓,有朝一日,定要让慕容紫阳,成了他的女人。 龙泽琰回酒桌之上,抬头一看尉迟尧了,带着慕容紫阳,再行离开了。留下的慕容芙影和修,两个贪酒好杯的酒徒,两人居然自娱自娱自娱的,享乐了出来。“石头剪刀布,哈哈~修~是你龙泽琰回到酒桌之上,只见尉迟尧已经,带着慕容紫阳,先行离开。留下慕容芙影和修,两个贪酒好杯的酒徒,两人竟然自娱自乐的,玩乐了起来。。...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第七章酒友相逢, 心知肚明全文阅读

看着慕容紫阳离去的背影,龙泽琰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定要让慕容紫阳,成为他的女人。

龙泽琰回到酒桌之上,只见尉迟尧已经,带着慕容紫阳,先行离开。留下慕容芙影和修,两个贪酒好杯的酒徒,两人竟然自娱自乐的,玩乐了起来。

“石头剪刀布,哈哈~修~是你输了。”,慕容芙影的脸颊上,泛着红晕,纵然喝了不少酒,不过,幸好酒量还行,没有完全喝醉掉:“哈哈~赶快喝,我告诉你,不许耍赖哦~”。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这么能喝。修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把酒杯倒满,然后继续跟慕容芙影,进行划拳比赛,输了的罚酒一杯。

这时候,永乐公主感觉有点闷,她不会喝酒。修和慕容芙影,之间的游戏,她根本也插不进去。永乐公主对着龙泽琰,撒娇卖萌起来:

“哥哥,我们不如先回去吧!”。

“就让修哥哥,在这里继续,跟她玩,好了!嗯?哥哥,好不好嘛?”。

“是啊,您可以先回去。”,修看了一眼黑衣男子,坐在对面的慕容芙影,茫然的看着黑衣男人。黑衣男人,看着眼前这个喝得,一身酒气的胖女人。这个胖女人,真是大胆啊!竟然敢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在这里喝得,一塌糊涂。

黑衣男子跟永乐公主走后,慕容芙影就立马来了精神,她盯着修的脸,一脸疑惑的问他:

“你和刚刚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能够和永乐公主,搭上关系,还煞气逼人,连对尉迟尧都表露出,一丝丝的不屑。那个黑衣男人,肯定是不简单的人物:

“难道……你们是……”。

“你若是能够,把这壶酒全部给我干掉,我就告诉你真相,怎么样?敢不敢赌一赌,你到底会不会,直接醉倒过去?”,修故意吊了吊,慕容芙影的胃口,用打赌的方式来,刁难慕容芙影:“不过,你可是要想清楚了,咱们刚认识不久。你要是喝醉了,不省人事,说不定,我要是坏人,你就危险了哦!”。

“就我这样的尊容,估计这个焱国,也没有多少男人,会对我打什么歪主意。除非,是劫财还差不多。不过,我看公子你出手阔绰。连尉迟尧似乎,也跟你认识,基于这些,其实我觉得,我并不需要怕你!”,慕容芙影接过酒瓶,准备拼一拼自己的酒量,极限到底有多少。这壶酒是上好的桂花酿,度数肯定也是有点高。一般人,一瓶下肚肯定,醉倒在地。可是,慕容芙影偏要,试一试究竟:“希望公子说话算话咯!”。

“自然。”,修没有想到,这慕容芙影,竟然会这般,干脆利落的接受,他的挑战:“只不过,慕容姑娘可要想清楚哦!”,

“自然”,慕容芙影一把,抓起酒壶的把手,然后用眼神示意,让修拿着小杯酒,跟自己干杯,痛饮起来。

一瓶香味扑鼻,洋溢着酒香之味的桂花陈酿,慕容芙影直接一口气,闷灌了起来。彼此三两下子,放下空酒瓶的慕容芙影,脸已经是红到了不行,她看着修的模样。竟然开始有些模糊了,于是慕容芙影只能够,强压住精神气息,让自己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还算清醒和镇定一些:

“告诉我,你和他究竟是谁?”。

“他是当今焱国的皇帝——龙泽琰,而我则是皇帝的三哥——龙泽修,不知慕容姑娘,对本王爷这个答案,可否满意呢?”,龙泽修终于,道出了真实的身份。只见慕容芙影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好像,刚刚龙泽修说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一样。龙泽修有些担心的拿手掌,在慕容芙影的面前,使劲地晃了晃:“喂,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慕容芙影打掉了龙泽修的手,对于龙泽修这个答案,慕容芙影也并无感到,太多的惊讶。她心里其实早已,略猜到一二,慕容芙影托着,自己的双下巴,看着龙泽修的如墨似染的眼睛:“三王爷,这酒后劲挺足的,我感觉自己,都有点晕乎乎的了~”。

说完之后,慕容芙影直接倒在了,酒桌子之上,龙泽修笑着摇了摇头,轻叹这个,慕容芙影,倒是有趣的很啊!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就好比美丽的罂粟花,美丽的背后却是邪恶之花。而其貌不扬的仙人掌,满身带刺,让人不敢接近和触碰,却有着清热解毒的医用疗效。

等到慕容芙影,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闺房之中。看来龙泽修果然,还是把自己安然无恙的送回家了!

慕容芙影笨拙地爬下床,这时候外面母亲大人的丫鬟小莲,似乎听到了,房间里面慕容芙影的动静。于是乎,小莲连忙敲门告知慕容芙影,夫人和老爷有请小姐过去。

在慕容府的后花园,慕容芙影的母亲,上官芙蓉坐在慕容海的旁边,静静的看着慕容海,坐在池塘岸边上钓鱼。

慕容芙影挪动着,略显臃肿和迟钝的身子,走向父亲母亲身边。

作为慕容家的嫡女,也是唯一的亲生女儿,慕容海和上官芙蓉可谓是,对这个女儿宠爱有加。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摘下来送给她。

还好在慕容海和上官芙蓉的宠溺,也并未让慕容芙影,形成娇纵跋扈的性格。

“女儿给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请安,不知~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叫女儿来,所谓何事?”,慕容芙影以为父亲和母亲,是因为龙泽修送自己回来的事情,向自己问清情况和前因后果。

上官芙蓉连忙拉着慕容芙影的手,然后把手盖在,慕容芙影胖乎乎,慕容芙影的手胖得。就像刚蒸好的馒头,一样的软乎乎的手感不错:“影儿,如今你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父亲和母亲准备,给你寻得一处好人家,女儿长大了,总归还是要嫁人的……”。

“母亲?”,对于上官芙蓉的话,慕容芙影很是惊讶,她有些惊慌的看着母亲和父亲:“嫁人?为何?母亲大人,您会为何会突然,提及此事呢?”。

“尉迟家婚书跟陛下的赐婚圣旨,今日已经同时下来了。影儿你和紫阳,也已经到了,待嫁的年龄,此事也不足为奇了!”,慕容海也没有想到,就在刚刚尉迟家,派人送来一纸婚书不久。皇上龙泽琰便派人,点名要册封,慕容家大女儿,也就是慕容紫阳为后。

慕容海告知女儿慕容芙影,他语重心长的说:

“陛下要册封你姐姐为后,尉迟家那边,也下来聘书,尉迟家长子尉迟尧,打算迎娶你为妻。影儿啊~尉迟家德高望重,更是四大家族为首,你嫁过去,为父也较为放心。”。

“可是尉迟尧跟姐姐……”,慕容芙影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慕容紫阳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慕容紫阳见到慕容海跟上官芙蓉,便是扑通一声,直接下跪在地。眼泪说流就流,哭得更是梨花带雨,甚至可怜的样子。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慕容紫阳怎么,也没有想到,尉迟家会下聘书,要求尉迟尧迎娶,她的妹妹慕容芙影为妻。慕容紫阳越想越不甘心,果然父亲和母亲就是偏心。永远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的亲生女儿慕容芙影。而自己则是嫁给一个傀儡皇帝,作为一个摆设,别以为她不知道,龙泽琰根本就是,一个被架空的傀儡皇帝,若是嫁给了他。莫不是空有,一个皇后的噱头而已,却不敌嫁给权倾朝野,尉迟家的慕容芙影了吗?不,她慕容紫阳才不嫁,要嫁就让慕容芙影嫁好了:“女儿……女儿……早已经跟尉迟公子,私定终身,女儿其实……其实早就已经是,尉迟公子的人了,还望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三思啊!女儿自知自己不够自重和自爱,可是情爱之事,不是女儿能够轻易控制的啊!还望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成全,女儿此生非尉迟公子不嫁,若是您和母亲大人不能够成全女儿,女儿只能够以死谢罪……”。

“你!”,慕容海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慕容紫阳,竟然会当着他们的面,自爆自己跟尉迟尧的私情:“紫阳,你竟然敢做出这么,有辱咱们慕容家,门风之事。你这样,让为父情何以堪啊!”。

慕容海气到不行,他没有想到慕容紫阳,早已经把目标盯到了,尉迟尧的身上。可是,此时即便慕容海,想要教训慕容紫阳,也已经是为时过晚了:

“紫阳,你可真是糊涂啊!为父,教过你多少遍,女孩要学会自尊~自重,自爱~你如此放纵自己,要为父跟尉迟家,如何交代啊?”。

“女儿深知自己有错,还望父亲大人责罚。”,即便要自毁自己的清白,慕容紫阳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到手的羔羊,被慕容芙影给抢了过去:“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女儿跟尉迟公子,是真心相爱,还请父亲跟母亲明查。”。

慕容芙影只是观望慕容紫阳做戏,确实慕容紫阳跟尉迟尧,之间的关系确实不一般,这点是没有错。只是慕容紫阳,有没有能力,让尉迟尧推翻,尉迟家族婚约,倒是令慕容芙影感到有些好奇。

既然慕容紫阳都已经,自爆自己跟尉迟尧之间的私情,纵然慕容海跟上官芙影对此颇有不满,但是也并没有选择,去真的责罚慕容紫阳。

这边的慕容紫阳已经,急不可耐的约尉迟尧,在茶馆包厢内见面。尉迟尧剑眉轻挑,目光淡定的问慕容紫阳,到底所谓何事?

“阿尧,你真的打算迎娶,我妹妹慕容芙影过门吗?”,慕容紫阳自认为尉迟尧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家族的这种婚约的:“阿尧,我知道你一定是被迫的,对不对?”。

“对我而言,迎娶谁为妻,都是一样的。”,尉迟尧的反应有些冷漠,尉迟尧并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相反他很理智和理性,他对着慕容紫阳这张,倾国倾城的脸,也没有太多的动容:“维持尉迟家的权利和利益,才是我尉迟尧最该去做的事情……”。

“所以,你就打算迎娶一只肥猪,回家当老婆?你就不怕,沦为整个晋阳城的笑话吗?”,慕容紫阳的情绪有些激动,她不明白尉迟尧的心,难道是石头做得吗?这么多年,她一直百般讨好他,接近他,甚至是勾引他,他都不为所动:“我也是慕容家的女儿,难道你只是贪图慕容芙影,是我父亲的亲生女儿的身份,所以打算委身于自己,强迫自己娶她为妻吗?”。

“所以,慕容紫阳~你说了这么多,那你又能够给我尉迟尧,带来什么呢?”,尉迟突然静下来,盯着慕容芙影精美绝伦的脸蛋,他抬起慕容紫阳的下巴,然后抚摸着慕容紫阳的上嘴唇:“你凭什么?让我尉迟尧非你不娶?就凭你这张如花似玉,貌美如花的脸吗?你是不是,太小瞧我尉迟尧了?”。

“我可以给你来带,你想要的一切。你不过,就是想要得到,慕容家的支持。我可以给你,争取到这一点。”,慕容紫阳和尉迟尧,可以说是同一类人,慕容紫阳非常自信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娶我为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