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肥后当道,不喜勿扰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红尘叹与君绝是夏四月i的经典作品。新婚之夜,某傀儡皇帝用着,尤其被人嫌弃的目光,望着面前这个,重如泰山的皇后。最后抛下一句话,你是朕这辈子,唯一的耻辱!某后挑眉,皇上不准备洞房了吗?朕这辈子是肯定会碰你,你们慕容家,想皇后的位置,朕给你们就是。但是,这帝宠,也不是你们想,便能有的……当然塞你这样,一座大山给朕,朕是无福无福消受。五年时间,他说起能做到,五年后,他夺位失败,废后杀后。她九死一生,华美归来时,改头换面。她已不再是,废后肥后。某帝望着,眼前的大美人,秒变舔狗,她不屑一顾,决不心动……皇帝龙泽琰逼迫尉迟尧休妻,再正大光明的把觊觎已久的大美人,扩充到自己的后宫。。自从嫁给龙泽琰后,慕容芙影就是数日没见他的人影了。慕容芙影在御花园溜着,自己养的大宠物黑豹——小黑。一个人坐在,亭子下面的石凳上面,拿着一脸盆的带着鲜血的生肉,来喂给小黑时下午饭吃。后宫里的宫女倍感此举,都吓到了不行啊,她们边是怕,那血后宫里的宫女感到此举,都吓到了不行,她们一边是害怕,那血盆大口的大黑豹。另一边,则是害怕都是胆大有着,驯养猛兽癖好的慕容芙影。。...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第九章肥后当道,不喜勿扰全文阅读

自从嫁给龙泽琰之后,慕容芙影便是多日没见他的人影了。慕容芙影在御花园溜着,自己养的大宠物黑豹——小黑。一个人坐在,亭子下面的石凳上面,拿着一脸盆的带着鲜血的生肉,来喂给小黑当下午饭吃。

后宫里的宫女感到此举,都吓到了不行,她们一边是害怕,那血盆大口的大黑豹。另一边,则是害怕都是胆大有着,驯养猛兽癖好的慕容芙影。

看着在御花园打扫的宫女们,一边忍不住偷看,又感觉对自己,已经感到瑟瑟发抖的慕容芙影。

慕容芙影不介意,她们对自己更害怕一些,慕容芙影缓慢地站了起来,走到这一行宫女面前:

“你们给本宫听好了,若是被本宫发现,你们哪天不够听话了,本宫便把你们,当做会被当做待宰的羔羊,送给小黑当做晚餐享用。”。

这话,明摆着就是用来,吓唬和旁敲侧击的某些,别有居心的宫女下人们的。

慕容芙影走到,脸色最苍白的某个小宫女跟前,然后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

“所以,乖~要听话哦~”。

说完以后,慕容芙影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带着小黑缓缓地离开了。夕阳之下,一个肥胖臃肿的少女,后面跟着一只,身手矫健,体型精瘦的大黑豹。这样的场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悄悄地坐在,城墙瓦盖之上的龙泽修,恰如其妙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嘴角微微上扬:

“慕容芙影,没想到,我们竟然又见面了~”。

将小黑带到了凤栖宫的别院,里头以后,慕容芙影便甩了甩,自己头上沉重的发饰。

慕容芙影看着,凤栖栖的墙上,靠着一个楼梯,便心血来潮的想要爬山,屋顶去观赏这皇宫的夜景。因为身体有点笨拙,慕容芙影爬得每一步,都很小心翼翼。终于快要爬上屋顶了,正当慕容芙影欢呼雀跃之时,楼梯的踩踏处竟然断了!

伴随“咯吱”的一声,慕容芙影直接从空中降落,慕容芙影在心中呼喊:

“该死的,死定了。”。

“诶,怎么好像也没有,那痛啊?”,慕容芙影发现,自己从楼梯上掉下来以后,没有得到想象之中的痛楚,反而没什么大碍的样子,感到特别的惊讶!

“你是不痛呐,但是朕却受苦了。”,龙泽琰整个胸膛和身体,都被慕容芙影,当做人肉垫背了,他低沉着声音说:“还不快,给朕起来,难道你想要压死朕吗?”。

慕容芙影赶紧,从龙泽琰的身上起来,她还略带歉意的道歉,甚至伸出一只手来,想要拉龙泽琰的手。

龙泽琰看着慕容芙影,向他伸出的小肥手。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把手,正准备放在,她手心的那一刻,又突然止住了。

明明很嫌恶,眼前这个女人,龙泽琰却不得不说服自己,对这个女人演戏,龙泽琰觉得自己,活得一直很憋屈。

龙泽琰强迫自己,笑眯眯的跟慕容芙影共用晚膳,说话也尽量做到,温柔体贴一些:

“皇后的吃相,果然是与众不同。”。

龙泽琰还不断地给慕容芙影夹菜,面对龙泽琰突然,这样无事献殷勤的举动,慕容芙影皮笑肉不笑的问龙泽琰:

“皇上,这是拐着弯的说,臣妾吃相不好看吗?”。

“呵呵。怎么会呢?”,别说龙泽琰装得还挺像的样子,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用指腹擦掉慕容芙影嘴角上面的汤汁:“朕只是觉得皇后,吃东西的时候,特别可爱,让人很有食欲。”。

“皇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了?”,慕容芙影直接表示摊牌了:“臣妾怎么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你这样,让臣妾有些害怕……”。

龙泽琰知道慕容芙影,并没有那么愚蠢好忽悠:

“哦?此话怎讲?”

慕容芙影不喜欢,龙泽琰对他这种两面手法的行为:

“皇上前几次见面,都表现的很厌恶臣妾的样子。如今,皇上突然对臣妾这么好。臣妾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啊!”。

龙泽琰喝了,最后一口汤,太监们上来,清理完了,桌子上的碗筷:

“那你是埋怨朕对你不够好?”

这是龙泽琰对她的试探,慕容芙影自然知道,不能够胡乱回答:

“不,臣妾只是希望,皇上可以对臣妾说实话。皇上为何要,突然对臣妾好?”。

既然慕容芙影,如此心知肚明,那么龙泽琰,也道出了所以然来了,他想要知道慕容芙影,对他的态度:

“你可知,你们慕容家的人,已经来人责问朕,为何冷落皇后你。你的娘家人,可是十分挂念着你。他们可还指望着你,为朕诞下龙嗣,母凭子贵呢!”。

慕容芙影知道她的态度,若是不明朗。若是妄想得到龙泽琰,那简直就是妄想。龙泽琰现在是相当,不信任自己的人,她必须表露出佛系心理来:

“他们是他们的想法,臣妾有臣妾的想法,自然是跟他们不一样的……”

对于慕容芙影表现出毫无欲望和贪念的样子,龙泽琰感到有些惊讶:

“哦?那皇后是何想法?”。

慕容芙影只想要,让自己在这后宫之中明哲保身而已:

“臣妾愿意配合皇上做,皇上想要做的事情。只求皇上保证,臣妾的太平就是。”。

龙泽琰必须和慕容芙影,装作很恩爱的样子,糊弄走慕容家和尉迟家的那些老狐狸们:

“今晚朕会留下来陪你睡觉。”。

没想到龙泽琰被逼着,要跟自己演戏,慕容芙影突然有些,好奇的问他:

“皇上,身为一个皇帝,却只能够被别人架空皇权,这真的很憋屈吧?”。

“皇后认为呢?”,龙泽琰反问于慕容芙影。

慕容芙影看出来了,龙泽琰并不愿意跟自己交心,哪怕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那种关系都不如,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自己:

“这只有皇上自己知道。”

龙泽琰并不想要回答,他可不信任慕容芙影,准确的来说,谁都无法让他去信任:

“嗯,朕累了,皇后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龙泽琰找了,一张被褥放在地上,慕容芙影则是睡着床上,这就是龙泽琰和慕容芙影第一次,共处一室的场景。

两人起初的氛围是安静的,慕容芙影看着天花板,她问躺在地上的龙泽琰:

“皇上,臣妾从楼梯下面坠落,你是故意想要救臣妾的对吗?”。

“知道,你这么重,朕就不该去救你。”,龙泽琰只有在慕容芙影面前,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所以皇后,你可千万别,对朕自作多情。”。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