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人间清醒,尧手天下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红尘叹与君绝是夏四月i的经典作品。新婚之夜,某傀儡皇帝用着,尤其被人嫌弃的目光,望着面前这个,重如泰山的皇后。最后抛下一句话,你是朕这辈子,唯一的耻辱!某后挑眉,皇上不准备洞房了吗?朕这辈子是肯定会碰你,你们慕容家,想皇后的位置,朕给你们就是。但是,这帝宠,也不是你们想,便能有的……当然塞你这样,一座大山给朕,朕是无福无福消受。五年时间,他说起能做到,五年后,他夺位失败,废后杀后。她九死一生,华美归来时,改头换面。她已不再是,废后肥后。某帝望着,眼前的大美人,秒变舔狗,她不屑一顾,决不心动……皇帝龙泽琰逼迫尉迟尧休妻,再正大光明的把觊觎已久的大美人,扩充到自己的后宫。。趁着夜深人静正浓,月色很明亮,之时龙泽琰听到了,从慕容芙影的鼻喉间,传来的一阵阵,很沉重的呼噜声。龙泽琰明白了,这个女人好不容易是睡了过去的。便乎,龙泽琰再打开窗户,从天窗上面,一跃而出。从选定的房间里,掏出一个小包袱,换了里面的衣服,也是黑衣便服。翻墙于是乎,龙泽琰打开窗户,从天窗上面,一跃而出。从指定的房间里,拿出一个小包袱,换上里面的衣服,也就是黑衣便服。。...

红尘叹与君绝小说-第十一章人间清醒,尧手天下全文阅读

趁着夜深正浓,月色明亮,之时龙泽琰听见了,从慕容芙影的鼻喉间,传来的一阵阵,沉重的呼噜声。龙泽琰明白,这个女人总算是睡了过去。

于是乎,龙泽琰打开窗户,从天窗上面,一跃而出。从指定的房间里,拿出一个小包袱,换上里面的衣服,也就是黑衣便服。

翻墙跃岭的来到,皇宫红城最偏离的冷宫附近,在那里有一个。穿着墨色汉阳服,静候龙泽琰出现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申屠柯,原来申屠柯,一直都是埋伏在,四大家族之中,暗暗支持龙泽琰的人。

“陛下。”,申屠柯脸色沉闷,似乎有些话,很难说出口,又必须说出口:“臣罪该万死,臣近日里,才有所察觉。原来臣身边的亲信——小邓子,竟然是尉迟尧埋伏在,臣身边的卧底。想来小邓子已经,向尉迟尧通风报信。尉迟尧此番故意让,陛下前去那,长乐寺修行半月~如此想来,这其中必然,有所蹊跷啊!”。

尽管申屠柯已经,告知和提醒了龙泽琰,但是龙泽琰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可言。龙泽琰的脸色,被黑夜笼罩,他背对着申屠柯,嗓音沉重的回答他:

“朕别无选择,阿珂~你已经尽力了,这些事情的原委,朕自然已经知晓~朕也怪不得你!”。

这时候,一只夜鸽,也就是在黑夜之中,也能够飞行的鸽子。在龙泽琰和申屠柯头上盘旋,夜鸽从红城飞到了,城外的尉迟家。尉迟家的后院,非常庞大,鸽子飞旋了很久。通过尉迟尧书房,已经被打开的窗户,终于在尉迟尧的肩膀,上面停留下来了。

“尉迟大人~”,尉迟尧的手下,黑风低着头,拜见尉迟尧,黑风是尉迟尧得力的杀手之一:“尉迟大人,您深夜叫小的过来,不知有何吩咐?”。

透过窗户看着,天空之中,还不算太圆的月亮。尉迟尧一边,抬着头赏月,一边陷入了深思。月光照射在,他硬朗的五官和面庞之中,尉迟尧的长相英俊,颇有武将风范,听闻尉迟尧武艺,也特别高强,只可惜,不会轻易露手:

“龙泽琰和申屠柯,私底下私交甚笃,甚至有密谋,夺权之嫌。一直以为这龙泽琰,不过是泛泛之辈。却不想这龙泽琰,这是在跟咱们韬光养晦,等候时机想要,除掉咱们尉迟家,夺回他的皇权。”。

“可这皇位是咱们尉迟家,亲手扶持他上位的,他若是想要干,这过河拆桥的勾当。我尉迟尧可,绝对不会,让自己就这么,姑息养奸,养虎为患……最后落得一副,被倒打一耙的下场。”。

“尉迟大人的意思是?”,黑风自然是听懂了,尉迟尧的言外之意,可是他不敢轻易发言:“还请尉迟大人,您尽管吩咐,只要是大人吩咐的事情~小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小的也是在所不辞。”。

尉迟尧嘴角一勾,露出特别邪魅的弧度,尽管尉迟尧长得,倒是一副正气的样子。不过,他对权力的执着和向往,已经超越了,他一个臣子,该有的范围了:

“中秋佳节~也快要到了,陛下也要履行承诺,携带女眷,前去长乐寺修行了。这个期间,我们的皇上~若是落得个,什么意外死亡,或者被山匪劫持。黑风~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这时候,黑风已经很明白了,尉迟尧的意思。他这是要置,皇帝龙泽琰,于死地不可了。不过,黑风还是决定,领命行事,毕竟这天下,早已经被尉迟家,一手遮天了。强者的世界,只有强者,才最有资格说话:

“属下领命,属下定当不负,大人您的期望,完成使命。”。

随后黑风就离开了书房,可是尉迟尧早已经,察觉了外面端着茶水,偷听他和黑风说话的女人。

尉迟尧迅速地抓住,正准备逃跑的慕容紫阳,尉迟尧眉头紧蹙,不悦的看着她:

“夫人这是打算,跟你的妹妹,或者你的妹夫,通风报信吗?”。

听到这句话,慕容紫阳真怕尉迟尧,就这么对她杀人灭口了。于是她胆颤心惊地跪了下来:

“夫君,你这是冤枉紫阳,紫阳……紫阳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

尉迟尧看着这个,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他丝毫没有打算,怜香惜玉。反而是目光凶狠,一只手掐着,慕容紫阳的脖子,另一边却在逼迫她说话:

“慕容紫阳,你在这里偷听,究竟有何居心?”。

慕容紫阳实在是太害怕了,此时的尉迟尧就像一个魔鬼,要杀了她祭天的魔鬼一样可怕:

“紫阳只是……只是想要给,夫君送来茶水。紫阳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夫君请您,相信紫阳啊!紫阳都已经,是夫君的人,难道还会,背叛和欺骗,夫君不成吗?”。

听到这里,尉迟尧冷哼了几声,可是他的手,依然没有从没有,慕容紫阳,细白的脖子,上面拿下来:

“慕容紫阳,为了嫁给我,你不也背叛了,你原来的婚配——龙泽琰吗?你还欺骗了,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妹妹吗?像你这样的女人,何来的自信,让我尉迟尧,去相信你呢?”。

没有想到,自从嫁给尉迟尧开始,慕容芙影就从上到下,里里外外的去讨好他。

可是!尉迟尧的心,就像是石头做的,冥顽不灵,铁石心肠。

就算是面对,自己这样的一个,花容月貌的大美人。他都照样收放有度,一点儿也不会放纵,也不会给予温暖和呵护。

“尉迟尧,你没有心吗?”,慕容紫阳突然哭了,她感到特别委屈!也特别的伤感,她闭上眼睛,她心一横:“你要杀便杀,就是。我慕容紫阳,从八岁开始,就围绕着你转悠。就是希望你能够,多看我一眼,多留意我一点。希望在你的眼里,我能够与众不同一些。”。

是啊!慕容紫阳为了得到尉迟尧,为了成为,他尉迟尧的女人,纵然是热脸贴冷屁股,她也去做了。可是,为什么?尉迟尧总是对她,若有若无,忽远忽近,到最后竟然,成了可有可无的对象:

“尉迟尧,我喜欢了你十年啊!难道,你就不该有所回应吗?一个女子,她卸下了,伪装和自尊!去卑微入骨的爱你,难道你不该,有所表示吗?”。

尉迟尧总算是,松开了手,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被慕容紫阳,所谓的感人肺腑,给感动或者打败了:

“慕容紫阳,你爱的不是我,而是尉迟家,这背后的权力。不用在我眼前,演戏演得,这么逼真,这么辛苦~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类人啊!”。

慕容紫阳真的被尉迟尧,清醒意识给彻底折服了。每次到自己都快被,自己给感动了的时候,尉迟尧总是能够,给她当头一棒,提醒她自己要清醒啊!

尉迟尧让慕容紫阳进屋,他挑眉看了慕容紫阳一眼,自两人成婚以来,他日日忙于政务,处理焱国大大小小的事情。尉迟尧也并未,好好的看过,慕容紫阳几眼。

他不杀慕容紫阳,是因为他知道,即使慕容紫阳去告密了,他龙泽琰也奈他不得。反而,慕容紫阳她,自己的小命一定会不保,慕容紫阳也是个聪明人: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龙泽琰吗?”。

“我更好奇,你杀了龙泽琰之后,这皇位该怎么办?”,慕容紫阳确实不在乎,龙泽琰的死活,反正也是个,无权无势的傀儡皇帝。就算是被弄死了,与她何干,哦!对了,那慕容芙影,就要成为寡妇了,那样也挺好的,哈哈~

对于,这个问题,对于尉迟尧来说,倒也并不难。随便拥护一个,皇室后裔便可,尉迟尧让慕容紫阳,坐在他的腿上:

“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

“你该担心的事情,是你到底何时怀上,我们尉迟家的子嗣。母亲大人,已经在念叨了,如果你在半年内,怀不上孩子。那么她老人家,就要准备给为父我,增添一些妾室了。”。

“如此一来,夫人你会不会,感到有所不妥呢?”。

“夫君开心便是,紫阳不敢,有所不满。”,尉迟尧的意思就是,他太给自己,增添妾室,分拨他的夫宠了吗?慕容紫阳感到不满,非常不满,可是她不敢随便发作:“紫阳,也很想给夫君诞下,咱们尉迟家的子嗣。只是咱们新婚不久,自然没有那么快怀上……”。

不敢,那就是确实有所不满。却不敢对尉迟尧发作了,尉迟尧搂着慕容紫阳的腰。跟慕容紫阳,提出一件事:

“群芳楼里的花魁,江雪兰是群芳楼的一位舞姬,那日有幸目睹,那舞姬的妖娆舞姿,感觉甚至惊艳动人。后来你夫君我听闻,那舞姬的身世实在是可怜,为夫我打算,为其赎身,乃其为妾,不知夫人,你可会介意此事?你若是介意,为夫我便重新,考虑此事便是。”。

男人三妻四妾,果然名不虚传。慕容紫阳才嫁,尉迟尧多久啊!尉迟尧就这么急着给她,找情敌对付。

尉迟尧现在对她,只能算是若即若离。可要是,有了他中意的新欢。提前怀上他的孩子,那她慕容紫阳在这尉迟尧的地位还保吗?

可就算,千百不愿意。慕容紫阳也知道,自己不能够暴露的太刻意和明显才是:

“夫君若是觉得那个,江姑娘身世可怜,夫君想要为她赎身,紫阳自然是不会反对。”。

“可是,那江姑娘可是,风月场所之人,紫阳觉得乃其为,尉迟家的妾室,恐怕有辱门风。还望夫君您,能够考虑,周全才是。”。

对于,慕容紫阳的反对。尉迟尧并不奇怪,可是,这件事,不过是为了试探,慕容紫阳的度量和贤惠,程度而已。

不过,尉迟尧也没有打算,让慕容紫阳左右自己的意愿。作为正室,她慕容紫阳,只需服从他即可。尉迟尧根本不会容忍,慕容紫阳挑战他的威严:

“夫人虽为你夫君我考虑,为夫我也已经,深知你的用意。不过,此事我已经跟,母亲大人商议好了。所以,夫人你现在只需,安排下人收拾,为即将入府的雪兰,准备一所庭院,出来即可。”。

“哦~对了,就在你的庭院左边。有一所兰花庭,那里朝南向阳,还有一所小溪,林园设置也比较好。甚是适合雪兰居住,夫人这些日子就劳烦你了。”。

即便如此,慕容紫阳也只能够,笑着领命,尉迟尧竟然把,最好的庭院留给,新纳的妾室居住。

慕容紫阳是实在,是不能接受,可是她此时,只能够笑着,跟尉迟尧撒娇博取好感:

“夫君~你别这样,啊~好~痒~呐~嗯~嗯~啊~”。

书房之外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可是这里面,有多少是真情,有多少是假意。又有多少爱意,有多少更是,欢愉之后,所隐藏的酸楚,之感呢?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