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九章 杭捕头上班

大景镇玄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大景镇玄司是藏花主人的经典作品。介 绍: 大景皇朝立镇玄司,镇妖魔鬼怪,查管一切匪夷所思悬案,卫黎民苍生。凡入镇玄司者,唤作灵官,莫不拥用奇特本领。 道法自然,佛悯众生,儒家入世修行济天下,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下回分解一个再次穿越的小小灵官如何翻云覆雨(搞事)。 (注听得张生跳墙会崔莺莺的比较完整故事,柳若曦都忍已发出咯咯笑声:“这个笨张生,人家说‘待月西厢下,迎风飞舞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被他给去理解成‘着我月上来,他打开门待我,着我略过墙来’!”“你早先也不是说他不笨吗?”杭天逸笑道。柳若曦吐了吐舌头:...

大景镇玄司小说-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九章 杭捕头上班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景镇玄司》在线阅读

听得张生跳墙会崔莺莺的完整故事,柳若曦忍不住发出咯咯笑声:“这个笨张生,人家说‘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被他给理解成‘着我月上来,他开门待我,着我跳过墙来’!”“你先前不是说他不笨吗?”杭天逸笑道。柳若曦吐了吐舌头:“他就是个笨蛋嘛,还说自己是解诗的行家,真是笑死人了,不过大哥也说,人不能够时时刻刻都聪明的!”就这般,两人说着故事,不多时便已经是天黑。柳英忙活一天,也回来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总会有义母王姝的闲言碎语。“活过来了,那就不要整天无所事事的,府尹大人交代的事,一定要做好,整天吊儿郎当的,要是丢了饭碗,我们柳家可是不养闲人的。也不知道府尹大人是怎么回事,英儿这么有本事的人不提拔,却是让你去做捕头!”杭天逸怀疑,柳若曦与杭天逸走得近,完全是因为他们在柳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王姝。“咳咳,那个义母您是怀疑府尹大人做事不公?”杭天逸抓住机会,要是不怼一下王姝,怎么符合他的脾性?王姝才不怕什么府尹大人呢,她虽然不是凉州王家嫡系,但也能够扯上关系的。如今朝堂上,不怕王家的,真没几个。“别给老娘挖坑,没意思透了!”王姝也不能太过明显议论官府的事。杭天逸看了柳英一眼,这小子真是可以啊,他什么都不说,两边不得罪。每一次吃饭,杭天逸和王姝的吵闹,都会成为下饭菜,柳若曦、柳英早已习惯,要是以后不吵了,估计还不习惯呢。柳若曦这丫头,除却吃饭,满脑子的都是《西厢记》。杭天逸却是在思虑王姝所言,没太多时间讲故事。他已经活过来两天了,府尹大人却还没有要他回衙门的意思。不大对劲,毕竟当初杭天逸去虹苑,是说去捉贼的,按理说来,不论情况如何,他这个捕头也该去禀报才是。“我真是糊涂,京都府乃是大景京城要地,事关皇宫安危,这种重要的位置,向来都是皇帝的心腹担任,既然这一切是皇帝老爷策划的,估计府尹也知道一些!”杭天逸顿了一顿,接着深深的吸口气:“镇玄司做事向来保密,府尹就算是皇帝的亲信,也不见得会知道!”想到这些,杭天逸便来到柳英屋子:“这两天衙门有什么事吗?”“没有,大人吩咐,让你好好休息,衙门中一旦有案子,还要你来负责呢!”柳英说道。这说话的口吻,却是让杭天逸一愣。在原主人的记忆中,这位不是兄弟的兄弟,向来谨慎,本事了得。以现下杭天逸的目光来看,原主人没看清楚自家这位兄弟,他不仅仅是谨慎,本事了得,很大可能是镇玄司的灵官。从张辰宇、李春来叫他去酒馆,他便怀疑柳府还镇玄司的人,今夜,才可以肯定,是这位兄弟啊。府尹大人没有这么快召见自己,恐怕就是这位兄弟的功劳,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位兄弟并不是在算计自己,而是暗中帮他,毕竟他如今是柳家的伤号。这兄弟的情感,还是梗梗的嘛,杭天逸看了柳英一眼,总算是认同了这位兄弟。“我没太大的问题,明日便去衙门了!”杭天逸说道。柳英脸上露出淡淡笑意:“兄弟们都等你回来呢!”京都府衙门,一般情况,其实不会有什么大案子,这群捕快在一起,大多数时候不是喝酒,就是赌钱。嗯,赌钱是不提倡的,这不仅影响生产,还玩物丧志。不过大家在一起,没什么事中,也忒无聊了一些,偶尔玩玩,也是可以的,小赌怡情嘛!“好说!”杭天逸回了一声,转身便走出柳英的住处,回到自己的屋子。细想一下,杭天逸越发觉得这位兄弟很有意思。这个世界很危险,需要小心谨慎,但是也不乏亲情,至少在这柳家,他是能够感觉到温暖的。柳英是镇玄司的灵官,还能够左右府尹,可见他不是杭天逸这种五品小灵官,至少是四品以上。“睡觉吧,明天是第一天上班呢!”杭天逸自语一声。衙门的捕快不是官,是吏,用杭天逸前世的说法,就是在政府部门上班,但没有编制。初来乍到,不能丢了工作啊。杭天逸心中想到,他闭上眼睛,不多时便进入了梦想。来到这个世界,总算是能够睡个好觉了。第二日一大早,杭天逸便换上了公差服,与柳英一同去京都府衙门。他们来得不算早,也不算晚,但还没有走进院子,便听得后面掷骰子的声音叮叮当当传响,还有几道熟悉的声音在喊:“大,大······”另外的人却是在叫:“小,小······”“咳咳!”杭天逸咳嗽一声,一群捕快起身来,皆是叫道:“头儿!”适才叫“大”的人,正是张辰宇,他领头站成一排,其他的人也规规矩矩的站过去。地上放着一个大碗,三颗骰子还在转动,另外还有一些碎银。“头儿早!”张辰宇领着众人,齐声向杭天逸问好。杭天逸难得的神色严肃:“早是早的,只是你们来这么早,就是来赌钱的?”众人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或是摸摸自己的头,缓解尴尬。“大家没事,就玩玩而已,头儿知晓的,一旦有案子,我们从来不马虎的!”张辰宇说道。这点倒是不假,大景皇朝各处衙门,绝对没有一处能比得过京都府的。京都府又是天子脚下的衙门,一般情况下,确实没什么大案子。不过一旦出现大案子,那就极为棘手。不过这衙门内,就有杭天逸、柳英、张辰宇、刘春来四个镇玄司的灵官,再玄奇的案子,破获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最近三年之内,京都府还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加上府尹司马晟能力很强,这大景京城,算得上是太平天下。“头儿,我去给您泡茶!”李春来转身入后面的屋子。众多捕快里面,李春来是最会拍马屁的。杭天逸摆手:“不用了,我还要去见大人。对了,注意一点形象,毕竟咱们是在衙门做事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