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十章 不一样的头儿

大景镇玄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大景镇玄司是藏花主人的经典作品。介 绍: 大景皇朝立镇玄司,镇妖魔鬼怪,查管一切匪夷所思悬案,卫黎民苍生。凡入镇玄司者,唤作灵官,莫不拥用奇特本领。 道法自然,佛悯众生,儒家入世修行济天下,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下回分解一个再次穿越的小小灵官如何翻云覆雨(搞事)。 (注诸多捕快,听得一愣一愣的,李春来先回过神来:“我感觉头儿变了!”张辰宇笑道:“我看也不是大人变了,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才是。”诸多捕快闻言,皆是纵声一笑,李春兰脸色不由得一红,但转向间却想起,你们这些人,懂个锤子。但凡上司,那个不不喜欢听好话的...

大景镇玄司小说-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十章 不一样的头儿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景镇玄司》在线阅读

诸多捕快,听得一愣一愣的,李春来先回过神来:“我感觉头儿变了!”张辰宇笑道:“我看不是大人变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才是。”诸多捕快闻言,皆是放声一笑,李春兰脸色不由一红,但转而间却是想到,你们这些人,懂个锤子。凡是上司,那个不喜欢听好话的?拍马屁,这也是一门学问啊,而且值得大大研究呢!李春来觉得,杭天逸死过一回,估计是真有变了,不过这拍马屁的功夫,也得像武功一般,对手变招,自己也要随之变化,这样才能克敌。越是这般想,李春来越是得意,眉宇抖动,双眼冒光,像是捡了银子似的。杭天逸来到后院,府尹司马晟却是在练拳,这是个文武双全的了得人物,修为在凝神境界,也是陈君莫的心腹。“杭捕头来了!”不等杭天逸先开口,司马晟便停下练拳,主动打招呼。原主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如今的杭天逸,半点修为都没有,见得练拳的司马晟,杭天逸觉得必须得先将修为给搞起来。不然一个捕头出去抓贼,却是被小毛贼个给三两下按死,这不仅仅是丢脸,最重要的是杭天逸还不想死。同时,杭天逸心下一凛,长官主动打招呼?他是走错了地方,还是在做梦?就算是有柳英在其中周旋,司马晟也用不着这般啊。“属下杭天逸,见过府尹大人!”杭天逸神态恭敬。司马晟脸上笑意不减:“不用客气,对了,杭捕头是不是见过陛下?”杭天逸先是一愣,接着思绪快速翻转。原先他以为是柳英从中周旋,司马晟才会那般放纵他。如今看来,这竟然是因为皇帝老爷?难道皇帝老爷,已经将自己镇玄司灵官的身份告诉了司马晟?不可能,镇玄司是陈君莫的后手,他这种老银币,怎么会亮出来自己的底牌来?皇帝老爷应该是向司马晟询问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司马晟误会了,才会对他如此客气。这个乌龙······真有些大了,不过杭天逸觉得却是好事,当下他轻声一笑:“属下只是个捕头,怎么有机会见过陛下?”司马晟深深的看了杭天逸一眼,可谓是意味深长,那意思是,我懂的。这就是杭天逸要的效果,他原本是个背锅侠的,但原主人安排柳英去虹苑接应,如此,不但撇清了自家的嫌疑,还让陈君莫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要不是这样,估计他杭天逸早就被关进大牢了吧?毕竟听说,虹苑那天可是发出了猛烈巨响,还有妖怪出没呢。大景皇朝京城出妖怪,这绝对是新鲜事。这一切,可以说是阴差阳错的,杭天逸暗暗庆幸,他穿越虽然没什么金手指,但总算是没丢了自己的小命。想到九头蛇,还没问过张辰宇和李春来,那妖怪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给搞定了。“听说杭捕头喜欢品茶,本官最近得到一些还算过得去的,你拿走一罐吧!”司马晟吩咐下人,去拿了一罐茶叶出来,这真是赤果果的拉关系,可是他杭天逸,真没关系。不管如何,这逼害得装下去,杭天逸淡然一笑,接过茶叶:“多谢大人厚赐!”“何须客气呢?你我皆是在为陛下分忧!”司马晟口中的“本官”,已经变成了“我”,这释放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杭天逸点头:“对,都是在为陛下做事!”这话也不假,大景江山,都是陈君莫的,不是为他做事,又是为谁?杭天逸前世就是个不着声色,很会顺着杆子爬的人,这用来应对府尹大人的试探,绝对是上上妙策。司马晟以为已经摸清楚了杭天逸的底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杭天逸拿着一罐茶叶,从后院出来。张辰宇他们没有继续掷骰子,而是在拉家常。男人们的家常,三句不离女人。这其实也不足为奇,在此件做事的又不是读书人,难不成聊琴棋书画?就算是读书人,咳咳,其实也喜欢聊女人的。当然了,女人们在一起的时候,聊的自然就是男人,这不论在什么时候,在哪个世界,似乎都是一样的。拿着茶叶,哼着小曲的杭天逸听得张辰宇他们的黄话,心里面暗暗骂了一句“流氓”。不过他的耳朵却是很实诚,将他们的说话每一个字都听在心里,真······是有趣!“头儿!”这群捕快里面,最细心(会拍马屁)的,永远都是李春来。见得杭天逸手中的茶叶,眼睛顿然一亮,心中想到,原来头儿还是爱喝茶的,只是头儿真有些不一样了。“嗯?不对,头儿去见府尹大人,却是拿着一罐茶叶出来,这······”李春来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经李春来这一声叫唤,正说得起劲的张辰宇等人停了下来,齐声向杭天逸问好。做头儿的感觉,真是良好,杭天逸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是泡在温泉里面一样。“嗯,咳咳,那个大家出去巡逻,记住,千万不要扰民啊!”杭天逸开始发话,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政治观、大局观的人。毕竟这方世界,儒家思想极受重视,民贵君轻,是读书人们嘴上经常挂着的。当然,这些读书人考科举做官之后,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回事,这些,也不是杭天逸现在要研究的。张辰宇等人听得这高大上的话,一时间却是愣住了。头儿真有些变了啊,莫非这就是在鬼门关走过的变化?不论如何,杭天逸发了话,张辰宇他们还得出去走一趟。京都府的捕快,负责大景京城的治安,这要是不出去走走,有人打架该怎么办?咳咳,玩笑的,打架也要看怎么打。捕快不是什么都管,万一打架的是两口子呢?人家床头打架床位和,你个做捕快的去劝架?岂不是自找没趣?不得不说,京都府的治安,是真的很好,虽然达不到前世地球上的那般,但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杭天逸当然喜欢做个闲散捕头,就像是前世看的一些小说,某个大人物感慨,要是可以,他只愿意做个闲散的大将军。这大人物是谁,杭天逸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了,不过他觉得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前提你得是大将军,要不然一闲散,连工资都没有了,喝西北风?走在大街上,杭天逸双手将佩刀环抱,抬头挺胸,昂首阔步,真······有几分正气凛然,吓得过路的人,都远远避开他走。“柳兄弟,你家这大哥,真是有些不一样了!”张辰宇对柳英说道。要是杭天逸能听到这些下属的们的心声,可以三个字来概括:不一样!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