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十八章 谁是杀人凶手

大景镇玄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大景镇玄司是藏花主人的经典作品。介 绍: 大景皇朝立镇玄司,镇妖魔鬼怪,查管一切匪夷所思悬案,卫黎民苍生。凡入镇玄司者,唤作灵官,莫不拥用奇特本领。 道法自然,佛悯众生,儒家入世修行济天下,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下回分解一个再次穿越的小小灵官如何翻云覆雨(搞事)。 (注张辰宇两人不防自己被叫他到,皆是一愣,他们不明白了,这是杭天逸在为他们火力掩护呢。大家都在一个地方去上班,装什么装呢。李春来、张辰宇一瞬间也明白了回来,他们走见状来,将棺材再打开,突然间间一股恶臭弥散开。灵堂上的人,在内杭天逸在内,均是生起一种反胃之感,险...

大景镇玄司小说-大景镇玄司 第一卷 缘起 第十八章 谁是杀人凶手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景镇玄司》在线阅读

张辰宇两人不防自己被被叫到,皆是一愣,他们不知道,这是杭天逸在为他们掩护呢。大家都在一个地方上班,装什么装呢。李春来、张辰宇瞬间也明白过来,他们走上前来,将棺材打开,忽然间一股恶臭弥漫开。灵堂上的人,包括杭天逸在内,均是生出一种恶心之感,险些吐出来。What?虽然是六月多的天气,但这才一天,尸体就烂臭到这种地步?杭天逸满脑子的疑问,这有绝对有问题,有大问题。就连赵家的人,也是满眼发懵,怎么回事?早上才刚刚入殓的呢!张辰宇、李春来这两个家伙,要说比不是奇葩,杭天逸绝对不答应。此时他两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盯着那棺材里面直直的看。像是里面的不是死人,而是一件了得宝物。“是那种毒药吗?”张辰宇道。李春来点头:“错不了!”两句话就调动了所有捕快的心,杭天逸问道:“什么毒?”“腐尸散!”李春来顿了一顿,这种毒药:“令尸体在短时间内彻底腐烂,面目全非,但却又不会彻底腐烂!”“你的意思是,有人给赵瑞的尸体下了腐尸散,想要造成一种正常腐烂的现象,只是这个人,他不知道咱们来的如此及时,如此,便露馅了?”杭天逸眼中精光熠熠,颇有几分神探的气质。被杭天逸的目光扫过,赵家的人均是有恐惧之色,因为适才他们都阻止杭天逸验尸的。谁能想到,原来这尸体,还真是有问题的啊。正当这时,柳英回来了。进入灵堂,便将鼻子给捂住,道:“怎么回事?”“你自己过去看!”杭天逸说道。柳英不用看,瞬间也猜出来是怎么回事,眼下这验尸,显然已经没法子进行,但有一点确定,这绝对是一桩谋杀案,而且这个凶手,很大可能就在赵家。杭天逸命张辰宇、李春来二人将棺材给合上,带着一干人等出了灵堂。赵钱、赵财兄弟两人都跟了出来,此时赵财该了先前的态度:“官爷,请您们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谁杀了我的父亲,一定要他受到律法的制裁!”这小子说话可以啊,怎么不说为她老爹报仇什么的?嗯,是个有心计的人,杭天逸立刻做出判断。“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杭天逸答应一声,打了包票。赵钱、赵财兄弟两人,都露出感激之色。赵钱给杭天逸他们安排了住处,而后又来灵堂继续做他的孝子。因赵瑞尸体腐烂之故,没法子长时间停留,赵钱与赵家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商量,决定明日早上便可出殡。“有什么发现?”杭天逸问柳英。柳英道:“你别说,真有发现!”诸多捕快闻言,一个个的都看向柳英,那真是聚精会神。“赵瑞的房间被打扫过,屋子还算整洁,但我在桌子底下,发现了这个!昨日里的现场勘查,有人故意扰乱了我们的注意力,因此才没有发现这些!”“但他绝对没想到,我们今日再次回去勘查现场,于是便发现了凶手慌张留下,来不及发现带走的凶器!”柳英拿出来一根细如牛毛的针,光芒照耀下,这细针泛起淡淡光芒,释放出来一股寒意。“这会是凶器?”杭天逸问。柳英道:“绝对不假,江湖上有不少用暗器的高手,这种针,又名细雨针,认准穴道,一针下去,绝对致命,另外,因为针太细,基本上看不出来任何的伤口,这局势昨天验尸什么都没发现的原因!”“你的意思是,赵家有高手?”杭天逸道。“也不一定是赵家的高手!”柳英说道。张辰宇道:“外人作案,动机是什么?”“赵瑞是个商人,他得罪什么人,谁能说得清楚?”李春来道。杭天逸道:“不要想得太复杂了,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的!”柳英闻言,沉思片刻,眼睛陡然一亮:“不错,赵瑞死后,赵家处处透着诡异,这件事情,肯定是他们自家的恩怨,与外人没关系!”“何以见得?”张辰宇问。柳英眼中闪过睿智光芒:“第一,是管家报案的时间,他们可以更早一些,第二是开棺的事情,赵家的人都在阻止,唯独一个人没说话,还是管家!”“你怀疑管家?也许他只是个下人,不敢说话呢?”李春来道。柳英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管家自始至终,都太淡定了,你要说他不敢,那我觉得更多的是不愿!”杭天逸点头:“这一点,柳英说得不错。”柳英继续道:“而且最关键的是细雨针。这种暗器,在江湖上能用的人极少,但在二十五年前,就有一个用这暗器出名的高手!”“飞天蝙蝠?”张辰宇露出震惊之色。柳英点头:“不错,就是他,飞天蝙蝠,曾经一夜在青州连续作案十五起,官府连他的面都没见上的飞天蝙蝠!”张辰宇等人闻言,呼吸皆是急促起来:“听说飞天蝙蝠最厉害的,还不是暗器,而是他的易容术!你的意思是,这位管家,会是飞天蝙蝠?”柳英道:“这只是一个猜测,我也只是从他的年纪来判断!”“如果飞天蝙蝠甘愿影藏在赵家做管家,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李春来问。杭天逸道:“这其中,也许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张辰宇道:“如果能够找到这些秘密,那凶手估计也就现形了!”“究竟会是什么秘密呢?”李春来问。杭天逸想过前世看的一些电视剧电影,心神一动,笑道:“飞天蝙蝠,向来是一个孤傲自傲,作案还要留名的人,究竟是什么,让他愿意放下这些,甘愿做一个仆人?”“是情感,在赵家,说不定有他喜欢的人!”柳英办案无数,这虽然只是猜测,但却是和杭天逸想的差不多。当然,办案子最关键的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如果赵家有他喜欢的人,会是谁呢?”杭天逸又问。张辰宇道:“不会是大夫人,她这年纪······”嗯,不愧是张辰宇,说话还是很含蓄的,不说出来,大家也能理解。此时此刻,众人都露出一个我懂的神色,张辰宇那是一个得意,心想,这说话真是门艺术,很多时候,真无声胜有声。“那会是谁呢?”有捕快兄弟问道。李春来知道,该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他站起身来,有种高深莫测之感:“二夫人最有可能,容貌算中上等,又没有子嗣,一个人孤独寂寞,在赵家也没人将她放在眼里,外面找男人的机会最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