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情郎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苏阮也没太在乎,所以这种毫无关系要紧的事情生气犯不上。她这一次上山也也不是为了宋瑾,不是为了拿癞麻果的树叶。在上山的途中,她又看见了前天那棵树,树上除了几个没掉一直这样的红果子,那果子即使到了冬天里也是通红通红的,很很好看,只可惜会让人过敏。苏阮摘了几片枯死在下山的途中,她又看到了昨天那棵树,树上还有几个没掉下去的红果子,那果子即便到了冬天也是通红通红的,很好看,可惜会让人过敏。。...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十一章 情郎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苏阮也没太在意,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生气犯不着。她这次上山也不是为了宋瑾,而是为了拿癞麻果的树叶。

在下山的途中,她又看到了昨天那棵树,树上还有几个没掉下去的红果子,那果子即便到了冬天也是通红通红的,很好看,可惜会让人过敏。

苏阮摘了几片枯萎的树叶揣起来,看着那红红的果实突然灵机一动,这东西如果和空间里的花配合一下,说不定有奇效,而且那些花也没准会结果,到时候她还可以做更多东西。

她把剩下的几个果子都装进了空间,种在地里,空间里没有水源,苏阮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打一口井,但是那些花又依靠什么活着呢?

她发现空间里并没有黑夜白天的分别,无论何时进来都是亮堂堂的,闲来无事在里面转了一圈,除了一片空地和一片花海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么大一块地,就这样放着真是浪费,等以后有了机会,她要试着在这里种点什么,不能辜负了上苍的一番美意。

手里有了第一桶金,苏阮心情愉悦,回到张家,张满堂带着两个儿子正准备出门。

看到苏阮回来,张满堂黑着脸:“一大早不见踪影,去哪了?”

苏阮把树叶拿出来,给他看,“脸上不舒服睡不着,我就上山去了。”

“哼,以后不准上山,早晚让野狼把你叼了去!”

苏阮没搭理他,知道这一家现在就指着她呢,肯定是怕她跑了或者死在山上。

她问了树叶该怎么用,就进屋去了。

如果是秋天的绿叶,可以直接吃,现在叶子都枯了,需要用水泡一下,再把树叶吃掉。

苏阮弄了个碗把树叶用凉水泡了,等叶子变软后硬着头皮吃掉了。味道肯定不怎么样,为了健康也只能如此。

不得不说,这世上本就是一物降一物。吃了树叶的当天晚上,苏阮的脸就恢复了,容貌什么的是其次,主要是脸上不痒也不麻了。

最高兴的当然还是张家人,如果苏阮的脸不好起来,那孙屠户肯定会反悔,现在不用担心了,只等着接亲的时候对方拿钱来了。

张家人看苏阮往山上跑得勤快,怕她事到临头再后悔,每天恨不得一直盯着。

而苏阮也没打算继续上山打猎,先把眼前的事应付过去再说,至于赚钱的机会,以后有很多。

白天没什么事,看着外面的艳阳,苏阮决定把身上的衣裳给洗了。以前家里人所有的衣裳都是张玉兰洗,所以她的手才会冻伤。

苏阮不想受罪,可自己穿的又不想让外人去洗,就干脆自己去体验一次。

恰好张满堂几个人在院子里聊天,她就躲进里屋换了衣服,然后把衣裳装进木盆里,端着去了院子。

尹氏自然看到了,可绝对不会出声。她巴不得所有的活都让苏阮去做,原来是被苏阮以婚事要挟着才不敢,现在苏阮主动洗衣服,她当然不会伸手,又怕一会被叫去干活,就赶紧扯了张满堂的衣裳进了屋。

苏阮看了看水盆,冬天的水太凉了,以前张玉兰洗衣服用凉水,是因为尹氏说柴不够用,不让烧水,她可不能受那个罪。

她捡了点院子角落的干柴,回屋烧了半锅热水。生火难不倒她,别看她不是这里的人,好歹有野外生存经验,加上原主的记忆,很容易。

尹氏听到动静到了外屋,看到烧水脸色就黑了下来,“你这死丫头,洗衣服就洗,做什么还要烧水?烧就烧,怎么还用这么多?院子里的井水不能用,你爹得去好远的地方才能挑到水,你就这么糟践?”

苏阮坐在灶台边,感觉暖烘烘的,心情好了,态度也好了很多,抬眼看了看尹氏,“怎么,你站在这里是想给我烧水吗?”

“死丫头,你还敢支使我?”尹氏比之前硬气了一些,院子里的那口井已经封起来,不怕这丫头再去投。

苏阮随手拿了根柴枝,对着自己的脸比划了一下,“我要是心情不好,毁了容貌,你说……孙屠户还会不会要我?”

“你!”尹氏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气得浑身发抖,“算你厉害,我就再忍耐一下,明天就把你嫁出去!”

苏阮不理会她,烧了水端到院里开始洗衣服,屋里有点黑暗,而且很狭窄,不方便。

她正干活呢,就听到门口有人叫:“玉兰!玉兰!”

苏阮抬头,就见栅栏门外头站着一个人,模样还算清秀,就是脸色不太好看,急呼呼的正在往这边张望。

呦,她记得,这不是原主那个情郎付金宝吗?前天原主跳井就是因为约他私奔不成,这人都没露面,今天怎么出现了?

见她看自己,付金宝招了招手,“玉兰,你过来!”

他不敢进去,怕被张家人发现,再把他给撵出来。

苏阮起身,依言走了过去,看了看付金宝,“你来干什么?”

付金宝见她过来,脸就红了,以前见她脸红是因为欢喜,现在则是因为惭愧,“玉兰,听说你出事了?你没事吧?”

“和你有关系吗?没事就走吧,不然我喊人了。”苏阮懒得跟他说话,也不想动手打人。

“玉兰,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你想想,我家里还有父母亲人,怎么能就这样带你走呢?谁来孝顺他们?你那么善解人意,肯定会体谅我的是吧?”

付金宝急切地解释,脸上满是紧张的神情。

苏阮忽然一笑,看得付金宝一颗心跳个不停,他喜欢她,也是因为她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

没等他说什么,就听她说:“快走吧,我就要嫁人了,你这样过来,让人看到不好。以后不要找我,后会无期。”

付金宝一惊,手握住木栅栏,“嫁人?你因为想逃脱这门婚事,不惜以命相抵,怎么会嫁人了?那我呢?我怎么办?”

“呵呵。”苏阮冷笑,“可惜我用命,也没换来你的真心,为什么不嫁人?你就当我死了吧,以后你愿意娶谁就娶谁。”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