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留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嗯。”苏阮寻思着,或许宋瑾说的是真的,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回去,还往这人少的大山里跑,或许是真的藏身什么人。并且死到临头,好像也也没必要再骗她。即使他撒谎又如何?他骗她是权宜之计,罪不致死。如果,但是要救的,救上山就也可以扔了无论了。现在的她憎恶而且死到临头,似乎也没有必要再骗她。就算他说谎又如何?他骗她也是权宜之计,罪不至死。。...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十九章 不留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嗯。”苏阮琢磨着,也许宋瑾说的是真的,不然他为什么不回家,还往这人少的大山里跑,也许是真的躲藏什么人。

而且死到临头,似乎也没有必要再骗她。就算他说谎又如何?他骗她也是权宜之计,罪不至死。

那么,还是要救的,救下山就可以扔了不管了。现在她厌恶的是这些贼人,而不是那个无足轻重的家伙。

况且,他被打的这么惨,差点搭上一条命,也差不多了。

杜鹃给她倒了杯水,犹豫着问:“姑娘,你真的能逃出去吗?”

“嗯,放心吧。”

“哦。”说实话,杜鹃心里不太相信。苏阮虽然个子比自己要高一些,但是看着就是个没什么力气的小姑娘,哪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跑掉呢?

不过她也想清楚了,自己这条命本来就是不打算要了,无论怎样,也要帮苏阮离开这个鬼地方,也算是她临死之前做的一件好事。

哪怕不是为了自己,也算是为父亲积德了。

苏阮看出来杜鹃没信,也懒得解释。很多时候,亲眼看到才行,说多少都没用,她也不是那种喜欢说教的人,她更喜欢用事实证明一切。

想到这,她笑了笑,“杜鹃,你多大啦?”

“过了年就十七了,姑娘你呢?”

“比你小一岁。都说了别这么客气了,我们年纪差不多,直接叫名字就行,否则我会不自在。”

杜鹃想了想,“那好吧,那我叫你阿阮可好?”

“好啊。”苏阮笑着点头,一点都看不出身陷困境的样子。

看着她的笑颜,杜鹃忍不住感叹:“阿阮,你笑起来真好看,讲话的声音也好听。”

“是嘛,你也一样。”

杜鹃羞涩地一笑,随即又没了笑容,满脸落寞,不再说话了。

苏阮知道她肯定又想起这些日子的遭遇,心里同情,可也不好安慰,更不能说别的,也就没再出声,等着一会儿的动作。

很快,厨房做好了菜。杜鹃说这山上大概有四十多人,也摆了七八桌酒席。

听说大当家的今晚要成亲,大家都挺开心的,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杜鹃从厨房又拿了一些吃的,苏阮也才刚吃完饭,这会还不饿,而且这东西也有毒,她就没动。

外头院子里嘻嘻哈哈的声音不绝于耳,苏阮坐在椅子上,让杜鹃帮她把盘起来的新娘头给放下,重新梳了一下。

这古代女人的头发真长,梳起来很费劲,但是苏阮很喜欢。她从小就留长发,直到后来加入了联盟军觉醒了异能,长发不方便,这才不得已剪掉了。

本来想把那醒目的新娘衣裳给换了,无奈身边也没有其他衣服。杜鹃被劫上山之后,也一直穿着她自己那身衣裳,没有多余的。

等梳完了头发,又喝了一会水后,院子里笑闹的声音突然减少了很多。

苏阮挑唇一笑,看来药效发挥了。她推门出去,只见那桌子边坐着的人,大部分都倒下了。

有的直接趴在桌上,有的则倒在地上,嘴角吐着白沫。

还有少数人没有晕倒,正惊讶地检查着身边的人。

这也不奇怪,人对于同样药物的抵抗力都是不一样的,这些人大概起效慢。

就算没有这药,苏阮也有信心把他们都打趴下,用药只不过想更省事一些而已,因此并不着急。

杜鹃惊讶地捂住了嘴,从手指缝里渗出几个字:“他们怎么了?”

苏阮抬手,“别说话,回房间等着就好。”

“我回去?不行,我要跟着你!”

苏阮轻轻推了她一下,柔声道:“听话。”

会被美色所迷的不仅仅只有男人,女人也一样。杜鹃被她的样子和那温柔的声音迷惑了,点点头回到屋里,关上了门,但是又不放心,只好趴在门缝往外看,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就立刻冲出去。

那个大哥也在院子里跟兄弟们饮酒,他也没有晕倒,但是头脑也不太清楚了,见到一抹红色的身影走出来,知道是苏阮出来了,便起身走了过来。

“美人儿,为夫的这就来陪你……”

苏阮撇了撇嘴,等他走到眼前,猛的抡起了拳头,一拳正打在他太阳丨穴丨上。

那山大王吭哧了一声,当时就头破血流倒在地上,眼看是没救了。

苏阮被打劫上山的时候,就知道这山上没有好人。并不是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什么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这是一群最下九流的贼,甚至已经失去了人性。

加上后来又见到杜鹃,知道了她的遭遇,就更加不想饶过这群人。不杀了他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受罪。

抢钱也就算了,那毕竟是身外之物,但是在女人身上打主意,绝对不行。

因此,她今天已经决定,不留一个活口。

至于附近其他山上的土匪,那没办法了,她不能都去平了,那应该是官府的责任,今天这伙人,倒霉遇到了她,而杜鹃,也是命好遇到了她。

苏阮一拳打死当头儿的,剩下那几个还没倒下的都大吃一惊,既愤怒又惧怕,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人。

其中一个人忍不住指着苏阮,颤颤巍巍地说:“你………你不是人!”

“呵呵。”苏阮冷笑,“我是人,你们才不是人,一群畜丨生而已,今天我就把你们这畜丨生圈给平了!”

既然没晕死,那就死得清醒一点吧。

苏阮也不多说,从离自己最近的人开始揍,她也不打算浪费时间,都是一拳一个,不是脑袋开花,就是肠穿肚烂。

最开始的两个人根本来不及反抗就没了性命,后来那些人反应过来,有几个拿着刀就冲了过来。

苏阮眼都没眨,闪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刀,随手一下就打倒一个。

这些人这才明白,她不仅仅是力气大,身手也好。

最后剩下的几个人本能地撒腿就跑,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个恶魔。

苏阮也没追,随便找了个人,用他的衣服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扭头再一看,跑出去不远的两个人先后倒地。

药力发挥了,有点迟但还好,省的她漫山遍野去搜寻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