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治疗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那老郎中看了几眼苏阮,便径自回到床边,望闻问切了一番,这才地说:“他伤得不轻啊,再加他原本就底子弱,需好好的调养,要不然会落下来病根。”“那就大麻烦您给仔细治疗用药了,您安心,只要你治好了,我们当然好好的表示谢意您。”老人摆一摆手,“谈不上,医者仁术,这是自然“那就麻烦您给仔细用药了,您放心,只要治好了,我们肯定好好答谢您。”。...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二十二章 治疗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那老郎中看了一眼苏阮,便径直来到床边,望闻问切了一番,这才说道:“他伤得不轻啊,加上他本来就底子弱,需要好好调理,不然会落下病根。”

“那就麻烦您给仔细用药了,您放心,只要治好了,我们肯定好好答谢您。”

老人摆摆手,“谈不上,医者仁心,这是自然。我先开药方,一会你们抓了药就煎药,我再给他上一些外敷的,这个外伤半个多月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饮食上也要注意,先吃点清淡的,过两天适当的补一些,但是他原本就体弱,不要大补,会损害身体,需要长期调理。”

“是,请您开方子吧。”

苏阮答应着,心里没太在意。她把宋瑾给救了,又给他治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等他能走,就把他赶走,自己回家调养身体去吧。

她这算是做善事了,没管他要医药费就不错了,可千万不能跟这个人有什么牵扯,她这辈子只想轻轻松松的生活,谁也别来打扰她。

大夫开了方子,店小二非常殷勤地主动提出给她们抓药,毕竟那一两银子的功劳可不小,够她们住上十天半月的了。

大夫给宋瑾上药的时候,杜鹃离开了这个房间,苏阮未免被人说闲话,也想跟着躲开。

入乡随俗嘛,她既然来了这里,就不能太另类了。

但是她还没等离开,就听那大夫说:“姑娘,这位是你什么人?”

“额……是我哥哥。”总不能说是夫妻吧,还是不太好。

“既如此,你帮我一下,我一个人恐怕费劲儿,需要把他的衣裳除去,还要用清水给他清洗一下伤口才行。”

“好。”苏阮没有拒绝,外人眼里,他们是兄妹,除了她,别人也不可能会帮忙。

反正她也不是这个时空长大的女人,看一个男人的身体也没什么新鲜的。

不过即便是兄妹,老大夫认为也需要避讳,只让她帮忙把上衣脱了,又拿来温水把受伤的地方都擦了一遍。

好在他伤的大多数都是前胸后背,没有太过于隐私的地方,也不算麻烦。

那边大夫给上药,苏阮闲着没事,就顺便给宋瑾把脸上的脏污也给擦干净了。她没有洁癖,可也不习惯这个样子。

等到擦完了脸,苏阮才发现,原来这男人还挺好看,皮肤比女人都好,五官也都生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却。

别看他现在闭着眼睛昏睡,但也不影响他的美貌,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

她越发肯定,这样一个家世不错,容貌也称得上上乘的男人,是不会娶一个农家丑媳妇的。

可惜这张脸了,白长这么好看了,居然是个说谎精。

大夫的药上完时,店小二也抓了药回来,店里人不多,他主动说要替苏阮熬药。

苏阮想了想,还是没同意。这活做的太多,就要额外支付小费了,谁会白帮忙呢。况且人家也那么多事呢。

对于钱财,苏阮看的并不重,可也明白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无论在哪个年代,钱都是很重要的,现在她自己在外边生存,能省就省吧。

送走大夫,苏阮也没找杜鹃,独自出去买东西。

她历史不好,上历史课的时候经常睡觉,对于这个久远的朝代根本不清楚。只记得国姓和几个知名的皇帝,民风也和大多数朝代差不多。

女人出去买东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因此她也没做什么准备,跟店小二打听了一下方位,出了客栈的大门,先来到成衣铺。

买布现做来不及,她和杜鹃的衣裳都脏了,最好换换。而宋瑾更不用说,醒了都没得穿了。

这时候不像未来服装店那么多,大多数人的衣裳都是订做的,成衣又贵又不合身,买的人并不多。

最后,苏阮根据自己和杜鹃的身量买了两套女装,又给宋瑾买了一身。

随后她又买了熬药用的陶罐,这东西不算浪费,留着以后还可以用来做别的。

回到客栈先来到宋瑾的房间,他正好醒了,迷迷糊糊地要水喝。

桌上正好有店小二准备的一壶茶水,苏阮倒了一杯,托起宋瑾的头给他喂水,心里还在感叹,这人真是她的灾星,她可从来没伺候过人。

宋瑾喝了一杯水,昏昏沉沉的并没有彻底清醒,苏阮回到隔壁房间,跟杜鹃先换了衣裳,这才准备出去煎药。

杜鹃听说,连忙道:“阿阮你歇着吧,刚才出去买东西都没叫我,我怎么好忍心让你一个人忙呢,我去煎药。”

见她坚持,苏阮也就点头同意了,“成,记住,三碗水熬成一碗水,然后帮我拿到隔壁房里就行。”

“哎。”杜鹃答应一声,去院子里熬药了。中药气味很大,在房间里熬恐怕会把人熏晕了。

苏阮坐在屋里盘算着,不能留在这里,这距离孙屠户的家和原主的家并不是太远,有可能遇到,虽然不怕麻烦,但是的确很麻烦,影响心情。

等过几天宋瑾能走了,就让他赶紧滚蛋。她带着杜鹃一边找爹一边往北边去,那里离京城近,发展机会也多。

最好是找个地广人稀的地方安顿,过过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舒心惬意。

过了一会,店小二又来敲门,“两位姑娘,午饭在店里用吗?我可以给你们端到房间里吃,免得去前面了。”

苏阮抬头看看天,这才发觉天已经快到晌午了。从早上过来开始找大夫上药买东西,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小半天了。

“那就麻烦小二哥了。”

“不麻烦,姑娘太客气了。那你们想吃点什么?”

苏阮想了想,宋瑾不用管,吃不了什么,她和杜鹃需要补充体力,就随便点了些肉包子和炒菜。

等店小二送来饭菜的时候,杜鹃的药也熬好了。

苏阮洗了洗手,“你先吃,我拿药去隔壁。”

杜鹃赶紧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吧,你留下。”

苏阮知道她现在很怕男人,不想跟男人过多接触,“还是我去吧,他那么大一活人,你搬不动。”

“那好吧,我等你回来一起吃。”

“好。”知道杜鹃就是这种性格,苏阮也没有多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