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嫁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这个客栈虽然不大,也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房间里有床有八仙桌和椅子,还有梳妆台和衣柜。苏阮端着药碗进屋,就见宋瑾已经清醒了,听到有人进来,也扭头看过来。见到苏阮,他原本...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二十三章 不嫁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这个客栈虽然不大,也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房间里有床有八仙桌和椅子,还有梳妆台和衣柜。

苏阮端着药碗进屋,就见宋瑾已经清醒了,听到有人进来,也扭头看过来。

见到苏阮,他原本平淡的表情瞬间产生了变化,眉目变得生动起来,那双眼睛都仿佛藏着星星一样,亮了很多。

苏阮把碗放在床头,神色淡淡,对这个人谈不上什么讨厌,可绝对没有好感。

“你醒了,能起来吗?”

宋瑾有些苍白的脸上似乎稍微染了些红晕,声音有些沙哑:“能是能,可我没穿衣裳……”

“我给你买了,自己换上,顺便就把药喝了。”苏阮把衣裳放到他身边,“我在门口等你。”

这房间实在不大,也没有个屏风什么的,被别人看到不好解释。

她掩上门,站在门外抱着胳膊等着,没过多久忽然听到屋里一声轻呼:“啊!”

苏阮叹了口气,转身推门进去顺手带上门,扭头一看,宋瑾勉强坐了起来,衣裳披在身上,但是还没有系好就靠在墙上,疼的眉头紧锁。

见她进来,宋瑾顾不得疼了,手忙脚乱把前襟给掩住,臊得耳垂都是粉色的。

苏阮假装什么都没看到,问了一句:“伤口疼了?”

宋瑾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苏阮觉得挺好玩的,她还从没见过男人会害羞的。这也是跟这个时代有关系吧,未婚男女就算见面,连话都说不上几句,更别提这么坦诚相见了。

她也没说别的,怕这家伙再钻进地里去,把药端了起来,“喝了吧。”

宋瑾抬手去接,苏阮轻轻拍开他的手臂,“得了吧,你哪有力气?好不容易熬的药再碰洒了,回头还得重新熬,我喂你。”

这话也在理,宋瑾抬头,极为真诚地说:“劳烦你了。”

就着苏阮的手把药喝了,他这才问:“怎么你的模样又变了?”

“嗯,这就是我本来面目,省着你老说娶我的话。”

“苏阮姑娘。”宋瑾没什么力气,还是尽量提高了声音:“当日在山上,我绝对没有欺骗你。那时你那般模样,想必是生了什么病或者误吃了什么东西导致。既然那时我都没有在意你的容貌,现在更不会。”

没想到他这么说,苏阮一挑眉,“哦?就算如此,可是你也知道,我在出嫁的路上被山贼打劫上山,怎么说名声都不好了。就算你不在意,你的家人呢?你说没骗我,我还真不敢相信。”

“苏阮姑娘,既然我当初能说出娶你的话,必然是有自己的打算,包括与家人的问题。”

“是嘛,可惜啊,我不想嫁人。”苏阮轻飘飘地回答,“多谢你的好意了,祝你以后能找到更适合你的好姑娘,我就算了。”

不等他说别的,她又说道:“对了,你身上的钱被山贼搜走了,不过后来我也拿了山上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你的钱。

那些就当做我救你的报答好了,等你能够走动,我送你一些钱,你就回家去吧。”

宋瑾沉默了一会,直到她要走了,他才突然说道:“你有心上人吗?”

苏阮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有些愣神,低头看过去,就见他孤单单靠坐在床头,眼眸低垂,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只是那失落的模样,特别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苏阮不喜欢别人骗她,同样也不会说谎,便如实说:“没有。”

宋瑾当即抬起头,眼睛里又出现了星光,就差没有吐舌头了。“既然你没有心上人,为什么不答应?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

苏阮也想把话说清楚,免得他钻牛角尖,“我不想嫁人,因为我觉得这辈子不一定就依靠男人才能活下去。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嫁给一个陌生人?自由自在不好吗?”

宋瑾还非常固执,“我一定要娶你,不是你需要我才能生存下去,而是我想要待在你身边。我们现在的确不熟悉,只要你给我时间,我们会变熟的。”

“无论你怎么说,反正我不会留下的。”苏阮有点怕了这个人了,觉得他真的精神有问题,也不再跟他废话,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和杜鹃两个人吃饭。

杜鹃边吃边低声道:“阿阮,我想了想,我爹爹可能回家去了,我准备回家里看看他在不在。”

苏阮记得她说过,当初遇到山贼就是在她们父女俩出门走亲戚的路上。没准她爹找不到人或者以为女儿死了,就回家去了,这也是一个办法。

“你家在哪里?”

“离这不近。”杜鹃皱着眉,“我和我爹从家里走了半个多月才到的那个大山底下,到我们亲戚家里还需要走很久。现在我不在,爹爹有可能回家,也有可能自己一个人去了那边。”

“你们为什么要走亲戚?这么远。”现在交通不便,没有大事很少有人会出远门,何况杜鹃她们家又不是做生意的,只是农民而已。

“唉,家里连着遭了两年旱灾,没什么存粮,爹爹说带我换个地方谋生,哪曾想会遇到这种事。”提起山上的事,杜鹃就神色落寞。

苏阮素来不会安慰别人,毕竟没有亲身经历的安慰是苍白无力的,她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你爹只可能有这两个地方去,既然有了目标就好,我陪你一个个的找。”

杜鹃非常感激,“可是……我也不能一直让你陪着我啊,这需要很长时间,会耽误你的。”

苏阮笑道:“说什么傻话?我现在孤家寡人无事一身轻,去哪里都是一样,我正愁没有目的地呢,这样吧,等宋瑾能走了,我们就离开。”

杜鹃筷子戳着碗里的包子,吞吞吐吐地问:“阿阮,我可能不该多嘴。你认识那个男人?”

“也不算认识,就是见过一次,顺手救了他而已。”

“哦。”杜鹃抿嘴,没有多说。她在山上陪苏阮出去逛的时候正巧看到过宋瑾,听他的意思,好像要娶阿阮。

也不知道宋瑾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阿阮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能配得上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