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离开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苏阮恶声恶气的,宋瑾一抬手挠了挠耳根子,“阿阮,别这么太客气,你叫我谦礼就好。”“我管你叫什么呢!”苏阮真的会觉得这人像是是个牛皮糖,不太好追上,“行,你不是叫宋谦礼嘛,那我明日就送你离开了千里之外,你切记回去!”“阿阮,你就真的不忍心丢下我无论?你“我管你叫什么呢!”苏阮真的觉得这人好像是个牛皮糖,不太好甩开,“行,你不就是叫宋谦礼嘛,那我明天就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不要回来!”。...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二十六章 离开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苏阮凶巴巴的,宋瑾抬手挠了挠耳根子,“阿阮,别这么见外,你叫我谦礼就好。”

“我管你叫什么呢!”苏阮真的觉得这人好像是个牛皮糖,不太好甩开,“行,你不就是叫宋谦礼嘛,那我明天就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不要回来!”

“阿阮,你就真的忍心丢下我不管?你看,我身边这么多危险,万一你离开了,我被他们杀死怎么办?”

苏阮被气笑了,“我救你三次,算你福泽绵长。我可不是你的保镖,一直保护你。”

“阿阮。”他轻轻呼唤,“我不想离开你,我怕我一离开你就把我忘了,会嫁给别人,那我怎么办?”

苏阮愣了一下,她没有谈过恋爱,上学的时候追她的人不少,可没有一个像他这样,会软绵绵的跟她讲话,会怕她不理他。

虽然他这么温柔的讲话,却不会让人觉得厌烦,也不会显得幼稚,给她的感觉就是他非常认真,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打住!苏阮停止了自己的想法。感情这东西还是不碰的好,她见过太多为爱而烦恼的人了,她不想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被感情支配的人,为爱神伤,歇斯底里。

况且,这男人身份不简单,身边麻烦那么多,要是跟他有了瓜葛,以后的烦恼大概会源源不断吧,不行,就算嫁人,她也要嫁给一个简单的人。

“行了,宋谦礼,我们本来就没有关系,我救你只是顺手,不需要你的报答。不要管我将来会嫁给谁,你想娶谁也都是自由,我再说一句,别跟着我。”

说完,苏阮转身就走。宋瑾伸手只抓了个空,偏偏自己又没有力气去追,看着门被关上,他深深叹了口气。

这一生,他有无数次埋怨过自己的身体,都没有现在这么的痛恨过。如果他能再健康一点,是不是就能拉住她了?

她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只要他拉住她,她肯定会心软的。

收回思绪,他看了看地上的死人,眸光渐冷,低低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杀手来的快。”

…………

为了以防万一,苏阮决定连夜离开。死了人不是小事,哪怕她有再大的本事,想跟官府斗还是不行的。

回去叫醒了杜鹃,两人收拾细软准备跑路。

杜鹃有些担心,“阿阮,我们这么离开,会不会引人怀疑?那个宋公子会不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

“不会。”苏阮脱口而出,随后自己也惊了一下。她怎么这么相信宋瑾呢?几乎是不假思索。

她有一个优点,想不明白的事就先不去想,对杜鹃道:“那人是来杀他的,他脱不了干系。倘若真的会陷我于不义,也别怪我不留情面。我能杀得了山贼,也能杀他。”

如果宋瑾真的会陷害她,就算她做不了别的,也能从追捕中逃脱,再找到他把他干掉。

“如果他真的那么做,可就太无情无义了,好歹也是你把他从山上背下来的啊,没有你他早就死了。”

杜鹃心里拿不定主意,她以前一直觉得好人很多,毕竟从没遇到过恶人。自从遇到了那群山贼她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人。

“不要管他,收拾好了我们就走。”

原本苏阮打算偷偷离开,又一想不行,就这样走了,明天店里的人发现尸体,肯定会认为是她畏罪潜逃,所以她决定大大方方的离开。

两个人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原来那些旧的脏衣服早就扔了,其他的都在空间里,基本上就是空着手出来的。

苏阮来到前面的大堂,店小二正在柜台边上眯着,晚上他基本都睡在这里。

“小二哥,醒醒!”苏阮唤道。

店小二打了个激灵,从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困倦地说:“是苏姑娘啊,这么晚你怎么还不休息?”

苏阮指了指后院,“我哥哥的病已经好了大半,我们出来多日,他怕家里人担心,就让我先回去告知一下。本来想明天走,可是我梦到我娘哭得死去活来的,就想趁早回家,过几天再来接我哥哥回去。”

店小二并没有多想,也许这是人之常情,也许只是睡迷糊了,“这么着急吗?这么晚你们主仆二人出门,也不太安全啊。”

在他看来,苏阮和宋瑾是兄妹,看着气质也不像普通人,杜鹃肯定就是丫鬟了。

苏阮摇头,“我心里急,等不了。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赶路。安全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们长得比较安全。”

店小二迟疑了一下,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顿时忍着笑摆摆手,“姑娘说笑了,到底也是两个姑娘家啊。既然你非要走,用不用我给你找个车送你一程?”

“这么晚了,车夫也睡下了吧?”

店小二一笑,“那就要看你想不想用车了。只要价钱合适,他们宁愿不睡觉。”

苏阮琢磨了一下,走路太累,也慢了一些,坐车能更快点,也不容易引人怀疑。钱这东西就是用来花的,花了才有动力去赚不是嘛。

“那好,麻烦小二哥帮我们找辆车吧,最好优惠一些,我带的钱也不多。”

“姑娘放心,我不会亏了你们的。”

“多谢!”

经过几天的相处,苏阮发现这个店小二很机灵,人也不错,比较实在。她那么说无非是免得让人起什么坏心思,无论什么时候,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就算她不怕被人惦记,可打人也累啊。

等了没多久,店小二就回来了,找了一辆马车来,双方商定好目的地,谈好了价钱,这就准备起身。

苏阮把这些日子住店的账给结了,又给店小二留下了一些,告诉他是给以后宋瑾住店用的,多余的就算赏钱。

店小二自然高兴,欢欢喜喜把两人送上了车子,目送马车离开店门口。

古代的车轱辘都是木头做的,没有轮胎,走起路来颇为颠簸。好在车里还铺了很厚的一层垫子,坐着也不至于太难受。

苏阮把目的地定在了距离这里几十里外的一个县城,离这里大概有半天的车程。清晨到了地方休息一下再转车,也免得被有心人发现行踪。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