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侍卫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夜深四更,宋瑾独自一人坐在床边,呆呆了半个时辰了。他明白这会儿苏阮了离开了很久,但并不心急。但是苏阮没曾说今后的去向,的吧也要安顿下来杜鹃那丫头,她是那么死鸭子嘴硬心肠软的一个人。据说那丫头有个老爹,她们很大概率会去杜鹃的老家。只要你有去处,就不愁找将近人虽然苏阮没说过将来的去向,想来也要安顿杜鹃那丫头,她就是那么嘴硬心软的一个人。听说那丫头有个老爹,她们很大概率会去杜鹃的老家。。...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二十七章 侍卫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夜半三更,宋瑾独自坐在床边,发呆了半个时辰了。他知道这会儿苏阮已经离开很久,但并不着急。

虽然苏阮没说过将来的去向,想来也要安顿杜鹃那丫头,她就是那么嘴硬心软的一个人。听说那丫头有个老爹,她们很大概率会去杜鹃的老家。

只要有去处,就不愁找不到人。只是……他皱眉,望着地上那已经冷掉的死人。这家伙该怎么处置?

他跟苏阮说得轻松,实际上办起来有些难度。明天店里的人发现了势必报官,而当地的官员肯定不认得他,他随身携带的东西都被山贼搜了去,更不能证明什么。

倘若他们再不来,就要有麻烦了。哪怕这个麻烦最终会被解决,到底讨厌一些。

正琢磨着,就听到门口响起一阵轻微的声音,随后有人敲门,有节奏的三短两长。

宋瑾提高了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两个人从外面闪身进屋,这两个人都穿着一身黑衣蒙着面,身高胖瘦都差不多,只是一个脸色白净,另一个脸黑一些。

进门见到宋瑾,两人单膝跪下施礼,皮肤略微白净的那个说道:“公子,您没事吧?请恕属下来迟之罪!”

宋瑾靠在那里,幽幽道:“以后应该把你们送去几位哥哥那里,让他们替我好好的调教一番才是。他们的人都死了半晌你们才来,是觉得我命太长吗?”

他语气很轻,甚至听不出是否生气,可任谁也不会以为是没事了。

两人低着头,偷瞄了一眼旁边的死尸,心里都很惊讶,公子是怎么把这杀手制服的?

两人低头,深感懊恼,身为贴身侍卫,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公子,却因为中了他人的调虎离山导致公子身处险境,实在该死!

两人双双叩首,“请公子责罚。”

“算了吧,我什么时候罚过你们。”宋瑾摆摆手,轻飘飘地说:“子腾,你把这个人给我处理了。”

那白脸的人答应一声。

宋瑾又道:“轲廉,你去找辆马车,我要离开这里。”

黑脸的牛轲廉应下,转身离去。

子腾把死人弄了出去,很快就回来了,“公子,您找车子是想回去吗?”

如果公子回去就太好了,外面太危险了。出来以后,遇到好几波杀手了。

“不回去。”宋瑾想起苏阮,勾了勾唇,“你们留下一个人暗中跟着我就行,然后派一个人回去告诉我娘,就说我在外面给她找儿媳妇,暂时不回去。”

儿媳妇?子腾惊呆了,这么几天不见,公子居然遇到心仪的姑娘了?他错过了什么?

“可是公子,大……”

不等他说完,宋瑾就沉下脸来,“大哥那边帮手多的很,不缺我这一个。”

“是,属下遵命。”

没多久,牛轲廉就找来了马车,这是他们之前出门赶路用的,一直带在身边,用着也方便。

牛轲廉武功比子腾好些,相比之下子腾要细心很多,看出来自家公子身体受了伤,二话不说直接背起来往外走。

趴在他背上,宋瑾不由得想起苏阮曾经背自己下山的那一幕。还是他的阿阮好,后背不像这么硬,靠着很舒服,还有一种特别的香气。

把宋瑾安顿好,牛轲廉让子腾在车上保护,自己则去找店小二算账,不一会就回来了,“公子,店小二说那位苏姑娘已经付过账了,还给您留了一些银子,属下替您做主赏给店家了。”

宋瑾沉默了片刻,微微一笑。他就说嘛,他的阿阮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虽然拒绝了他的求亲,也还是没忍心让他露宿街头。

“轲廉跟我去找苏姑娘。子腾,你回去禀告我母亲,说我一切安好,不必挂念。等我征得苏姑娘的同意,定下亲事就会回去的。”

“属下遵命。”

“还有,你回去的路上不要闲着,附近几个州府都要转达我的口谕,务必找到杜鹃的父亲,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属下一定命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请公子放心。”

一切安排好,各自分头行动。

宋瑾曾经听到过苏阮和杜鹃在院子里的谈话,她们也没有避讳自己。听说杜鹃的老家是距离这里几百里的一个小村落,想必应该是去那里寻人了。

只要有目的地,他就不怕找不到她。

…………

天亮的时候,马车到了镇子,苏阮和杜鹃下了车,付了车资,准备吃点东西再赶路。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汽车火车,出门除了骑马坐轿就是靠两条腿走路,真是不方便极了。

好在苏阮不太在意这些,起码这里没有丧尸,没有面对死亡威胁时人们的勾心斗角反目成仇。

既然来了这里,喜欢这里的安静和原始的纯粹,就要接受它的缺点。

至于发明创造,第一她不会,她只会动手打人。还有就是,她不想去推动历史过快的发展,每个时空都要有它自己的步伐,也许会有人推一下,可那个人绝不会是她。

“杜鹃,你想吃点什么?”

这个镇子并不太大,有一条街特别热闹,别看才清晨,卖早点的也有不少了,还有一些卖其他东西的,也把摊子摆好了。

杜鹃长这么大也没在城里吃过东西,跟爹出门,俩人带了干粮边走边吃,这种地方也就是一走一过,因此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阿阮,我不太饿,你定就好。”

“好吧。”苏阮看了看,就随便在外面的早点摊子上买了点包子,又买了点豆浆。两人就在这里凑合着吃了一顿。

吃完了饭,苏阮付钱的时候,顺便跟摊主打听了一下去杜鹃老家的路线,杜鹃第一次出门也记不太清了。

摊主指着东边的一条大路,“你们看,这条路走到尽头是一个三岔路口,我们这边一条,西边一条通往你们要去的地方,东边的那条路是去京城方向的。”

“多谢。”

苏阮看了看那个方向,不禁一笑。京城啊,还是别去了,虽说大隐隐于市,她也不太喜欢大城市,如果能找到杜鹃的父亲,就在那边安顿好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