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相似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杜鹃摇了摇摇头,“从你救我的那一天起,你是我的主子,我的命是你的。我明白你是真心实意把我当姐妹的,可出门时在外但是要分很清楚,省得别人误会。”苏阮看了眼店小二,也很无可奈何。这个时候的人怎么这么执拗?并且尊卑观念太强了,一言不合就就把自己和别人分阶层分类苏阮看了眼店小二,也很无奈。这个时候的人怎么这么固执?而且尊卑观念太强了,动不动就把自己和别人分阶层分类。。...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二十九章 相似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杜鹃摇了摇头,“从你救我的那一天起,你就是我的主子,我的命就是你的。我知道你是真心把我当姐妹的,可出门在外还是要分清楚,免得别人误会。”

苏阮看了眼店小二,也很无奈。这个时候的人怎么这么固执?而且尊卑观念太强了,动不动就把自己和别人分阶层分类。

她也不好说别的,“那也要看大夫啊。”

杜鹃指着自己的脸笑了笑,“我真的没事啦,你看看我的脸色是不是好多了?我现在只是觉得很饿,想吃点东西。”

苏阮仔细端详了一阵,看她的确好了很多。一大早的时候脸色非常的苍白,现在红润了不少,“可能是你昨晚上惊吓过度,又坐车累坏了吧。那也好,小二哥,麻烦你给我们拿点吃的过来。”

店小二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苏阮让杜鹃坐下休息,猜测着有可能是自己给杜鹃喝的水起了效果。这丫头本来也没什么大病,估计是昨天听说宋瑾那屋死了个人害怕了,现在心神安定下来也就好了大半。

回忆一下,这些日子杜鹃的生活就是一场噩梦一样。被劫上山,又跟着她逃跑,又听到死人,接着连夜离开,两人现在可是背负着潜逃的风险。

万一宋瑾解决不了那件事,那么,她昨天参与进去,也会被牵连的,杜鹃担心也是在所难免。

吃饭的时候杜鹃的确吃了不少,苏阮也放了心,看样子的确没什么大事,以后慢慢心情好点,身体就会好了。

吃过早饭,她对杜鹃说道:“今天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明天再赶路?”

杜鹃摇了摇头,“阿阮是为了我才这么奔波,我怎么能拖你的后腿呢?我们早点赶路吧。”

毕竟住店也要花钱,如果回家找到爹爹,起码也有个安身的地方,可以给阿阮省一些钱。

苏阮也没有坚持,“行,不过天气这么冷,我们穿的太少了,我得先出去买两件棉衣。”

她从张家出来的时候,只在喜服里面穿了件小袄,北风一吹就透,刺得骨头都冷。

杜鹃也差不多,下山的时候穿的很单薄,后来还是她在街上临时买了衣裳,两人才好了一些。

杜鹃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阿阮,我会做棉衣的,一会我们买些棉花和布料就行,还能省些。你放心,我做的肯定不会比卖的差。”

“你会做棉衣?”苏阮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也是以后做生意的一个方向。她要赚钱,想过好的生活,没钱不行。

“嗯,会的。我从小没娘,家里的针线活都是我做的,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学了。”

看到苏阮高兴了,杜鹃心里也亮堂了不少。苏阮把她从魔窟里解救出来,她一直想要报答,却没有能力去做,现在能为阿阮做些事,她很乐意。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们赶紧赶路,到了你家你再安安稳稳的做。”

苏阮就是决定就去做的性格,当即出门买了些棉花,又扯了几块普通的布料,准备以后穿。

她没买太好的衣料,那样有点打眼,等以后有了身价再享受不迟。

看杜鹃也没有大碍,苏阮决定马上启程。本来想不雇车了,靠两条腿走路,剩下的路程,再走上一整天也就差不多了。

可是还没等出发,天空就飘起了雪花。而这突如其来的雪下的越来越大,没多久,雪片就像棉絮一样,漫天飞舞。

反正身上还有不少从山上抢来的银子,那就干脆奢侈一点好了。就算留下来住店的钱,也差不多够坐马车了,还能快点赶到地方。

她有预感,现在杜鹃的精神支柱就是找到爹,如果找不到,有可能会出事,杜鹃的神经已经很脆弱了。

不过雇马车也不是说找到就能找到的,需要一个时间,苏阮拉着杜鹃先躲在路边的一个屋檐下,这才跟路过的人打听哪里能够雇到车辆。

经过好心人的指点,她们很快找到了一辆马车,苏阮扶着杜鹃让她先上车,杜鹃不依,觉得自己是苏阮的跟班,应该是先服侍主子上车。

苏阮不想在大雪天跟她拗这个,干脆抬起腿来跳上车子,回头去拉杜鹃,她一转身回头的功夫,视线不经意扫过前面的街道,看见一个身影,当时就愣住了。

杜鹃搭住苏阮的手,正想上车,瞧见她怔怔地望着另一个方向,就好奇地扭头去看,看到一个人拐进了一条胡同,消失不见,她只来得及看见一个侧脸。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因为穿着一袭墨色衣裳,在这雪天里很显眼,所以看得比较清楚。

那人高高瘦瘦的,皮肤不是很白,微微有些晒黑的颜色,脸部侧面轮廓明显,如刀刻斧凿一般,哪怕离得不是很近,也能看的到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子。

杜鹃收回目光,看了看苏阮,见她还没回过神,不由得猜测,难道阿阮中意这样的男子?难怪会轻易扔下那个宋公子了,看来还是不喜欢的。

杜鹃没出声,倒是赶车的人说话了:“姑娘,上车吧。”

这一声唤回了苏阮的神智,她忙把杜鹃拉上车,直到坐进车里,一颗心还跳个不停。

雪片打在车身上发出噗簌簌的响声,马车摇晃颠簸着走在路上,留下一串马蹄印和两条车辙,随后就被白雪覆盖。

苏阮坐在车里心不在焉,低头想着心事。刚刚她好像看到哥哥了,那一瞬间她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回想起来,她可能真的没有看错,刚才那个人和哥哥的确长得很像,但也仅限于此了。

别说是相隔千年的两个时空,即便是同一个世界,长得相似的人又何其多?那个人也只是很像哥哥而已,绝对不会是哥哥的。

只是……哪怕看到一个长得神似哥哥的人,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慰藉。失去亲人后,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们,这也成为了她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热门